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不是事业课题决然不提’ Category

健康

24Apr12

我不是失蹤,而是工作的時間霸佔率越來越多,幾乎沒啥時間休息,而休息的時間就花在床褥上。換句話說,我的人生只讓工作填滿我的生活,直接對社會、周遭的新聞一竅不通。你可以說我目前的人生是可悲的,無可否認,其實我也這樣認為的。 昨日休假的同時已經在床上趟了連續十六小時,從星期一的中午三點半直接到隔天的早晨七點半,可見我是累積的疲勞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承受的。今日休假而很慶幸地,扭開錄過的第三十一屆金像獎頒奬典禮正式地觀賞。觀賞完畢後,發現領獎者的得奬感言都是以健康為首。可見健康對這世紀來說,應說得來是被關注的。 是的,健康一直是我把持的責任之一。隨著工作成長,我的健康同時也受到極度創傷。在我籌備婚禮,不,應該說當我踏入這家公司,我就料到我的健康回一直惡化下去。不過沒想到因為工作時間加上工作極度壓力,我想大概我的體力透支、精神受挫而造成。曾經一度我走過一段黑暗道路,很感謝家人和一些朋友讓我及時收手,讓我知道這世上其實不僅是工作,這些年來不斷以工作麻醉自己,世上有很多東西實值得我們去探討、別為了工作走歪路。 我必須承認,確實是個工作狂。其實我也是個普通人,年紀大了就無法想以前年少一樣,加上這份工作壓力比起以前,可以說是十倍壓力。身體、身心都已經無法抵抗作戰下去。我只能說我盼望一份時間穩定、和一位好老闆。朋友們勸我東家不打打西家,我想我會聽勸他們的忠告。請原諒我之前的固執,回想起來,母親大人的忠言極對無比。一生人,最重要的財富就是健康,沒了健康好比失去了靈魂。沒了健康,甚麼都不是。 接下來的工作雖然難熬,可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脫離苦海,挽回我失去已久的健康。祝福我吧…


這個問題其實是一位中醫師,在為我推拿時忽然冒出這樣的一個問題,我頓時無法回答,因為在腦海理根本搜尋不到這個字眼。 回顧十五年前我,我是個思想正面、充滿幽默、搞怪的小伙子。沒想到踏入金融界的那一天開始,我原有的特徵漸漸地消失。思想一天比一天負面,繁重的工作建立了我對工作熱忱態度。從此很少搞怪,開口閉口都是關於工作,話題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笑容也因此漸漸地失去,一幅認真態度。沒人敢和我開玩笑,在工作期間我是很專業,即使偷懶我也不敢奢想。全力以赴認真地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好,那是對我自己負責。 也單單因為如此,健康一年不如一年,可以說已經邁向危險期。我想我開始對所謂的工作概念都是錯誤的,我不僅承擔所有的工作量,甚至超越人類極限的超長工作時間。過去每個星期的輪班制度,都不會對我健康有太大的影響,只要週末或在晚班前睡足八到十小時,就能維持健康。我不敢說這樣的生活方式是對的,最起碼可以做到的就是睡眠充足,這比任何事情都來的可貴。 近年來的睡眠都是少之又少,一天也只能休息到四至五個小時。以此類推,一個星期工作日也許是五天制,每個月都會有一至兩個週末都得上班。換句話說,一星期七日沒停過。隔天才有兩天休息。上回說過我的工作時間訂於六點早晨,四點半就得起床。我的工作時間是包括亞太區時間,澳洲比我們早三個小時,日本早我們一個小時,香港、台灣、韓國、都是和獅城時間都是一致。若你們覺得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基本上是沒啥的?答案也許你們一般人所看到不夠徹底,若你是每日早上四點半起床,而且一天工作十二至十六個小時,甚至很匆忙地進食早餐、午餐、晚餐,上廁所的次數只限制一至兩次,然後必須維持三個月不變的時間表。然後再告訴我,你開始失去了甚麼?也許你會問道,你的工作是以輪班制度,為何要鎖死在早班而不試著午班麼?我已經解釋上千萬遍,答案是可以的。只不過我會失去更多。午班雖然可以領到更多津貼,可是失去的不是可以用錢換得到。我是個越夜越精神的人,可惜若我硬要堅持午班,我想我不如試著一個兒獨自生活算了。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時間陪家人、更別說維持婚姻。所以午班對我來說,是億萬個不可能。早班雖然辛苦,最起碼我還有三至四個小時陪陪佳人,而且還能有一些私人空間約約朋友,出來喝杯茶、吃個飯甚麼的。不過長遠之計,也不是辦法。或許你的疑問其實六點與七點上班都是差不多?拜託,我過去的輪班值早班就是七點鐘,我再次地強調:六點與七點是有很大的差別,我不必多說,若你過了每天只有四至五小時的睡眠,連續維持三個月的六點早班,我想不必我說那個差別,你自己應該感覺得到那種極度精神折磨。 所以當推拿中醫師問到這個問題,根本沒有答案。她問的原因只有一個,她指我的身體很虛弱。這個年紀不應該會有這種見狀,幾乎每個器官都出現毛病。她勸我應該懂得放鬆,沒必要把自己弄得那麼緊張。放鬆就等於放開,其實是種很大的學問,下則我會跟你們分享我終於領悟到放開的真正意義。現在我必須得做的就是,把身體慢慢調好。試著別把自己逼得太緊,壓力越大,就得懂得釋放。要不然,就彷彿一個氣球被充氣儀器一直把負面能量往體內涉入,到了一段時間,就會引咎爆發不可收拾。 放開,是我唯一目前必須得做到的!


