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9

懷念從前

30May09

說起來,好久都沒有聼著音樂,一路觀賞路旁的風景,其實是很 relax 的。尤其是在傍晚期間,感觸特別深處。仍記得年少的我幾乎每天一定要騎著自行車,身付隨身聽然後往七條石的路程來回一趟。 上個禮拜和一些朋友在車上聊著,他們說堵車和開車都是一種被列爲交功課的行爲。因爲每天早上起來就是開車、堵車到公司。若稍中午微清閒一點,還可以開車然後又要準備堵車與同事出去享受午飯時刻。下班後還得在公司窗戶外,監測今天交通情報如何,然後再決定是否應該提早或延遲下班,就是爲了躲開堵車滋味!他們對我說,身在福中不知福,獅城本來就是一座交通很方便的城堡,不明白爲何還要去買車呢?或許爲了身份的象徵? 說實在,開車就等於是一種獨門享受,當我離鄉背井而且要做出艱難決定時,你能相信麽?開車竟然被我列爲第一道首要條件考慮因素。沒料到那麽愛開車的我,竟然也會放棄自己最愛的嗜好,投奔獅城開始人生另一端旅程。 從自行車開始,就愛上一面聼著自己喜愛的音樂,一邊享受開車那種無憂無慮的思維解放。輕微的風洒在我臉上,就是這種感覺。我喜歡獨自個人,也因為這樣,我也曾經故意拒絕過一位很要好的朋友,一同踏自行車來回七條石。原因只有一個,當我需要一人清靜時,沒人能阻止。長大有了鴐照後,逐漸地開車到處逛。好久好久都沒像這樣了,我很懷念昔日的一切。直到昨天因爲時間的關係,被迫乘計程車到西部裕廊中心的髮廊做頭髮,才找回那種滋味。 若是路途稍微有點遙遠,耳朵勢必裝上耳機,然後盡情地享受黑莓帶給我的喜悅。沒料到,聽到一些歌曲,眼眶很自然地冒出兩行眼淚。頓時感到吃驚,想想我怎麼了?經過深思的結論,應該是景色優美,附上動聽歌曲,還有很久都沒這樣清靜地寧聼和那窗外視覺,一直向後移動模糊的外景。這些種種因素,讓我更懷念昔日作風,我猜大概就是那種經驗吧。平時在家播的音樂,都不比在車上聼得那麽感動!(幸虧司機沒囘頭看) 我答應過自己,若時機成熟,我就會為自己買一台小摺。或者當經濟穩定,該有的資產都已擁有了後,才考慮一再實現我的夢想。最後獻上一首差不多被遺忘的歌曲,希望能幫你們找回一些昔日單獨甜蜜回憶… Advertisements


藍色心情

25May09

剛被巴士刹車停下來的那一刻醒過來,原來我已到了休息站。很少會在巴士睡着的我  (因為有電影消磨時間),近幾個禮拜心靈上都好折磨。反而在巴士上無意中得到充足睡眠,看來是值得開心的事情。此刻的我用過了巴士送來的晚餐 (因為當時仍然還在與周公相會),唯獨我一人在 lower deck 的 lounge 裡慢慢地部落.一面欣賞在外頭買回來的 teh tarik,一面在 sony vaio 較小玲瓏的筆記本電腦 (已五年歷史),一顆顆的字,寫下心情寫照。 最近都很少部落了,賠上公司的時間較多。記得我回來大馬的前天 (星期四),我還是從七點老早一直做到晚上八點半左右,沒有正確時間進食。因爲要準備開會文件,統統必須在開會前做好本分。而且已經拖到不能再拖的地步,唯有硬上弓中午三點下班一直拖到五點鐘完了 BAU 的事務後,才落得清靜,專心為那些 project 裡的 docu 一一趕好。下屬看到了這種情況,問我爲何那麽緊促,反正某些人因為怠慢所以趕不及交貨,為何不有樣學樣借題發揮。我就回應:別人可以用一些很笨拙的理由,以為可以讓自己洗脫暫時的罪名,可有遠見我明明就知道那個理由就本來不是什麽理由。爲何還要加入這類型的做法?我告訴他,我不是他,而我對工作的熱忱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的。就在當天七點晚上開會,他運用了那個所謂不成立的理由藉口,最終還是在衆人們刮花自己的臉,何苦? 老實說,每次通行到大馬我的心情指數一定高到不行。但就在這次的旅程,我感覺不到興奮。不曉得原因在哪裡,就是渾身不自在,很多顧慮似的。在上個星期五從獅城到吉隆坡路程,我都是用迷迷糊糊休息著。在巴士用過了午餐,閱過了報章後,沉重的眼皮不聼使喚,就這樣一閉上眼睛,睜開眼睛後已經到了 mid valley。看來我真的疲倦,好想找個地方好好休養。自上次大病之後,工作就沒有停過,而且有時候還得到兩棟辦公室奔波。我很珍惜每次的工作機會,一旦有新的工程,我希望被提名能夠與第三層工程師接觸。參與他們如何在周末 implement 比較龐大的 change release。在這個禮拜就有一宗,不過看我有沒有耐力在星期五晚班撐到星期六早上,然後趕去新達城,參與工作。我很擔心有心無力!(還是看緣分吧…) 很奇怪,我從來沒有試過忽然之間,失去了全世界。換句話說,做什麽事情都是恢恢地。本來興致勃勃,一瞬間旋入灰色地帶,漸漸地不能自拔。仿佛失去了人活在世上的意義,不曉得這是醫學上所提到的,憂鬱症?我想在現代二十一世紀,憂鬱症其實每個人都潛伏著,就看病狀有多嚴重。我不想變成藥物的奴俾,尤其是憂鬱症。一旦惹上直到最極端,嚴重性也就是一輩子都只能用藥物來控制病情。那多可悲啊! 寫著寫著,眼皮又慢慢地沉重起來,看來應該好好爭取時間休息。為明日的自己而奮鬥!-草於巴士 lounge- 馆联: aeroline


