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9

昨天真有夠衰的,接近下班時刻竟然給一位進口的 apnn 氣到到到到到到到到到到…不是我有宗族歧視,而是進口的牠們是特別的鳥! 他們骨子裡從來就不認輸,這也沒關係。不過老夫最憎恨的,他們自以爲是,不聼他人解釋,還污辱我的英文水準。老夫直接鳥囘牠,這不是英文的理解能力,而是他媽的沒有把事情說清楚在先。一直在頻道 chat 爲啥爲啥,根本就沒有提到牠應該把牠所知道的跟我們解釋。一般的 patching,一旦 server 被 patched 就自動地 restart server,那是天經地義的邏輯道理。好説,就像你們 install 了一些軟件,就必須從新啓動電腦,那也是很自然的道理。 當我真的無法再這樣在頻道 chat 下去,於是我就跟牠要電話號碼,然後直接撥電和牠連綫。他就才開始解釋說:因爲牠收到瑞士同事的指令,以牠的角度來看。那部 server 是不應該在倫敦九點早上前 reboot,更別説其他 patching 編排在這個時間。据牠所知,他們的兩部 server 應該是在倫敦的九到十一點早上的關鍵指定時間内,從事 patching 然後才 restart 的。可是,爲啥還未到倫敦指定時間就被迫 restart 呢?他們所謂的理由就是這樣會造成居大可能引導 production impact, 再説牠很吃驚爲何沒有被通知。 若牠老早先解釋牠的立場,那我就可以輕易地查出那個老鼠屎預定先把這兩部 server 編排在反指定時間進行。我是不會原諒他們的魯莽,總是以爲那一兩句話就能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這可能麽?在他們的低級 EQ 與 AQ 裡,都很明顯地反映了他們都把一切當成是理所當然的。他們最厲害的就是問爲啥爲啥,而不是先跟你說事情的狀況,他們總是最喜歡帶你兜圈子,或有空的話都會帶你遊花園,簡單的說繞很久都沒入正題就是了。 跟我的手下都知道若帶我遊花園,一定會被我鳥,很簡單,因爲我可以比他們更會遊花園,甚至可以帶他們到世界饒一圈都沒問題,只是看我是否值得這麽做!況且,在我的領導與管理下,沒有下屬敢跟我廢話。要廢話也是在我允許廢話時間上較量!所謂:工作有時、歡樂有時,這就是我工作的座右銘。 然後,跟牠理論了一番,我要求牠道歉。牠還回道:what for ? 然後我就把老鼠屎找到後,叫牠去找那位老鼠屎問個明白。而且那位老鼠屎還是挺高職位的。牠也應該知道老鼠屎的職位不低,然後在我們的頻道 chat 說牠待會兒寄出電郵。我就直接佛都有火,剛才在頻道喊讓有極大可能造成 impact,現在跟我說送電郵?我就在頻道上回應 :撥電給他,向牠索取商業理由,爲何編排在倫敦九點以前 patching?牠就一聲不吭,因爲當下倫敦才六點清晨,我想牠因爲不想被罵,所以只好以電郵的方式稟報實情。那就輪到我亂箭把牠射到 diam-diam! 他們總是喜歡大驚小怪,有什麽小小事情,就大大的宣佈或大嚷叫到。我們俗稱為:蜘蛛。何謂蜘蛛?在獅城的説法,就是緊張 spider!你們會問到,何謂緊張 spider?答案就是當蜘蛛緊張的時候,就是跳來跳去,福建音譯:Gan Jeong […]