預告溫馨式

19Jun11

自婚姻註冊後,我個人要求太太再給我一年時間讓我在事業上最後衝勁,因為加盟新東家,需要一段時間來穩固事業基礎,畢竟新環境、新人類、新同事 (雖然大部份都是舊同事)、但還是得適應適應全新的作風。一年期限已過,為了堅持我對她的諾言,必定實現我們之間的約定。 最近少部落不是因為我忽略或是啥的,只是現時與現勢都很忙。除了我公事繁重,太太她也隨著經驗累積而升職、事務也因此更加繁忙。所以我不可能只是依賴她包辦我們婚宴、婚紗拍攝、過大禮、酒店、交通設施、場地拍攝、拍攝用品等等的瑣碎任務。別小看這些玲瓏瑣碎事,原來真的挺懊惱的。 再過幾天就是拍攝婚紗照了,為了增添兩種不同視覺享受,太太提議等這次大馬婚紗拍攝事成,我們在獅城來一集自己 DIY 的婚紗拍攝,不過不是走婚紗高檔路線,而是走平民親和路線。換句話說,沒有華麗的禮服,沒有太多風景擺設、大部分都是自然區域取景。但願這項任務能夠順利完成。猶如一週年慶、濱海灣和 35mm 鏡片特輯那般,都是自己包山包海,自己親手親腳完成。當然在濱海灣特輯需要一個好幫手,不然會浪費許多不必要的時間。 以上照片是太太的喜好,恰好又能把文字印上“你被邀請”,而我就反問“幾時?”的對白,是有點搞笑派。希望你們笑納,我們會通知各界的親朋戚友,到時候的地點、時間都會一一呈現在請帖上。 敬請期待…


很想你

18Jan11

自古以來,亞洲人都不善於表達自己內心深處,尤其是華僑更視為中心。無論男或女人結果還是一樣,膽怯表達心中的點點滴滴,哪怕是開心的都懶得和家人分享。 男人大部分都習慣把內心藏在心裡的無底洞,認為不須每次把內心話都掛在嘴邊。即使真的有必要傾訴,也得找個能夠迎刃而解的高人幫忙指點。人類的智慧勝於地球上的任何生物,難道一句話就那麼地艱難地說出口麼?也許他們都深信因為還有明天,總是要等到心愛/至親臨終最後一分鐘才肯把心底深處那張皇牌唆 hand?到時會否覺得太遲了呢? 我也是持著華人傳統觀念,夾在要與不要之間。也許長大後逐漸受到西方教育,很想表態自己的一切,就是說不出口。別看我文采飄飄,其實我不善長表達心中內心事。後來我學會了提起筆,把一字一字變成句子,再由句子變成一篇文章,慢慢地習慣了這種傾訴… 人生遭遇總是會有高低之別,在我最失落之際,好想把心中的憤怒、不滿、挫折、失望,想辦法以吶喊方式做個解放。有人說,男人生來就是以強硬具備著,別忘記在怎麼堅強都會有軟弱的一面,可是這面軟弱從來就不會被別人看到。 世人總說:別把工作負面心情帶回家。不錯!當我回到家的當時,已是凌晨四點鐘。開門之際,房子已是黑暗,因為燈光與她都早已入睡。正如我的心情掉了谷底一樣,已經不是隱約灰色地帶仍然能看到一絲模糊希望那般可觀。我只是想對她說聲我很想念她,我今天已受夠了,忍耐已無法再推到另一個高峰。我倆都懂生活就是好壞參半,這也是我們一直奮鬥的理由。那晚雷雨交加,狂風大雨正好描述我那刻的心情,孤獨和冷漠。所有的包袱都讓我一人承擔,試著一人面對。當我遇事不愉快,最渴望一个温暖的拥抱,神奇地將一切负面情绪輕易拋在後腦。儘管我們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彷彿我們的距離好比一對戀人在勤奮地維持遠距離戀愛。(那是因為拜中班所賜) 雖然荒謬,可鐵一般的事實。 此刻,好想一邊擁抱,一邊竊竊細語:“很想和你一起到老,手牽手一直走完這人生大道…”


解脫?

