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老實說這是我與家人第一次出門,說到出門當然是旅行。不過這次旅程主要任務是探親,因為外婆居留在香港已有十多二十年吧!由於外婆行動不便,再說我家人已有整十年沒有回娘家。 (第4季的孤獨) 十年前則是我外婆八十大壽,在獅城舉辦了一場生日會。當時我才僅僅的二十歲,爹爹、娘娘、哥哥都為了外婆八十大壽繞了獅城一轉。而我?為了學業,犧牲出席一場這麼有意義的盛會。據說有很多人出席,大概有好幾十席。更震撼的是有貴賓出席,致於甚麼貴賓我真的不曉得。當時聽到哥哥聊到初次見面的外婆、姨媽、表哥、大舅、阿姨等等,是那麼端正,畢竟他們是富裕家人。家規、家教、花招都特別多。我自認我家的家教都已經到了高不可攀的境界。若硬要繡上稱號,那就得用號稱「皇宮禮儀式」。那豪華大方並且禮節上如虎添翼那樣生猛、嚴肅等等,都是街知巷聞,所以哥哥、和老爸都領教過。換句話說:處處碰釘子,就是了。(搞笑) 話說回來,這次的旅程百感交集。對我而言,因為第一次拜訪現年九十一歲的外婆、七十一歲的姨媽、四十的表哥。特別感觸,也許我活了大半輩子,竟然第一次接觸外婆的雙手。暖和、慈祥、禮儀、談吐都非常清晰大方,有時候不是因為外婆禮貌輕微細聲導致訊息接收不清,而是,我不曉得上海人的談吐原來如此高尚,意義中不懂得扭轉外婆的笑話。外婆原來很幽默,就連說笑都臉不改容。外婆主攻語言是中文,偶爾參半粵語。她的雙眼就好像刀的前端那麼鋒利,雖然年高九十,可仍然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一絲一微的神氣。外婆精神很好,除了雙腳借助輪椅,其他方面都很健康。初次見面,希望這個孫子不會在「華家」面前失儀態,但願能為母親掙回幾份面子。好讓外婆、姨媽知道在媽媽的嚴管之下,仍然能夠栽培出優秀的孫兒。話說雖然外婆只見過哥哥,或多或少因為咱們兄弟倆越來越不像雙胞兄弟,加上哥哥一頭白髮,而我一頭烏濃「人工黑髮」,比較容易分辨。 當坐在輪椅上的外婆看到母親時,那份不制控的眼淚直落滑下。我想多年沒見的那份親情應該只能用眼淚來表達吧?雖然我不能感應,但我可以瞭解到若有一天我九十一歲時候,看到多年沒見的兒女,大概就是這個反應。畢竟人心肉做,在怎麼都是會有感性的一面。我第一次看到媽媽多麼禮貌、低聲下氣、而且根本就好像換了內層似的。我從未看見媽媽是那麼溫柔,也許跟外婆家教有關係吧?看到媽媽好像年幼的自己,禮儀、家教樣樣齊全給唆了。在我有意識至今,從未目睹看見、親耳聽見從媽媽口中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我猜在她字典裡面根本就沒有這三個字,原來在外婆和她姊姊面前竟然讓我大跌眼鏡。在那刻開始,我想我剛剛才瞭解媽媽的另一面。 自幼懂事以來祖父祖母都到了另一個世界,而外公不知甚麼時候才知道他不世的事實。我只知道我年幼時候,媽媽有幾次都是去一個地方拜拜外公。我對他們的印象不是很多,都是從伯伯、爸爸、媽媽、阿姨、親戚等等聽回來的。有他門可愛一面,即使活到老年還是有笑話。所以每次過新年時,都回去拜訪伯伯們。從他們的談話中,盡量想像當時畫面。 在這六天的旅程,讓我有機會換個角度看香港。跟女友在兩年前的四天三夜匆忙的旅程,很明顯地不一樣!這次我能容納香港人群裡的動派,自因為上次對香港的那份恐懼,到現在漸漸地對香港這個七百多萬人口地方多了一絲明朗化、一份的滲入瞭解。明白從中之前的不明白,上回許多的心情複雜,最終在這裡我找到答案。就好像當我們評估一個人,不能因為第一個印象大打折扣,不應該「以貌取人」或是「外貌協會」那種先入為主的觀念。也許我生平以來對香港的期待過高,陷入一陣自造對香港虛擬豪華花花世界。