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我的體重就好像每日股市那般,上下一瞬間。 怎麼說呢?六十九到七十一公斤就是我的體重範圍,回到獅城體重七十。可是今天工作回來去秤體重,我竟然嚇倒,竟然接近七十四公斤!其實老早就感覺到了,因為肚子總是漲漲地。好久都沒試過這種滋味,自從立下心願要瘦身直到現在,我想應該打從這天開始吧? 同一天,我的喉嚨開始發炎。還服了 lozenges 喉嚨含糖類,可就不能阻止,反而變本加厲。記得女友在上個星期也是喉嚨疼痛,所以就向她索取療法。原來她買了罐百事可樂,然後加一包麥記的鹽巴,就這樣 ‘ 咕嚕咕嚕 ‘ 喝進肚子。據說這樣治療喉嚨疼痛最快見效,所以我也跟著這個祕方,喝了一杯。感覺消腫了許多。待會上班一定要再試試。希望喉嚨疼痛遠離我,因為下個禮拜要到怡保參加堂姐的婚禮,不容有失。 Advertisements


因為事關重大,最近大馬的朋友們都在討論,一位華裔行政議員 ‘助理’ 在反貪污總部墮樓身亡,可謂悲痛事實!看見許多謀殺案都是一連接再連三的調查,音訊全無。這就是大馬政府對百姓的交代麼?案件疑點重重,現在許多人都在為這些事情懊惱、憤怒、傷悲。 同時,好久都沒到訪陳峰 dotcom 哪兒,點聽《三分鐘心領悟》的 podcast。一次過慢慢地品嘗他的聲音以及故事裡的精髓,今天我很想與讀者一起分享這則羊、狼與獅子的故事,試著領悟其中奧妙!這則是跟大選有關連的故事,當你聽完了這個故事,會有所領悟? 上天將兩群羊放在不同位置的草原上,一群在北部,而另一邊在南部。 而上天給了羊群兩種天敵,那就是狼與獅子。上天對羊群說,若你們要狼的話,我就給你們一隻,若選擇獅子,就會給兩頭獅子。可是每一次只能換一隻,一隻在草原、另一隻就留在上天。換句話說,只有一頭獅子留在草原。這問題你們會怎麼選呢? 南部的羊群開始討論,獅子生性兇狠,選擇狼會比較划得來,於是就跟上天說,南部的羊群選擇狼。北部的羊群也在商討、獅子雖然兇狠,但至少有選擇權力。一致通過,北部羊群就要了兩頭獅子。那就看看南部的羊群,那隻狼一進入,就開始吃羊。由於狼的體質小,食糧也跟著小,一隻羊可以吃上四、五天。那這群羊四、五天後才被狼追殺一次。北部羊群挑選了獅子,一頭獅子留在上天,一頭獅子留在草原進入羊群。一旦獅子進入北部羊群,就開始吃羊。獅子非常兇狠,食糧又大,幾乎每天都要吃上一隻羊,這群可憐的羊群,每天都被追殺,非常驚恐。在這惡劣的環境下,唯有跟上天換上面那頭獅子。而上天的獅子剛好餓了兩天,一下來草原也是大開殺戒,更加兇狠,吃得瘋狂,羊群一天到晚都被追殺。 南邊的羊群比較幸運,還嘲笑北部的羊群:“ 哼,沒眼光選擇了獅子 ,幸虧我們選擇了狼。” 而北部的羊群一直不斷地在換兩頭獅子,結果還是一樣兇狠。於是這些羊群們也懶得換,索性不換。那隻留在草原的獅子吃得肥肥胖胖,另外一隻在上天的獅子就餓到皮包骨,非常飢餓。忽然間羊群決定了,將那隻餓得獅子換下來草原。換下來的獅子,經過長期的飢餓,漸漸地領悟到一個道理。雖然獅子很兇狠,可是選擇權和牠的命運落在這些羊群,若羊群一天不把牠換下來,牠就得在上天挨餓,甚至會餓死。於是獅子就對羊群說:“ 不如這樣吧,我不吃健康的羊,我只吃那些已死的羊,或者抱病的羊。只要你們給我留在這裡的時間長些,那我只吃病和死的羊。” 這群北部羊群當然喜出望外,有幾隻小羊乾脆地提議:“ 那我們就要瘦的獅子,不要那頭肥胖的獅子。”  一隻老羊就提醒說:“ 萬萬不行!留下廋獅子在這裡,而餓死了上天的獅子,那我們就沒選擇權。當我們沒選擇權時,既有可能那頭廋獅子就會為所欲為,而我們就沒有再選擇的餘地。” 羊群們都覺得老樣說得有道理。決定不讓另外一頭獅子餓死,奉事餓倒哪頭獅子將近死的邊緣,才把牠換下來。那原本那隻肥肥胖胖的獅子,同樣地餓到極點,也開始明白自己的命運落在羊群手上。為了留在草原的時間多點,百般討好羊群,甚至把食糧減少,只吃死和病的羊隻。兩頭獅子不斷地希望爭奪留在草原的時間久一點,經過重重困難之後,終於獲得自由。在協議與和平相處的同意之下,北部的羊群擁有了自由。 鏡頭轉到南部的羊群,處境越來越悲哀。因為那隻狼根本沒有強勁對手,羊群又沒有辦法換掉那隻狼。那隻狼就胡作非為,每天咬死好十幾隻羊,而且開始不吃羊肉,只是吃羊心和喝羊血,還不讓羊群叫嚷。若狼聽到有羊在叫,狼就會咬死那隻羊。南部羊群開始覺得悲哀,早知到選擇兩頭獅子,最起碼還有的選。           ⌘                    ⌘                     ⌘                     ⌘   […]