06Dec10

今天休假,起床沒多久就扭開電視機。《百萬大歌星》裡有位參賽者點了這首歌,冒出了這曲子的副歌,看著、讀著那一字字顯示在電視螢幕上,確實說中我的心深處。 “解脫是肯承認這是個錯 我不應該還不放手 你有自由走我有自由好好過 解脫是懂擦乾淚看以後 找個新方嚮往前走 這世界遼闊 我總會實現一個夢” 大部分角度都來自事業,世上已經沒有任何事物能夠讓我再懊惱、擔心。今早和一位朋友在線上聊了起來,她得知我有離職的念頭,很關心的問候,究竟最近怎麼了?這一年裡面,我並沒真正快樂,回報確是身心勞碌煎熬。這些隱形傷痕都是拜工作所賜,我真的很疲憊。生活,嚴格來說是諷刺的,現時代的生活程序,工作就是為了生存,而生存歸為有富有、中介和貧淡。工作佔據人生的一大部分,剩下寶貴時間都是給自己認為值得去花的人與事物。最基本當然是家庭,因為一般就已經很少聚在一塊,時間分配無論如何也得割捨。隨後就是朋友,到最終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做得事情。我想每個人都會有這麼一塊存檔在心裡的某一個角落。 前陣子回鄉約了久違的班長,我們聊了許多人生與工作各方面的衝突。其實我很佩服她,她告訴現在的她很享受過著自己的生活。她也是掙扎過,人生有太多不如意。自從她爸過世,她讓我領悟到親情和時間是金錢永遠買不回,一旦失去就這樣溜走了,想挽回已經知道這是不可能及殘酷的事實。在念大學時期,她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放棄念土木工程,而從新接納平面設計的課程來修,當時我們每個都幾乎傻眼。一個這麼優秀的學生怎會突然放棄土木工程,而跑去念平面設計呢?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從事這行,發展的還不錯。不久後,因為某些原因而離開那家公司。自己就順其自然當上自由職業者,她也是經過人生坎坷的開始,到現在每一個 project,都是差不多以五位數來計算。當然,當中也許一份工作就能捱過一個月的生活費。最近,她也懊惱著究竟有必要走回以前的路麼?後來決定了,重返打工的生活。條件是一來可以 maintain 額外客戶的工作,二來公司批准可用公司器材來維持她外面的工作。我很羨慕她的眼光和膽色,就這樣我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彷彿看了一場電影似的。 離職,已是幾度有這個念頭,不是第一次!也許我仍然還想再挑戰我的極限吧?在香港緊匆辦了一些私事,一週後回獅城。厭倦上班本來天天都有,只是不懂為啥那晚特別強烈。熄燈蓋上棉被後,眼淚不停地流,可想像我對工作不是到了厭倦,已經是一份恐懼了。這是我有史以來首次感到對上班的恐慌,那種害怕就好像全身冒冷汗,心跳快速加倍,彷彿知道明天的判刑已到。雖然我不算經歷人生谷點,可是這已足夠摧殘我。 我不曉得何時才能真正放手,去實現自己渴求的夢呢? 馆联: 解脫 | 張惠妹