幾乎每一天,我都得靠它來維持我的精神狀態。沒有它,感覺哪兒不對勁就是了。它就是我每天的精神支柱,奶茶! (摘自T3樟宜機場) 不曉得何時開始泡上喝奶茶的習慣,應該打從由媽媽特製奶茶開始吧,記得那年應該是高中時期。媽媽的奶茶炮製,只在乎於較濃、少甜。直到目前只有在 1utama 的其一家餐廳,泡得像老媽那樣的素質,盼望在一次回去再嘗嘗! 現在成了我每早必須飲品,當然不僅是早點,而且是每當我開工 (無論哪個值班) 都一定要有奶茶上陣,要不然就會渾身不自在。別擔心,我並不是中了毒癮,而是開工提勁的一種維生素飲料。在家休假,無他也行! 以前在英國銀行工作時,都看到一對老外在星巴克排隊,就是買咖啡。而我們華人就是排隊到附近的咖啡店排隊購買奶茶,當然咖啡也是同樣備受矚目的。不過,我還是很懷念在香港的日子,他們的奶茶無論你去到哪一家,素質都是一致的,這才叫人佩服! 我想身為讀者的你們,應該有專屬的飲料為你們提提神吧?


查看日曆,已經有兩個禮拜沒有在這兒留下筆跡。有事忙?工作?其實佔據私事較多,我想在整個月份裡,就是在忙概觀地點就已經很頭疼了。再者我是當值班,所以只能在 apac 執行任務。 (摘自於女友彩妝組合) 也許我星屬處女, 所以對於每一細節都很過份苛求。最近還奔波地來回大馬,幾乎每一家婚紗店細膩地探討,女友就是負責晚裝、服飾、彩妝、配套。而我負責只有尋覓我要的拍攝特寫、手法、技巧、是否納入國外拍攝配套等等,都是一律有關拍攝題材。拍攝效果可以說是一輩子的事情,所以我很在意每個取景地點,氛圍、氣候顧慮還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細節,都是主要關鍵。千萬可别小看這一些,出來的效果可有大大差別。 在上個 apac 星期裡,我到訪過聖淘沙的 amara sanctuary、suburbia,buona vista 的 one rochester,還有 marina at keppel bay 等等。目前為止,我只偏愛 amara sanctuary。可惜啊,最便宜的配套都要五至六千新圓之間。還沒計算拍攝配套,總共不超過七千新圓。若對換馬幣,就是大概最起碼一萬四馬幣。想著想著,哇!好多錢哦?就是因為它單單那個玻璃亭子,就已經消耗 2,288,而且還是跟隔壁餐廳才有這個價碼。若只是租那個玻璃亭子,做為婚禮儀式,就必須付 3,888 新圓。你能說不貴麼? 再來也是在聖淘沙裡的 suburbia 餐館,哪兒也挺高貴,而且環境也不錯,就是沒有我夢寐以求的玻璃亭子。有時候我在深思,儘管是一生人一次,需要耗資換取一輩子的回憶?這個問題我到現在為止,仍然沒有答案。 致於拍攝方面我是最挑剔的,認識我的人都明白我對攝影期望過高。數碼拍攝其實並不是我的最理想的效果。反之是菲林相機才是我的心頭號,因為數碼攝影師大部份在拍攝期間,拍攝了幾張就有個懷習慣看看螢幕裡的效果。這就浪費了其他的自然坦率地拍攝,老實說蠻可悲的。當然,憑著菲林攝影師的雄厚經驗,他的任務就是抓住每份、每秒。捕捉當時的氣氛,故事。因為當天不僅只是新婚新人是主角,每一位的來賓也是主角,起碼我是這麼想。那些來賓就是唯一能夠溫暖和溫習你倆當天的回憶。 我很注重坦率的拍攝,不做作、不須自備扮演哪個角色,就是自自然然地,不把攝影師放在心上。(完全和預前拍攝婚紗照是兩碼事) 最重要的,就是效果出來的顏色,總是那股唯一和獨特。我閱網照片無數,都沒比菲林拍攝來得實在、獨一無二,因為自然位於在那麼一瞬間!可惜這門拍攝都是一時鐘計算,而且不便宜。我又被數碼和菲林拍攝夾在中間,無法決擇。數碼拍攝也有頭緒,而且消耗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一張張照片,慢慢地欣賞和索取配套價碼。然後再做比較。數碼拍攝已經列在名單裡。有 36 frames、39 east 還有 redco,都是我覺得不賴的數碼攝影師傑作之一! 但願下則,我可以公告天下我的選擇! 馆联: amara sanctuary | suburbia | thegaleria | 36frames | 39 east | red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