Archive for the ‘政治新闻还是炒扎新闻’ Category

孔子幼傳

21Mar10

距今兩千五百年前,一名男子誕生、成長而後死去,他在世期與佛陀相差不遠,起初想成為政治家,結果卻以教育家而聞名於世,享年七十三歲,後世尊稱他為孔子。 “門下弟子三千,遠近駛名的老師。老師他老人家的音容笑貌,言行舉止叫人難忘,可是總有一天會為人們所遺忘。沒錯,老師的外貌可能被遺忘,但也因為這樣,使我們更加懷念他老人家。” - 子貢 - 在兩千五百年前,中國正處在歷史上最混亂的春秋時代末期,當時周朝分裂成數十個王國。周天子已淪落成仰仗霸主的角色,而各封國的霸主彼此爭權奪地。其中一個封國:魯國,位於目前的山東省南部。根據史記記載,西元前五五一年夏天,孔子誕生於魯國。據說孔子剛出生的時候,腦門太開,頭頂凹了一塊,因此取名為「丘」。姓「孔」名「丘」,「孔丘」,後世的人則尊稱他為孔子。 孔子的父親名叫「叔粱紇」,由於無子嗣,在他六十歲時娶妾生子,故傳說孔子庶出,致於孔子的母親,只知道她姓顏名徵在,其餘不祥。傳說孔子三歲時,父親過世了。子貢陪伴孔子三十多年,很少聽到他老人家談起童年。為啥孔子不願聊起他童年往事?難道說是因為孔子他出身不高嗎?沒人曉得。不過就連弟子們對老師成名之前的事也所知不多。 孔子曾經說過,「吾十而有五而志於學」。為啥是十五歲呢?孔子十五歲的時候,母親過世。他,成了孤兒。一個孤兒想活下去,一定需要精神支柱。做學問,就是孔子的精神支柱了。據說孔子在母親墳前守喪時,當時魯國最有權勢的季氏家臣:陽虎正好經過。孔子問道:請問你們又要去打仗了是嗎?陽虎回道:“哈哈哈…我是要去參加宴會的。季孫氏大夫,正在設宴款待「士」呢!沒有士的身份,是不准進入宴會。” 孔子當時沒有身份、資格或是才能。所謂士,是指有知識並有技藝的人。可憐的孔子既沒有家世,也沒有展現才能可言。根據史記記載,孔子長大後身材高大,大約有190公分。此外,據說長大後的孔子,長相酷似陽虎。 孔子說過,當時為了求生,他做過各式各樣的工作。像是放牧家畜、吹喇叭帶孩子、還有替人家送葬。他這麼辛苦,那他又是如何學會讀書寫字的呢?在孔子十九歲的時候,他幫人看守倉庫,同時還記賬。因為孔子十五歲時受到屈辱,驅使著孔子他默默發奮向上,而開始「志於學」的吧!可是記賬的工作太單純,孔子一定沒有辦法滿足。根據史記記載,孔子在十九歲這段時間裡娶妻生子,兒子叫孔鯉。 有一次孔子在工作時,吩咐下人要把羊隻殺死,以作為喪禮供品 (牲禮)。他向祭師問道為何要牲禮 (死去的羊隻) 趴著放呢?而且,頭為啥要朝右放呢?祭師回道:“因為這是慣例。” 孔子趁機追問:“那麼這些慣例是根據甚麼樣得到而來的呢?” 祭師不耐煩回道:“孔丘,你才來這裡幫忙準備祭典沒有多久,只要照我說的去做就好了。” 孔子反道:“我認為「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應該開口請教的。” 祭師:“我現在很忙,待會有空再告訴你。” 孔子在二十七歲的時候,郯國國君到魯國訪問,郯國國君對古代的行政制度也就是「古代官制」很有研究。政治的動亂,則是起源於「官制」的紊亂。想要治國,必需先對「古代官制」多家研究才是。孔子向郯國國君討教「古代官制」,孔子認為「官制」乃是「禮制」的一種。意思是:不論治國治民,都必需要從禮出發。郯國國君質疑孔子為何對政治如此興趣,另一方面又對孔子深感興趣。就是從二十七歲開始,世人才慢慢地發覺孔子的存在。知道孔子對官制和禮制有所研究。但是,為啥孔子會對「古代的官制」感到興趣呢?大概就是孔子從小接觸送葬祭典這類的工作,有相當大的關係。其中不少儀式一定的程序,他在參加這些儀式的過程中,開始思考為啥要舉行這些儀式?希望了解儀式的背後根本原理。人真是不可思議的生物,這些制度原本都是發自人心,然而制度日漸發達,人們卻忘了根本原理。只曉得墨守成規,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真是可惜。這就是讓孔子一直追尋學問的推動力! 要知道當時只有貴族才能學習,而不是人人有熟讀的時代,所以他尊稱為教育家。 ——— Ps:以上文章是來自當年買下《孔子動畫傳》的 DVD,而我減縮抄寫開頭的十五分鐘,亦是電影所漏掉最關鍵時刻。 馆联:孔子 | 孔丘 | 孔子動畫傳 | 孔夫子