兩年前的我,對任何事物要求都很高,無論從建築物、衛生、服務、食物、飲料等等,沒有放鬆半點的伸縮自由。這次,當家人都在天空飛往吉隆坡時而我獨自個人逛香港島。哪怕有多麼生疏、多麼雑流,我都一概不管。我走我的,一路上從旺角東乘搭電動列車到尖東。然後穿梭地下隧道直到尖沙咀地鐵站,轉換柴灣線直往上環。在那裡傳簡訊到我獅城一個香港同事,因為我想看看香港的辦公地方會是怎樣的一個樣貌。果然比新達城來得壯觀,相比之下我比較喜歡香港的李寶椿大廈。也許因為在五月期間剛剛從中環搬到上環,可能這樣會比較新淨吧! 外婆姨媽住在香港島,這個地方對我而言就好像是類似白沙羅那般地帶。從中我領悟到原來香港不是我一直看到的那麼雜亂,還是有它新淨、文明、道義存在。最令我震撼就是太古的一個超大商場,硬要相比之下就把吉隆坡的pavilion來作個比較。雖然地方都是一致的遼闊,重點是香港寸土黃金,再說能見識到如此大的商場確實難得。 當我們剛到的第二天,姨媽為我們在銅鑼彎的一家上海菜館洗塵。因為時間不多,所以我們都一同延遲班機,然後也搞定飯店住宿問題,就是為了多一天逗留在香港。其實也沒甚麼,不就是另加費用而已。姨媽得知我們押後才飛,吩咐媽媽在回家的前一個晚上一定要再出來吃個飯。說要為我們餞行,姨媽帶我們到太古的一個優大商場裡的一家餐館,「北京樓」。裏邊的裝潢都是可以用寬大、得體、的字眼來形容,整體來說是舒服的。菜式更是贊不絕口,很多菜餚雖然普通,可都是我沒有嘗過,例如味道十足的北京鴨、火候十足的雞湯、清脆豆苗、類似湯包不過很特別、還有數不清的菜式。實話實說,其實我們肚子根本就容納不下這麼多食物。不浪費的他們都把吃剩菜餚包起來,然後轉送到給看更的伯伯。外婆說因為他們收入很低,所以有時候會菜餚還有餘剩,就會吩咐服務生把這些食物包紮好在轉送給他們。此刻,我感動因為外婆那顆善心,總是那麼顧及別人。猶如她知道大馬氣候沒有像香港來得冷涼。一直慰問我們是否要買冷衫保暖,然後又害怕我們吃得不夠,一直吩咐傭人幫忙倒茶、夾菜。感覺很窩心,即使在香港的秋冬之季,我也不會感到一絲一毫地冷落,那份人情味那是那樣的濃厚、到地! 後記:這次獻上許多的第一次,猶如我第一次與外婆、姨媽、表哥相見。媽媽第一次乘飛機,哥哥與爸爸第一次到香港。當然也有第二次經歷,就像這次是我到香港的第二次。還有哥哥第二次與外婆、姨媽和表哥相見。畫面總是比文筆來得快,許多經歷都無法一一點到為止。所以我只能在整個旅程碑中,聊到一部分,也是這次出國探親的首要宗旨。 Advertisements


攝影棚記

21Nov08

其實自卑的我,一直存心想著這輩子沒有機會接觸在攝影棚拍攝的那種經驗。所謂世事無絕對,可能緣份碰巧遇上機緣,因為女友的關係,讓我得到這消息的當下興奮不已!像個小孩獲知父母許下承諾帶兒女逛遊樂場那份喜悅,並不是三言兩語就能描述我當時無窮歡樂,不過光看我的表情就自有分曉。(的確是很興奮的囉) 女友因為興趣在於美妝彩繪,而我又偏愛攝影,所以在一次的機會下,和她的同學及夫婿一同邀約重做他們美妝彩繪的代表作選輯。這對她們是很重要的,能不能打出名堂就得看他們的代表選輯中是否跟一般與眾不同!我們都一致通過來分擔一切費用,例如:租金、模特兒聘金、飲料、等等雜費、都需要錢來成就的。談妥了這些零碎,再來就是模特兒選角。的確很傷腦,因為我們都盡量在絞盡腦筋,一方面不需花費聘金二來又能選出五官出眾而身材又好的模特兒。老實說這世上真的是沒有白費午餐,就在這個時候,碰巧女友姪女的房東剛好不嫌棄,所以很僥倖地我們就這樣找到我們要的理想選角,也是她獻出的第一次。 這是因為當中在尋覓模特兒,女友閒著閒著就遊覽她姪女儷儷的部落。看到她姪女為她房東拍攝,看到照片的她已經氣質非凡,再說也就是我們一致都在默默地尋覓,上妝後的她,果然耀眼四射!她就是我們的模特兒,小玲(譯音)。