昨晚大概是十一點四十份趕上最後班車,在悠悠漫長的列車,套上耳機後只聽到自己沈重的呼吸聲,讓獨厚黑莓自由點播模式啓動,一邊聽著歌曲,一邊搜尋朋友是否能在聊天室碰面,這種舉止已成了我生活不可缺少的習慣。碰巧遇上了一位默默支持我的朋友,感激她總是不嫌棄我的分秒必爭,讓我利用空擋時間,和她聊聊彼此狀況。 (摘自普城) 我無奈地反應,因為目前工作屬實非平凡性質,所以只有那僅僅地一個星期才真正算與女友見面,也就是我一直提到的 apac 值班。抱怨 emea、amer 值班的可惡。因為在 emea 值班,當我回到家時已經是深夜,不想干擾正在休息的她。而 amer,則忙早上回家休息,而她過著正常人的生活,照理應該是準備忙著上班。所以為了不妨碍對方,等我起床已經是中午時刻,只能靠電聯 update 彼此近況。再說週末我也是得工作,更別提約會這兩個字。 向朋友吐苦完畢之後,朋友就連忙回覆:” 沒關係啦,你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 ” 我頓時就回應:” 話不能這麼說,沒有人可以肯定中途會發生啥事 ,” 我們沒有一輩子的時間,只可以把握每一個今天。” 就是這句話,更決定把這個標題納入部落,好好地寫實一番。 我們在一起四年有半,昨天竟然是我第一次陪伴她到診所看病,你相信麼?回首過去,原來我從來都沒如此靠近她的座位,在我 emea 上班時間,到她要到的診所。在診所感覺怪異,說不出的甚麼不快,只是感應很陌生。當在消磨又尋找答案的同時,忽然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四年來我都沒有盡男友的責任,這次竟然是我人生獻出的第一次,那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實。就如去年我遇上輕微車禍,她求饒一直要到醫院來看看我,才買得安心。可惜我就是狠心要打消這個念頭,事關深夜,更不想她乘計程車前來探望。雖說獅城治安可靠,終究還是擔心夜深安危。最後還是阻止不讓她來。我深感慚愧,慚愧是因為我的疏忽,我討厭自己、憎恨自己,為何可以容忍自己的自私、無知?更何況曾有幾次她曾經要求是否能陪伴她左右,她恐懼一個人看病,我還句句理性拒絕,要她自立。而且我一直掏出工作為第一的擋箭牌理由,可怒可悲! 在 flickr 裡,已經隱約描述我當時的感受。今天,很想把心裡一一化為文字,但願能夠警惕我的粗心,人生不僅只是事業而已,最重要是能夠做到:不能依賴一輩子的時間,只希望把握每一個今天! Ps:感謝你 ‘ 默默支持我 ‘ 的讀者,激發我的靈感!


Selamanya

15Jul09

十年了,對著支曲子足足十個手指頭。是透過一個朋友,詹姆斯,當我們還是學院生時,一夥兒都會到他租的房子逗留一陣,那時因為我們都偏好他住家附近的 haji tapah mamak 餐廳,位於在文良港/旺沙馬珠附近。 (摘自 Putrajaya) 音樂旋律有種令人在失望的谷底,重振自信,似乎看到明天仍是充滿希望,人生并不那麼灰暗,還是有柳暗花明又一春的奇蹟等待我們,這就是我為啥超偏愛特別這支。還有另一支經典歌曲就是《belaian jiwa》,一支活在七〇年代的舊曲,讓他們 Innuendo 在九八年代以 r&b 的方式重新編排呈獻出來。這兩首曲子重來沒有離開過我,一直陪伴我直到現在。老早就很想介紹讀者們,可惜總是遙遙無期。 恰好蘋果 ipod 插在 bose 以 shuffle mode 剛好播到這支,心血來潮就來個 photoshop 照片改善之餘,還在 flickr 裡象徵永恆的標題,來秤砣這次的 editing。一邊寫下心情故事,一邊聽著喜愛的曲子,可算我人生中享受過程,有始以來最簡單、充實的一次! —————— 歌名:Selamanya Pabila kudengar Suaramu nun dikalbu  Inginku menanti Senyuman manismu  Kupasti dirimu Terkenangkan suaraku  Usahlah kau menafikan  Cinta yang terpendam sesama kita  Kumendoakan  Demi keikhlasanmu  Kubersyukur pada Yang […]