因為事關重大,最近大馬的朋友們都在討論,一位華裔行政議員 ‘助理’ 在反貪污總部墮樓身亡,可謂悲痛事實!看見許多謀殺案都是一連接再連三的調查,音訊全無。這就是大馬政府對百姓的交代麼?案件疑點重重,現在許多人都在為這些事情懊惱、憤怒、傷悲。 同時,好久都沒到訪陳峰 dotcom 哪兒,點聽《三分鐘心領悟》的 podcast。一次過慢慢地品嘗他的聲音以及故事裡的精髓,今天我很想與讀者一起分享這則羊、狼與獅子的故事,試著領悟其中奧妙!這則是跟大選有關連的故事,當你聽完了這個故事,會有所領悟? 上天將兩群羊放在不同位置的草原上,一群在北部,而另一邊在南部。 而上天給了羊群兩種天敵,那就是狼與獅子。上天對羊群說,若你們要狼的話,我就給你們一隻,若選擇獅子,就會給兩頭獅子。可是每一次只能換一隻,一隻在草原、另一隻就留在上天。換句話說,只有一頭獅子留在草原。這問題你們會怎麼選呢? 南部的羊群開始討論,獅子生性兇狠,選擇狼會比較划得來,於是就跟上天說,南部的羊群選擇狼。北部的羊群也在商討、獅子雖然兇狠,但至少有選擇權力。一致通過,北部羊群就要了兩頭獅子。那就看看南部的羊群,那隻狼一進入,就開始吃羊。由於狼的體質小,食糧也跟著小,一隻羊可以吃上四、五天。那這群羊四、五天後才被狼追殺一次。北部羊群挑選了獅子,一頭獅子留在上天,一頭獅子留在草原進入羊群。一旦獅子進入北部羊群,就開始吃羊。獅子非常兇狠,食糧又大,幾乎每天都要吃上一隻羊,這群可憐的羊群,每天都被追殺,非常驚恐。在這惡劣的環境下,唯有跟上天換上面那頭獅子。而上天的獅子剛好餓了兩天,一下來草原也是大開殺戒,更加兇狠,吃得瘋狂,羊群一天到晚都被追殺。 南邊的羊群比較幸運,還嘲笑北部的羊群:“ 哼,沒眼光選擇了獅子 ,幸虧我們選擇了狼。” 而北部的羊群一直不斷地在換兩頭獅子,結果還是一樣兇狠。於是這些羊群們也懶得換,索性不換。那隻留在草原的獅子吃得肥肥胖胖,另外一隻在上天的獅子就餓到皮包骨,非常飢餓。忽然間羊群決定了,將那隻餓得獅子換下來草原。換下來的獅子,經過長期的飢餓,漸漸地領悟到一個道理。雖然獅子很兇狠,可是選擇權和牠的命運落在這些羊群,若羊群一天不把牠換下來,牠就得在上天挨餓,甚至會餓死。於是獅子就對羊群說:“ 不如這樣吧,我不吃健康的羊,我只吃那些已死的羊,或者抱病的羊。只要你們給我留在這裡的時間長些,那我只吃病和死的羊。” 這群北部羊群當然喜出望外,有幾隻小羊乾脆地提議:“ 那我們就要瘦的獅子,不要那頭肥胖的獅子。”  一隻老羊就提醒說:“ 萬萬不行!留下廋獅子在這裡,而餓死了上天的獅子,那我們就沒選擇權。當我們沒選擇權時,既有可能那頭廋獅子就會為所欲為,而我們就沒有再選擇的餘地。” 羊群們都覺得老樣說得有道理。決定不讓另外一頭獅子餓死,奉事餓倒哪頭獅子將近死的邊緣,才把牠換下來。那原本那隻肥肥胖胖的獅子,同樣地餓到極點,也開始明白自己的命運落在羊群手上。為了留在草原的時間多點,百般討好羊群,甚至把食糧減少,只吃死和病的羊隻。兩頭獅子不斷地希望爭奪留在草原的時間久一點,經過重重困難之後,終於獲得自由。在協議與和平相處的同意之下,北部的羊群擁有了自由。 鏡頭轉到南部的羊群,處境越來越悲哀。因為那隻狼根本沒有強勁對手,羊群又沒有辦法換掉那隻狼。那隻狼就胡作非為,每天咬死好十幾隻羊,而且開始不吃羊肉,只是吃羊心和喝羊血,還不讓羊群叫嚷。若狼聽到有羊在叫,狼就會咬死那隻羊。南部羊群開始覺得悲哀,早知到選擇兩頭獅子,最起碼還有的選。           ⌘                    ⌘                     ⌘                     ⌘   […]