無力、無奈

05Oct10

我不明白,在一個很 random 懶洋洋的下午,獨自看著錄下的《星光傳奇》眼眶也會熱淚打轉?(的確跟市道有點差距) 是我太久沒跟世界連上,還是脫節了太久?我得承認我的隱形,漸漸地把自己完全給淹沒。我是指此刻的我,就連自己也被自己都遺忘。這份工作謀殺我的思想、自由、時間,幾乎每日、每刻、每晚都是以嘆氣渡過。 如果人類的生命,可用充電電池來形容的話,不如以一根蠟燭去描繪我對人生的另一塊定義。當我們在晚上休息的時候,顯然微小的火焰就會自動吹熄。當隔天處在凌晨輿黎明時分之間,鬧鐘吵醒的那刻,也就是火焰再度點燃著,繼續過重蹈覆轍的生活,然後又再吹熄,又再點燃。始終一天那根蠟燭會燒盡,這代表人生面臨的終點。越是讓它燃燒著,越是意味著人生的盡頭。 老實說,我真的對世界動態追得很吃力,根本翻開報章的力氣都感覺不到。我疲憊也失去追逐的本能,更別說針對自己的事物。事業本來就是我的一切,此刻猶如冰封我對前程的一絲看法。走出門外,夕陽其實帶給我們溫熱的氣候輿氣息。閉上眼睛,縱使視覺上是溫熱,可每一道觸覺都在感應外界的冷清、無情和那黯淡無光的氣息。那種氣息很冷很冷,或許稍微感到一絲溫暖,就好像走在正要刮風暴雨漆黑的街道上,遠處看見一個小販正在擺攤賣著熱呼呼湯圓。那扇燈,那麼眇小、那麼無力,就只能靠著這一扇燈,孤身走下去。 飄洋過海,雖然距離只有那僅僅地四、五個小時的車程。二十來歲初來報到,胸懷大志,充滿自信在這裡可以闖出一份事業。到了三十出頭,才發現自己和身邊的朋友都是無奈著,也許這就是中年危急。朋友們都在為他們以後的日子正準備鋪路。他們都認為在自己領域看見了盡頭,各自在自己的那塊領域呆不下去,都紛紛計畫、尋找下一個可立足的天堂。 而我的天堂,何時才讓我碰上?


精神傀儡

31Aug10

怎樣才算是正常人的生活?我對這個問題是毫不猶豫、毫無保留地。但有多少正常人能夠了解那些少數過著非正常人的生活呢?紙上談兵並不代表明完全白,這是必須親身體驗,才能徹底領悟非正常人過的生活。 把句子簡單化,正常人工作時間都是一般都是規定。早晨七點鐘左右就得起床,梳洗準備上班。中午時間和同事們享用午餐,有時候時間允許下,還可以來個下午茶輕鬆一番,六七點鐘也就是下班時刻。以上的生活算是正常人一般過的生活麼?我想應該是如此… 那麼何謂非正常人生活?那種生活又會是怎麼樣?我想不是每個人都有答案,不過幾乎一半以上心裡都已經有一個譜。 我想說一個被視正常而非正常的生活。上班時間是早晨六點鐘,換句話說還未到黎明時刻,就得把煩透的鬧鐘給閉上,然後恨緩慢地從床上爬了起來。亮了燈看見時間是四點半左右,趕緊像正常人那樣,梳洗準備上班。雖說下班時間規定在中午三點,可是繁重的功夫、還有會議都安排在下午四五點鐘,會議都是輿英國同事們佔居多,完畢了後大概已經是六七點傍晚。當然會議不是每天,而是每周兩三次。想像回家已經是七八點左右。老實說,大部分細心讀者會留意到這種生活很乏味。八九點晚上其實就得必須就寢最適當時刻,事關隔天四點半得起床,可正常人的生活應該是十一點到十二點凌晨才入眠。我也不例外,因為我這八個月都以非正常人,試著過著正常人的生活。 專家說平均一個人的睡眠時間應該是七小時,而正是因為正常地生活,所以平均睡眠時間就只有那麼僅僅的四到六個小時,根本連七個小時相比,微不足道。幾乎週末的時間都是在床上渡過,稍微說得白話,睡足一整個週末就對了。根據計算,正確就寢的時間應該是八九點晚上,單單這樣我已經違反了最基本條規,以非正常人過著正常人的生活,這就是我現狀的生活模式。 一連串地過了三個月後,慢慢地察覺反應逐漸地緩慢,思考能力遠比昔日,這也許就是後遺症。知道這的確不是長期辦法,可又不能這樣維持,唯獨真的必須放棄過著正常人的生活,試著把時間規律調整一下,方能活出健康之路。現在已經邁向第九個月了,眼睜睜看著精神一直浮現墮落現象,身心受到牽連,疲憊已經不是三兩語就能形容。我應該算是有家室,剩餘的時間,多多少少當然必須抽出一點來,花在另一半身上,這是不變的邏輯。 心裡吶喊,悲觀的看待人生。較前輪班的工作,不幸患上失眠症。當然輪班的工作,最起碼可以讓我休息最少八小時,生活也算規律。雖然現份的工作完全讓失眠症斷根,可換來另一道極端邊緣。要嘛不是睡眠不足,要不,就是常睡不起。這樣的反反覆覆,恐怕只讓精神負荷,不曉得還能支撐多久?心裡沈思著,這並非我想過的生活!部落、攝影、修片、聽著喜愛的音樂,這一些都是我最享受的時光,如今… 為了工作,完全讓我喪失這世上最珍貴而金錢買不到的時間。目前的我有一愚蠢的想法,讓我放一個月長假,好好的修養那受創的精神,回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