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1

心臟電圖

24Feb11

好久都沒上來和你們打招呼了,怎樣也沒料到一上來就帶給讀者們一個壞消息。 不知何時扯上傷風流感,夜間嗑了傷風藥,過去兩天都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渡過。今日如往常一樣地四點半起床,沒開冷氣,只有窗口微開著,外邊的涼風讓房間裡的空氣流通一些。冷氣的冷風,只能在房間裡循轉,一方面鼻子不能承受,一方面空氣不合衛生。起床後,感覺彷彿好多了。一貫梳洗如常,到了出門口才知道僅僅地五分鐘必須到達捷運站。從我住宿到捷運站用慢走的時間,應該是七到十分鐘的步行距離。偷瞄了四哥,唯有在幾分鐘裡像跑一百米那樣,衝勁十足地奔馳。這也包括了從過關到捷運包廂裡,足足花了三到四分鐘的時間。腳踏進包廂車裡,關卡閘門就鎖上。心裡想著,好幸運啊,不然又要遲到了。 因為包廂裡的冷氣太猛,一直往我整個頭部、肩膀和背部地吹。很快地,我的冷汗開始飆,隨後眼前漸漸地轉暗,跟著聽覺開始模糊。我不曉得發生了啥事,只知道渾身陷入緊急狀態。沒多久雙腿也不聽使喚,終於強忍往包廂關卡閘門靠近地跪下去。呼吸開始不協調,很想盡快地到下一站關卡找個凳子休息。可是心想著還有三個站就到公司,我一定要堅持下去。(說也奇怪,周旁人看到這種情形,竟然沒有一個人扶我一把,或是慰問需要幫忙啥的。)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公司附近的捷運站,閘門開動,第一時間就撲著出去,找個最靠近地凳子連忙坐上去休息。恰好同事看到我在凳子上,臉色很難看的樣子,就慰問。勸我別急,別緊張,慢慢地把呼吸調過來再說發生啥事。大概過了五分鐘吧,我就形容剛發生的狀況,而且是閉著雙眼,右手不停地在抹額頭、臉部、頸部的冷汗,一五一十地告訴他。我不想讓他久等,我想在這兒休息一會兒。讓他先上班去,我待會兒才回辦公室會合。就這樣我在那凳子上休息了,整整四十五分鐘。然後發個簡訊給同事說,我不上班,我要立刻回家休息,他二話不說就幫我向公司請了病假。 回到住宿已經是七點整,換了衣服就馬上在床臥著直到醒來已經是中午了。趕緊地洗把臉,出門看醫生。重要時刻來臨了,同樣地把我今早的經歷重複一番,讓醫生瞭解每一個細節之餘,同時看看是否那個關鍵出了狀況?醫生提議讓我做個心臟電圖 (electrocardiogram aka ECG),原以為我的圖表應該大致上與平人無兩樣,沒料到醫生看了圖表後的表情很沈重。讓我開始擔憂起來。醫生很小心地解釋我的心跳圖表與正常人不同。他立即向我說千萬不可做激烈運動,很多人因為這樣突然暴斃。他問我近期裡工作是否壓力無比,不能喘氣?同時導致睡眠不足?我忽然間沈默起來,他隨後一邊接話一邊寫著,他要我到心臟專科,作一份詳細檢查。希望我那不尋常的心跳圖表,是輕微的症兆。而他重複了說,一定要馬上讓專科看看,到底究竟是怎麼回事。我深入向醫生探索,最嚴重的情況會是甚麼程度?他一直都在迴避我的問題,我猜他不想讓我有消極想法。只勸我立即看專科,做個詳細心臟測試,從詳細報告一定有答案。他強調這種病症是沒有藥物可治。 明日一早,我就會聽從醫生的指示看心臟專科去。但願一切安好… 馆联:ECG | electrocardiogra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