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0

隨身聽

17May10

(照片摘自檳島之旅) 從以前的 walkman 到現在的 mp3 隨聽器,人類的生活習慣從來就沒有改變過。在二十一世紀裡,我們見證了科技的迅速發達,同時也帶給我們無限歡樂。若真的要數數隨身聽演變的過程,那就得從 walkman 的前身說起。 當 walkman 還不被普遍化的時候,它的聽筒是好像 operator 在螢幕前戴上耳機,而且還是一邊聽筒的上面有著一條鐵片勾著另一邊的聽筒。我還記得我還是小孩的時候,看見媽媽的隨身聽就是長成這個樣子。隨著時代的進步,現代化的隨身聽越來越可以融入上千首歌曲。不像我們年幼時代,一塊像磚頭這麼大的隨聽器,還是附著當時紅透半邊天的卡帶。 漸漸地有了 walkman 的誕生後,儘管仍是卡帶風潮,就連體型也隨著人類的需求,walkman 變瘦了許多,當時卡帶熱潮就這樣熬了兩個 walkman 朝代。後來卡帶轉為光碟 (為了聽覺質數),成就了 discman 的熱潮。可惜啊,還是那句話,歌曲容量只有以專輯做標準,怎麼也不比自己喜愛的歌曲可以參插又或融入在一個較為關大的儲存備量。因此不久後就有 minidisc 來代替,亦可以挑選 CD專輯喜愛的歌曲,然後轉接到 MD 較寬大容量 (那時侯),亦可帶來高質數聽覺享受的同時,也可以選擇性的聽哼自己愛聽的歌曲。 生長在這個年代的我們,幾乎每人都有專屬隨身聽,哪怕是蘋果的 iPod 系列,或是其他商標的 mp3 音樂播放器,都能滿足世人聽歌的需求。無時無刻,無論在電梯裡、車子裡、地鐵裡、都能看見隨身聽。就連手機都備有這方面的功能,這足以證明了人類從未放棄改善聽覺樂趣。隨身聽已經成了生活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猶如鑰匙、身分證、錢包、附屬卡都是一樣的定律。 ——— Ps:我們生在這個年代是幸福的,因為我們可以目睹科技演變迅速過程,也同時享受每次新科技的來臨時刻。


緬懷過去

05May10

扭開電視機的次數越來越少,雖然有一貫的電視劇和十點鍾的訪談綜藝節目都設定,可因為要在工作額外時間,加強自己的技術,就必須掏出一到兩個小時來增強知識。每天幾乎工作十至十三小時。回到家的時間都已經所剩無幾,哪來多餘時間來做自己喜愛的事情?當壓力堆積到盡頭時,自然地好想做一些自己很想做的事情。可惜光陰的計算總是那麼微少,想要一些時間從事幾份任務,的確吃力不討好。 每當不小心扭開 cabletv 裡的 mv,自自然然我會用一種很羨慕的心情,當下的心情除了充滿羨慕,而且參插些惋惜成份。老實說我蠻懷念過去的生活,雖然繁忙,但總算還可以中途計畫自己想做的事情,例如我最喜愛的拍攝!好像濱海彎堤垻系列,35mm f/1.8系列,都是經過細心打造、精心策劃。每一次拍攝都附有主題,而不是緊握著相機然後這裡隨便拍拍,那裡拍拍。無論大型或小型的拍攝,我都會預備一點點的思維構造和想法。要達到自己要求的拍攝,最終還是得上網詢查質料,還有設計一些心中想拍攝的傑作,效果會比想像中獲的更大收穫。 不久前我曾對自己說過,在今年個人 objective 就是安排一至兩項拍攝工作。從去年提到 broga hill 和 sekinchan 稻田,目前為止我還不敢大膽妄想,因為時間的緊迫,無止境提升的工作量,加上以合同身份的工程師,所以假期更是可以說:物以稀為貴。時間自由大不如前,不像過去毫無顧慮地計畫假期,現在只能看著個人僅有的假期,省吃省用。就連病假,也得算在假期裡,我只能很小心地處理那限量的假期。 ——— Ps:很想為自己放個長假,實現自己想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