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我想我已把攝影技術推到我人生另一個高峰,我一致夢寐以求渴望的 workshop 終於來臨了。就在這天我親眼目睹路易斯.彭的風采,早期前看到他照片還有錄影,都比現場看到得真實很多。就好像你買票進演唱會那樣:興奮、抱著期待向和偶像合照和握手,都是那樣按不住得喜悅和快樂。 記得在今年的第一季度,碰巧看到路易斯的三天的工作坊要在吉隆坡開班。看到這則新聞興奮之餘當然還是興奮,可惜由於工作坊要上兩千以上馬幣,所以許多的粉絲都打退堂鼓。而我一意孤行,到頭來還是敵不過沒有伙伴陪伴的問題。 終於在今年底,路易斯再一次捲土重來。也許因為是一天工作坊,所以價錢也沒像三天工作坊那樣來得貴,這次售票只是兩百六十美圓,而且還是在獅城舉辦。我也不必專誠回去大馬,可以輕輕鬆鬆地在這兒授教。也許對於一班人而言,以美金來衡量確實有點貴,可是我有 google 一些婚禮攝影師,有一個來自獅城的竟然比路易斯收費還要貴一些。雖說一對一教課,而且只有那幾小時的時間,我沒看見他有領過或贏過任何國際獎項。至少路易斯的收費相比之下是比較划得來。路易斯是首位亞洲人贏得多項婚禮國際獎項,包括幾副作品都被受冠軍榮耀肯定。 這兩位女士都是自願當路易斯的模特兒,她們都是很專業 (其實他們是餘業吧?) 她們分別帶著個兒的先生,同時穿著以黑白分辨倆對夫婦。很慶幸地,模特兒們都很合作而且還會讓我門明白和親身體驗要當一位專業攝影師,就必須懂得教唆他人擺 pose。各位試著想想,若模特兒都把最好的 pose 呈獻給我們,那我們怎麼可能從中領悟到,工作坊拍攝人像的意義呢?若有一天我們都是專業攝影師,我們更需要比模特兒懂得姿態、姿勢。因為聘請我們的專業都是來自要結婚的夫婦,平民百姓哪兒懂得擺 pose 這門學問。我們所看到的婚紗照都是經過攝影師細心教唆、模仿、教導,才能拿捏那些感覺。所以要懂得抓拿各種氛圍,這才事半功倍! 在這個工作坊,我學會了運用採光竅門,還有當個兒在室內裡沒有很好的燈光、自然光,可以運用閃光燈來製造自然采光,然後一步一步地研究自己要得影子拍攝。那就已經有八成是成功了。特別感激路易斯的細心教導,還有他有時會和我們在 practical session 用中文聊起來呢!若你們有意想報名的話,敬請鎖定他的網站就對了。 ———— Ps:若讀者們有興趣知道製作過程,可以點閱以上照片。 馆联:Louis Pang | Riverview Hotel | Wedshooter.tv Advertisements