打從一九九八年《天地豪情》tvb 的熱門電視劇,我才開始認識有這麼一位演員。話當年原來他不是新晉演員,在演藝圈沈澱多年,終於在一九八九年李修賢的電影《壯志雄心》演出,開始他演員生涯。之前都是幕後工作人員,李修賢是他的舊同學。當時他還是一名警察,就因為一些警隊內部問題,李修賢造就了他走入演藝圈這個大家庭,從此邁向電影幕後工作然後慢慢地轉型到幕前。  (照片少了一位例排的影帝,粱朝偉) 不是閒得無事才觀賞頒奬禮,其實一直都在留意電影業放榜的日子。就好像美國的奧斯卡、臺灣的金馬獎、還有就是香港的金像獎,都是我每年一貫必修的一門 intensive 課目。撇開別的例如「康城影展」、mtv movie awards 、還有其他國家辦的一系列頒奬禮,我都很有興趣,只不過不懂那裡可以找到這些資料。換言之,這三套頒奬禮我是每年都必看無疑,因為有時候週末得當值班,很自然地就錯過了這些精彩現場報導。過了幾個星期後,才慢慢補上。就像今年的奧斯卡,當天就已經錯過了,所以唯有後天補上當時現場的興奮和喜悅。 每年若都是粱朝偉封帝,多沒趣是吧?每一次都有他入圍的成份,當然他的演技有目共睹。就好像劉青雲、劉德華、任達華、黃秋生(另外一位我敬重的影帝)這班影帝人馬,都是影帝級人馬。在這屆當中有那麼激烈對手,刪除影帝級人馬,另外還有古天樂和甄子丹,他們的代表作勢力非凡而且有實力,不容忽視!我還沒認真去觀賞《證人》這部片子,聽說張家輝在演一個大反派。當我第一次接觸他,就是那部《天地豪情》裡的 kelvin 的反派演技所傾倒。不曉得這部片子會有甚麼養的火花?我倒想看看他反派演技進步得如何?老實說,我比較喜歡他演奸角,也許是先入為主的緣故吧,橫看直看都覺得他反派演技才能讓他發揮得淋漓盡汁。相反,忠角反而沒說服力,可能侷限於一些好人的基本元素。角色沒甚麼發揮力… 起碼我是那樣認為的! 他不算帥哥,不過他有種莫明的氣質。矇矇的小內側雙眼皮,少許鷹勾鼻,還有不是很厚道的嘴脣,就是他的特色。反而這些構造,讓他有種一般普通而又最原始市民的樣貌,贏得這票。通常奸角都是一些貧民百姓的樣貌,比較有說服力。不過,本人還是喜歡他這些平凡元素而又不膩的特徵。我好喜歡他的笑容,他的微笑其實跟他太太關詠荷沒八成、有九成相似。那種微笑親切而且附有無數親和力。不曉得是否因為老夫老妻朝暮相對,越來越有夫妻臉?無論怎樣還是得恭賀他,終於在二十年裡的奮鬥,奪下第二十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演員,簡單的說在香港電影歷史上:封帝! 馆联: 張家輝 | 影帝 | 證人 | 香港金像獎


相信每個人都在慶祝勞動節的當時,或者又和朋友、親人享受週末的氣息,唯獨我一人躺在床上,迷迷糊糊服藥然後休息、重蹈覆轍地做同樣的事情。事關我病的很嚴重,症狀和 H1N1 沒甚麼兩樣。原本計畫好的勞動節要大掃除,到最後我只是參與一部分。因為房客回國發展,所以趁著這個假期來個大掃除,有時候人算不如天算,就這樣我昏迷地睡了幾天。也在五天內,看了三次醫生。藥物果然一次比一次犀利。這是我長久以來病的最嚴重的一刻,幸好有女友滿滿的關愛、呵護的照料,我才能在短時間內瞬時康復。 就在四月的最後一天,忽然間病倒。當時看了醫生,醫生也批准讓我告病假。只可惜我跟醫生說我的老闆是不會接受病假,其實也無所謂,反正我已經熬了將近還有兩個小時就要下班了。掛不掛病假又如何?那已經不重要!掛病假而且必需回來工作,已經不是第一次。只是反反覆覆地在想,若有一天真的有僱員倒斃在辦公室裡,這個責任究竟是誰負呢?還是保險配套裡,能否加入一項類似樣的條例。 我已經慢慢地康復過來,也許我在想,在這七八年的工作,我沒有正真的休息。記得還沒畢業,就已經工作直到現在。儘管每次跳槽,也是休息兩天然後就上班了。嚴格來說,要得到心靈上的正真休息或者放下包袱,唯有辭職不幹。就像哥哥那樣,休息一頭幾個月,身心也得真正的安寧。可是現實告訴我,我不能兒戲到非辭職不可,因為我還得維持生活。還有一些重頭任務要趕,再說我已當值班超過六年。不曉得身體告訴我,是時候過些正常人的生活。 再過幾個小時我得上夜班了,希望不會再病倒。當然我也會很當心自己的飲食習慣,在這非常時期裡,吃得淡是最好了。 慢慢把身子養好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