剛炒完熱烘烘的大馬選舉,此時此刻就是全世界華人最關注的一項激烈重事,台灣經濟未來“何去何沖”?注意:不是何去何從! 今天,也是歷史性見證的一刻。台灣老百姓八年來都過著經濟處於下風的狀態,這時候真的需要一個新台灣領導人去開拓台灣的主要新經濟策略,再來就是長年兩岸共同妥協一案。馬先生也說過:希望把策略變成計畫去執行新經濟!要主治政府就必須要有清廉之身,腳踏實地并實實在在地經營新政府,也是台灣人的本根本性。 陸續的買點都以和諧、經濟繁榮、安居樂業的口號向老百姓做出保證,如同大馬子民所嚮往地目標都是一致的。馬先生也這麼說:新加坡建國四十年,每一分鐘都沒有忘記清廉。這就是他所在獅城學到了一點,要完全鏟除政貪群,建立一個廉潔的國家。長期以來,我們所看到的都是貪腐的政府確實惹民公憤。無論是哪一國有貪官,社會的老百姓就會收到牽連。所謂官府都是高高在上,試問有幾個官員能真正地聽聽我們老百姓的肺腑之言呢?這令我想到康熙、雍正以及他的兒子乾隆皇帝都是以《微服出巡》的計畫試探/經驗老百姓的生活、官府們有否“官官相為”的貪官在眇視朝政,以及等等。這些舉動都是出發於親歷親為,與民同樂的好領導者,也是我們正所需要的靈魂人物帶領我們嚮往和諧、國泰民安的日子。 過了這關,十至十一月的國際大事也是關乎全球最轟動的政治之賽。這也許會影響全世界經濟、以及股票形勢的關鍵時刻!


当我阅过这篇精彩文章我心里顿有三大要点: 只因全球化的实力越逼越近,如奥运2OO8。眼见强势无法挡,所以要搓搓华族的锐气?又或者《明志风波》导致排华行动更强烈?  我国自一独立5O,有谁能够明确的指引历史的正确度?身在别国才真正了解历史的真谛。当初英国统治期间,马来亚要征求独立首要条件是要有三大民族同意证书才能成立,现在却开始排华?(我不敢再想第二个5O年)。 记得上两个星期送哥哥上班扭开988,不晓得哪个环节由陈峰主持。说到处都在排华,例如:市议会只赶走华食档并没有作出马食档一视同仁。反而市议会执行人员说道:你是马族麽?然后广告插间听到要支持建设华校,建设华校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为何要弄到卖广告呢?哥哥答:许多事情是要争取的。我顿然心酸之余更确定未来要走的路。 身为国人的一份子,我只用一个字来形容:唉~! P/S:其实我也是爱国其人之一,只不过我也是爱莫能助而已。