感恩

26Nov09

因為今天是感恩節,感觸良多。 也許人生應該附有高低起伏才能算是美滿,因為經過失敗,成功才經得起考驗。我仍記得這句話:挫折是人生的一部分,跌倒是人生必經之路。我知道對於失業人士,他們瞬間反應就是:為啥是我?奇怪是,反而我沒有反問我自己。可能因為我已知道事發一個月前的安排,所以即使如此,就當作休息一陣,然後從新出發。 (摘自濱海彎堤垻系列) 昨天剛從吉隆坡回來獅城,因為禮拜五需要上 louispang 的作坊,所以沒在家鄉待得太久。在大馬的日子,感覺輕鬆,就如哥哥說得那樣,把這裡當成是我的避風港,無論再怎樣,先回家休息,然後再策劃自己將來要走的路。這段日子我領悟,必需先做到身心都得到安寧,才能冷靜思考規劃以後要走的路。 聊到感恩,其實名單裡有許多人想要感激。不過在這裡,只想把致詞簡單與綜合化。首先我先得感激老天爺,我不曉得是否您真的聽到我心靈的話。我記得在我一位好朋友失業期間,我突然有個莫名的願望:換我若真的有一天面臨裁員事件,那該多好吖。最起碼可以讓我身體與心靈都得到正真地修養。不用面對一班廢物,每天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事關過去的日子,每天都在危害我的健康。雖然裁員,當然關方作出合理賠償額,然後休息一兩個月再開始找工作也未遲。也許祂聽到我心底話,真的把我心中的想法兌現。所以當下我沒感覺意外或傷心之類,因為我真的累了。感謝您老天爺,因為您讓我生活沒有劃上永不休止的省略號,目前只是掛上逗號,我很滿意現在的安排。也因為這樣,可以說上因禍得福?(您應該知道我想表達的是啥…) 再來就是網友、部落界朋友們,謝謝你們對我的支持和鼓勵。在這期間,讓我無意間意識到你們的力量,那是關懷與呵護,從不讓我感覺孤身作戰,有你們輿我一同面對,此刻我是幸福的。 我相信:「前面是絕路,希望在轉角」,或多或少可能是在轉運。在這麼短的時間,彷彿一條魚可以回到小溪裡,重獲自由,我相信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感激這些名句,鼓起我的耐力、視野。 最重要的一環我要感激家人、太太、還有貴人們。家人永遠都會在背後支持我,無論怎麼樣我都感覺沒壓力,反而要他們擔心,很想告訴他們,勿用擔心,一切都會漸漸地改善。太太她始終都是我背後最強的女人,不是說每個成功男人背後都有一個支持他的女人。因為她那偉大的體諒、非一般明白事理和超強善解人意,使我無患之憂地專心為事業打拼,單單這幾點就已經是個不容忽視的女人。我很慶幸,因為這類型的女人幾乎都快要絕種。 致於貴人們,因為他們的勢力雄厚,讓我有機可乘地所謂鹹魚翻生。感激他們認同我對工作熱忱態度,感激他們推薦,感激他們肯給我機會。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們拔刀相助,兩肋插刀。在這麼非常時期,讓我意識到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的名句。或許我的名堂已經開始被發掘,經過同門師兄弟的號造力,我想事半功倍就是這個意思。 最後,籍著這個機會向讀者們致萬二份的謝意。你們一路的點閱和愛戴,讓我勇敢地跨前邁向新生活的第一步… ———— Ps:雖然明天是假期,還是得早起,事關對於增加攝影竅門與知識,祝各位晚安!


整整一個月,我與她盼望已久的照片終於出爐了。 最貼心的,反而是他們把我們的照片記錄在一段溫馨又感動的錄影短片。當天是雨天,但到了他們公司觀看了這倦短片後,感覺天氣好像溫暖起來,有說不出的喜悅和興奮。希望讀者的你們也能夠同樣的感受當下的氛圍和氣息… 注:點閱以上圖片,需要擁有 facebook 戶頭 馆联:sentosa | 39 east | facebook | suburbia


有人常說沒有時間其實是為自己找藉口,也許對我而言會否稍微開恩一點呢?打從我進入社會大學就沒有停過,而且每份工作都是全天候輪班職,也就是說週日是一定要上班。不知不覺我已經當了八年輪班性質的工作,在幾年前朋友都奉勸我別再幹輪班了,是時候找份比較正常的生活,試著享受正常人的生活。看看現在的經濟狀況,談何容易? (摘自濱海彎堤垻系列) 因為這次的不幸,讓我最起碼實現一個願望:濱海彎堤垻外景拍攝。沒錯!記得有一次到洛客部落時發現那邊的景色太過誘人,而當時的日期就是今年的五月份。我做夢都沒想到,我竟然可以在今年到濱海彎堤垻來個輕鬆愉快並且無壓力下,進行拍攝工作。大概在八月份就已經在籌備一些零碎想法,例如有服飾顏色和一些道具搭配。我們就在討論,究竟在藍天綠草的美景,需要那種顏色元素才能發揮視覺效果。我們都一致通過,白色上衣、深色牛仔褲,也就是最原始的顏色。還好我也有把功課做好,設計了幾項地點拍攝應有的姿態、影子、背景、採光等等,都是最注要的設計課題。 就在上個禮拜日,終於落實了咱們的計畫。只可惜這個月份老天爺都在鬧情緒,似乎每天都是雨天,掃興極了。幸好老天也有稍微心情好的時候,只鬧了那麼十五分鐘的情緒,跟著就陽光普照。我們趕緊立即出發,到了目的地已經是傍晚的西點半左右。下車後,我就瞄到我最想取景拍攝的佈景了。老實說,因為當天是星期日也是家庭日,很自然地那個場合要以人山人海這句成語來形容,幾乎每戶家庭都帶著家人到這兒放風箏,老少咸宜!除了我和女友分別兼顧攝影師和彩妝師的工作,還有一位好幫手,就是她表妹蘇珊。我們的崗位都是以輪流方式取代。因為我們就是攝影師,同時也是模特兒。當然指揮官還是抓著相機的本人。怎樣?身份及崗位有夠複雜了吧?老實說,確實很難兼顧到,不過還好我另外在找個好幫手,也就是三腳架。它的功勞最大,因為有幾副效果都是在設計三人同時躺在草地上被拍攝,我會把那些照片經過處理後在搬上螢幕。 因為最近在忙透一些私人事務,所以許多照片還未經過 photoshop 處理。不過我盡量就是每日一張的姿態呈獻給讀者們。要知道每張照片都有它自己本身的特製,不是把所有效果都一律以同樣手法去處理,有時候也要看心情的構造。若你們有注意我在 flickr 裡的照片系列,都是經過先設計好那個照片心情,然後捕捉那對的 feel、mood,經過一小時多的處理後,就可以看得到醞釀剛才的 feel 和 mood,調出那種味道和神韻。其實並不容易… 無論怎樣,敬請各位忠實的讀者們,耐心等候… 馆联: D80 | Manfratto | flickr | Marina Barrage


