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0

解脫?

06Dec10

今天休假,起床沒多久就扭開電視機。《百萬大歌星》裡有位參賽者點了這首歌,冒出了這曲子的副歌,看著、讀著那一字字顯示在電視螢幕上,確實說中我的心深處。 “解脫是肯承認這是個錯 我不應該還不放手 你有自由走我有自由好好過 解脫是懂擦乾淚看以後 找個新方嚮往前走 這世界遼闊 我總會實現一個夢” 大部分角度都來自事業,世上已經沒有任何事物能夠讓我再懊惱、擔心。今早和一位朋友在線上聊了起來,她得知我有離職的念頭,很關心的問候,究竟最近怎麼了?這一年裡面,我並沒真正快樂,回報確是身心勞碌煎熬。這些隱形傷痕都是拜工作所賜,我真的很疲憊。生活,嚴格來說是諷刺的,現時代的生活程序,工作就是為了生存,而生存歸為有富有、中介和貧淡。工作佔據人生的一大部分,剩下寶貴時間都是給自己認為值得去花的人與事物。最基本當然是家庭,因為一般就已經很少聚在一塊,時間分配無論如何也得割捨。隨後就是朋友,到最終才是自己真正想要做得事情。我想每個人都會有這麼一塊存檔在心裡的某一個角落。 前陣子回鄉約了久違的班長,我們聊了許多人生與工作各方面的衝突。其實我很佩服她,她告訴現在的她很享受過著自己的生活。她也是掙扎過,人生有太多不如意。自從她爸過世,她讓我領悟到親情和時間是金錢永遠買不回,一旦失去就這樣溜走了,想挽回已經知道這是不可能及殘酷的事實。在念大學時期,她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放棄念土木工程,而從新接納平面設計的課程來修,當時我們每個都幾乎傻眼。一個這麼優秀的學生怎會突然放棄土木工程,而跑去念平面設計呢?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後來從事這行,發展的還不錯。不久後,因為某些原因而離開那家公司。自己就順其自然當上自由職業者,她也是經過人生坎坷的開始,到現在每一個 project,都是差不多以五位數來計算。當然,當中也許一份工作就能捱過一個月的生活費。最近,她也懊惱著究竟有必要走回以前的路麼?後來決定了,重返打工的生活。條件是一來可以 maintain 額外客戶的工作,二來公司批准可用公司器材來維持她外面的工作。我很羨慕她的眼光和膽色,就這樣我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彷彿看了一場電影似的。 離職,已是幾度有這個念頭,不是第一次!也許我仍然還想再挑戰我的極限吧?在香港緊匆辦了一些私事,一週後回獅城。厭倦上班本來天天都有,只是不懂為啥那晚特別強烈。熄燈蓋上棉被後,眼淚不停地流,可想像我對工作不是到了厭倦,已經是一份恐懼了。這是我有史以來首次感到對上班的恐慌,那種害怕就好像全身冒冷汗,心跳快速加倍,彷彿知道明天的判刑已到。雖然我不算經歷人生谷點,可是這已足夠摧殘我。 我不曉得何時才能真正放手,去實現自己渴求的夢呢? 馆联: 解脫 | 張惠妹 Advertisements


荼毒

01Dec10

有些事情不白話並不代表不知情,原來計謀可以用很長的時間,以慢性荼毒身邊人。這是我在網上書籍裡看到的一則散文。 我一直都是這樣認為,計謀越是速戰速決,越是方稱得「上等策略」,最起碼讓敵方死的痛快。當我瞭解到策略越是緩慢,才顯得殺無影、去無蹤。關鍵在於短期內不會察覺敵方設計的每一個局,至到最後勝利為止,才漸漸地瞭解每一步棋都是衝著一個目的而來。敵方終極目的只有一個,當然隨著時間增長,應變能力、集中能力都必須在這段期間進行。試著把阻礙慢慢地轉移視線,在運用掌控的氣氛下,盡量擴散以及說服身邊當事人,在眾人迷惑而不能決定的當時,敵方以提議明示/暗示較重量級人物,決定就順著計畫而誕生,顯然地目的仍然達成。猶如慢性毒藥,用長時間來折磨至敵方於死地。受害者只能到最後一刻,才明白敵方長年累積的使計,都是等待勝利那刻的來臨,可惜當事人再也無法反抗了。 說服 盡量說服周圍身邊,間接意願地贊成他的說法/觀點是對的。利用人性善本而脆弱的缺點攻擊,和僅有的資源掌控當時情況的種種,從逆境變成順境。 目的堅持不移 要達到目的,在旁設計說服力來影響周圍人的抉擇,以他的抉擇成為最後決定。即使決定成果不在於他意願,也設法讓眾人有第二選擇,而這個選擇就是拖累/怠慢其他相關人士原有計畫,到最後讓這幫人自願提出棄權第一選擇,而由後者補上。 以退為進 在不適當的時候,做一些不適當的事情,其實是個煙霧計謀掩飾,這樣才能博取周圍朋友憐惜為他不值,同時贏取眾友們的支持。 後記:當我閱過這篇文章,以客觀的角度去平衡其角色。正面與負面都有其觀點,正面說法這種人無論再怎樣的局勢都是大贏家。而負面,由高人為旁觀者姿態鎖定整個局勢,會與敵方耐性決勝負,不過一般老白姓只能牽著鼻子走,甚至有些更可悲的是蒙在鼓裡都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