有些人这辈子都没法和官员合照留念,但有些人就不仅有一次而是两次都是遇着同一个国家领袖。 有时候真的不敢相信,又一次地让我哥哥又碰上了他。 又一次地跟他合照,算起来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则是在Damansara Heights 附近的其中一家泰国餐厅用餐时,哥哥与同事们都碰个正着于是就拍下了同事们的全体照。那时他还是以首相的名誉,大约在四五年前左右吧?(照片仍挂在老家的墙壁上,以示光宗耀祖) 运气真好,拍照片前哥哥本来是约了几位朋友去看《周华建》bukit Jalil演唱会。姑且让我有个惊喜,就发了MMS给我。恰好我则朝向狮城西部赶去理发…… 馆联: 马哈迪


《夜宴》

22Sep06

一位很用心的同事,知道我的生日已过了不久。就籍此机会请我看电影—–>夜宴。 而且去了一间已有三年没去的戏院(位于在武吉士),就这样观赏了这部电影。 我把长话短说:总结来讲,我只能说颜色的运用恰恰好。犹如十面埋伏的颜色一样鲜艳,但唯一的出入是我终于明白人类的血红色是XX红。(不好意思我忘了什么名词,我只记得是两个字罢了。)再说,一部份残忍镜头,能以描画不恶仅又尚高姿态美术的片段呈现,实在是难上加难。我挺佩服导演的智慧,善于运用颜色的配调再加上慢镜头。带出一丝丝的高雅优质感,我只能说SOLID LARRR……我想这部片子是拍给好莱坞人士看吧,算算这部片子能否在来临的奥士卡被提名?不过我喜欢,只是不知道谁最后把婉后给杀了?宫女还是另有其人?难道冯小刚想拍《夜宴2之水落石出》?开开玩笑…… 類  型: 古裝、動作、劇情 片  長: 130分鐘 分  級: 輔導級 導  演: 馮小剛 演  員: 章子怡、葛優、吳彥祖、周迅、黃曉明、馬精武 發行公司: 龍祥 上映日期: 2006-09-15 劇情簡介 先帝駕崩,太子巡遊在外。皇叔篡位並自封厲帝執掌朝政。身為當朝太子後母卻又是與太子自小青梅竹馬的婉后迫於無奈,委身厲帝,並希冀以此保太子周全。 但是,剛剛得知父皇駕崩消息的太子,卻在其竹海的伎館遭遇了一場生死之戰。厲帝在誅殺太子的同時也在先皇的宮廷開始了排除異己確立皇權的屠殺。婉后為求自保,在這場政治爭奪中成為了厲帝的幫兇,同時對權力的企圖也在她心底日益萌生。同時,被迫臣服於厲帝卻持有異心的還有太守殷太常。 殷太常之子殷隼乃是當朝虎將,其女青女更是早已許婚太子。大勢所趨之下,識時務的殷太常開始阻止青女與太子交往,並極力想在新的王朝確立自己的地位。誰料青女癡情於太子,並夢見太子回朝。 當太子無鸞出現在婉后面前,婉后抱住少年時的情人,仿若生死兩別。但是無鸞一聲:「母后」將她殘酷的推開。她不再是無鸞少年時習武的陪伴者,她不再是無鸞的後母;此時,她將成為新的皇后,成就新的皇權,並以她昔日的身份和榮耀,助篡位者猖。 於是,這本該滅絕的王朝開始了一場新的混亂…… 馆联: 夜宴


最近狮城总理在狮城国庆向全国人民发表这样的言论。 “你们都在谈巴搓面,我举个例子meesiam卖harm(福建译)……”李丽黎总理这么说道。 其实是在选举的时候有个案例,某某议员拿了申请比表格然后硬说没有拿过那张表格。(其实有证据被拍到–>录影)。若没记错的话,那位议员是属反对党。然后政府就质疑为何不将他革职,过后就有我们熟悉的综合先生(Mr.Brown)在他的部落个上,经过他与米亚基先生(Mr.Miyagi)描述了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加工后就成为非常热门的podcast。Podcast讲述有位顾客点了一碗巴搓面要加料(类似),然后老板就不留意地泡了一碗巴搓面没加料。因为这样就吵了起来,实际上是在讽刺狮城政府。 请click这里听听”Mee Siam卖harm”(福建译)的Podcast。 馆联: MrBr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