黯然離開

04Nov09

我想很久不知從何開始,就連標題也是想了很久。 氣氛除了沈默還是沈默… (摘自 50mm 系列) 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因為經濟癱瘓導致公司嚴重虧損,加上知名度一而再、再而三地受損。全球員工被迫面臨裁員危機,當時的新聞是炒得熱烘烘,並且有目共睹。雖然名副上是沒啥動靜,只不過在私底下進行 ‘ 屠殺 ‘ 事件,而我就是在新婚後的一個禮拜正式被裁掉,那是上個禮拜三的事情了。 在金融上的術語,我現在仍然是他們的員工,只不過我在休 ‘ 花園假期 ‘ (英譯是 Garden Leave)。很多人都在問我花園假期要幹嘛?也就是在家休息,不用工作。金融界的裁員比一般公司裁員的方法是有點差距。其實就是當天上班時間,工作還是照常進行,有人會把你帶到另一個會議室,說人事部要召見你本人。意思就是說,當天就被裁掉。就連要回去座位收拾都沒這個機會。老闆會下令另外一班下屬們,立即幫這些所謂被立即裁掉的同事收拾兼善後。當人事部辦完了一般的手續以及一些文件要處理後,就會吩咐高層董事親自附送出門。確定裁員人士不會留下一些 access 零件的事物,確保沒有威脅銀行的 access 的問題,所有的 access 會及時終止,而且也就是安靜的離開。 是的,我正式被裁員,當然也跟足獅城的人力條例一貫的補償。頓時,心情並沒有低落。因為在一個月前就開始懷疑是否有屠殺的徵兆,而且在我告婚假的同時,就有一位同事被裁掉。不悲觀地,因為老闆忽然間把我調到另外一組人馬,在當下我就已經猜到了八成。 許多關心朋友都慰問我的狀況,我深深感激他們的勉勵詞語,甚至部份的朋友都向我提議了一件事情。他們都一致認為既然我熱愛攝影,為何不考慮從事這項行業?老實說我受之有愧,說真的。不是我沒信心,只是我總是覺得攝影對我來說,就好比一種調劑輕鬆生活方式,都是一門嗜好。我從來就沒打算把嗜好礦充營業。只是偶爾拍攝,然後每天盡量抽出時間,在無壓力之下,做我最想做的 post processing,換言之,photoshop 照片處理。我還是熱愛我的 IT 工作,只不過真的有點累了。打從大學還沒畢業,就已經在社會大學開始沿著事業道路,以新人之態,正式踏入社會工作整整有八年又十一個月頭了。數數手指頭,原來已經有那麼久都沒休長假。從來就不敢渴望有幾個月輕輕鬆鬆長假,除非炒老闆魷魚,要不然就是沾上我這種不幸的狀況。 目前,正在忙碌修改簡歷表,還有閱讀一些新科技資料,另外關於應徵的敲門知識。一邊充實、提升自己範圍,以便可以在未應徵前做好充分準備,迎接挑戰。但願不久將來我可以重拾金融界的科技納入一席,然後從新開始回到軌道,展開我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