為了參與這項活動,在硬盤裡尋找比較符合這個感覺,來搭調這則標題。讓我看到一張不是很起眼的原始照,憑著初步想像和堅定嘗試,成就了最後效果作品。 (請到這裡點閱分別所在) 照片的我看起來很沈默,低頭眯眼像有心事,應該跟默哀可以扯上關係。就這張花了我兩小時多的時間,醞釀出來的感覺。在第一階段失敗,出來的效還是欠那麼一大塊。沈思後,在第二次改善中,加強了四周顏色,還故意地把臉上的膚色淡淺化,這就是和我剛初步想像要的那份感覺。雖然有許多朋友都回應臉上過於蒼白,可我就是要保留追悼的那絲元素。我沒看過追悼會披上鮮艷色素,因為那是不敬。不過他們的留言我會記住而做為日後改善。只不過這次我想令讀者們明白,攝影師想表達他內心故事。 重複播著這首曲子,更讓我肯定要把副歌的歌詞,貼上照片,明顯地把那個追悼感覺直接湧上來。試問,有多少人能夠看圖緬懷那刻心情呢? 馆联:Michael Jackson


斷了的弦

04Jul09

許多博客都是滔滔不絕地寫下當時心情。我也不列外,只是想用不一樣的角度和文筆,細說和描述我那刻的心情時刻。要怎樣運用很平凡字眼,讓讀者們跟我同步慢行,一顆顆字,用真誠的心感受那簡單的標題,而帶來無數的感觸? (摘自 Hulu Langat Hill) 不曉得你們是否猜到我這次的標題想告訴甚麼?不是我的反應比較遲鈍,有些反應我很直接,有些比較慢感受到沈重滋味。加上最近休日減少是因為伙伴們都放假去了,所以休日只能先拖著,和不停地工作。其一還是因為下屬的親哥逝故,假期長達兩星期,我們都深表同情,希望他回來能夠堅強面對,一切恢復正常自如,把守工作崗位。 近期很少看新聞,不知甚麼時候養成這不良惡習。很想追上這世俗步伐,也許,一直跟時間賽跑的我,而且仍在專注怎麼編排驚喜的過程,到了見證驚喜連連的後一天,起床拿起「獨厚黑莓」看看 facebook 留言,竟然看到不敢相信的事實。仍在辛苦籌備排練,為了將在七月尾英國倫敦展開他個人巡迴演唱會,而得到一時之間,令人無法接受他已故的報導。很震撼,可惜當下只是跟風地散播消息,根本沒有安靜地坐下,好好地獨自思念他的歌聲和創作。 在很幼年期,我跟他勾不上粉絲稱號,到現在目前為止,我必需得承認我不是他的粉絲,只不過他已住在我心裡,一位德高望重的音樂創作人,他寫的歌都反映他內心世界,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他的作品得到全世界一致共鳴意識,這才叫人讚絕!應該過了高中畢業,哥哥都有購買的他的專輯。一直重蹈覆轍不停地播他專輯的歌曲。令我深刻就是「black & white」、「man in the mirror」、「heal the world」等等,這些曲子深入我心,都是描述他內心話吧?直到拉曼期間,哥哥像瘋了狂似的,購買他的錄影專輯。觀賞他的台上演出,果然名不虛傳。有他專屬標誌舞蹈,還有令人看了都會 ‘哇’ 的一個大洞的口碑。而近幾年,我在商場讓我看到他的一齣短篇《moonwalker》dvd,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給買下。然後還邀哥哥來獅城休假期間,一睹他的視覺風采,真的好懷念八十年代的 mv 哦,因為當下只有他的 mv 是最有視覺享受。(無可否認) 選上周董《斷了的線》,是為了紀念偉大的音樂家。我想在這個地球,他的名氣,應該沒有一個活著的人類,不知道他偉大的創作、歌聲,散佈全世界各地。而我譯名掛上這則 post 的標題:「斷了的弦」也代表一個已故流行音樂偉大創作人,彷彿吉他斷了音弦那樣,從此無法再能聽到他的聲音。他那獨特嗓音,讓我意識到他經歷和看待人生百態,尤其是這首曲子叫《童年》讓你看到 Lord Of The Ring 神話般的視覺,附上他嗓子,演示裡面動聽的歌詞。 籍此這篇我對他的感覺,點上來自他的曲子,但願他永別凡間得到安息。同時也希望他在另外一個國度,仍然可以為眾仙們帶來無比的歌聲和歡樂。 後記: 人類何時變得如此化學,無色無味無病痛,只是強大的壓力,就可以結束人生從來沒有預測的最終路途。有人說,才子都是比較短命,那時因為他只是來這世上執行他應該做的任務,完成了就得回去天國。不必逗留凡間太久,只因他已履行他在凡間的命运。上蒼不捨讓他被世人受折磨,遠離凡間可以較少痛苦,那就可以在天國安享無憂的日子。 – The King of Pop | 1958 / 2009 – 馆联:Michael Jackson | 斷了的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