美人就是美人,儘管怎樣拍攝都是那麼上鏡迷人。也許我本人比較偏於純白、乖巧、文靜女生,所以在拍特寫時候比較有感覺捕捉那份純潔意識。所以我拍下的照片都是比較平凡,還好女友說我的技巧進步似箭,原因是我較前的肖像拍攝,難以接受。要不,就是角度怪怪,不然就是缺了甚麼似的,一句話:不舒服! 攝影過程:三個攝影師有著不同的特色,哪三個呢?女友同學的夫婿,鳥神。再來就是女友的姪女,儷儷,最後就是我本人啦。(獻醜) 女友看了三位攝影師的作品後,深入研究分析三大不同,每個攝影師都有他/她優缺點。若能綜合三家,效果必定超出非凡,可惜拍攝本來就是很個人特徵,隨著個性表達內心一種方式,根本就不能這樣比喻。鳥神專於商業拍攝,從他的角度都是衝著商業需求的供應。所以出來的效果都是我們預料中一般專業水平。很震撼!畢竟是他第二次在攝影棚拍攝,他是我們倆的私人導師。如何調燈光、相機數碼調配manual操作,雨傘setup擺設等等。這次的經歷讓我得益不淺,在他身上從中學了很多基本學問。 接下來就是姪女儷儷,她的強項就是在於她抓捏的角度超棒!她還為了這次拍攝還自帶書本雜誌做為參考,一路忙著拍攝,一邊忙著翻閱雜誌的精髓,真的挺專業的,她還負責參插模特兒擺姿意見,果然不同的擺姿,有著不同拍攝效果和想像空間。由她的作品中我可以領悟到一些平常忽略的角度,都是我們可以做為參考的一面,整體來說,很喜歡她的手法。勇氣可嘉! 而我呢?女友說我的攝影都偏於“很個人”角度去捉摸當時的氛圍,把全副焦點都分別點在模特兒的最真實而不做作的臉部表情。試問你有閱過在攝影棚內模特兒最真實的笑容和不做作的真實作品麼?我想是有的,只不過那些都是用來作幕後花絮吧?所以我的作品都是很自我的,只有少數人欣賞,可見並不是那麼普遍。雖然得到這樣的評語,不過活在自己世界的我,當然暗爽自喜啦,沒必要和別人相比,只要自己要得感覺抓得到,就是我要的成就。畢竟每個人的審美觀都持有自己的尺度,根本就是遼闊的領域,很難評論! 不曉得讀者們的你,又有何意見呢? – 攝影棚記是載於十月十八日 –


最近很少上來這裡部落一番,不是因為有了新的興趣(拍攝)而較少在這裡活動。而是十一月每個週末都排得滿滿的,一場喜宴、一次司機、一次旅行,加上之前病的挺重,只知道我迷迷糊糊睡了兩天兩夜,沒有進食,只有調好鬧鐘安時服藥。 (現讓預照亮相、後面陸續有來) 十一月對我來說最多項目的月份,除了朋友們好日子逼近之外,也是最忙碌而換不過氣的一個月份。第一個星期,從老遠的獅城開車直到芙蓉停頓幾個小時。因為女友有喜宴要赴,所以停留在芙蓉小休克一回。搞定她的事情就直沿回家路途白沙羅,相約輿哥哥出去餐館進食我們豐富晚餐,大約的時間是傍晚的六七點左右吧。我們就在雙威金字塔的newwing裡的其中一家餐館名為「潮宴」,菜色多樣化,不過我想像中的潮州菜味道以及口味比較濃。不曉得這家是否菜色都比較偏於淡淡口味,也許真的憑著真正得潮州菜餚吧。 不曉得吉隆坡是否旋起一陣wing的浪潮,說到哪兒就有newwing的存在。比如有剛開始的1Utama,然後就連雙威金字塔也趁機追擊。看來吉隆坡商場越來越耀眼一新,讓我離開吉隆坡大約八年的時間,見到最有進展的一個城市。聊到商場我比較喜歡pavilion,因為它的規模攪合了獅城的白儷宮,只是pavilion遼闊很多。我挺喜愛在pavilion逛街購物,因為讓我feel到有種獅城的感覺,彷彿從來沒有離開過獅城那樣,自由自在…… 隔天我們就去我很想去的甜品屋,大約相約在今年頭,一位朋友問我在klcc的關女士餐館用過晚餐後,下一場要去哪?我就很直接回答說:那我就不客氣,找一個地方喝喝飲料,聊聊近況。我還聲明不要星巴克、咖啡豆,盡量找一些場所仍然意味著歐美特色,再來不可遜掉大馬應有的風味。她靈機一動,就連忙說有一家咖啡廳對我來說應該會是個喜歡的地方,這家咖啡廳離klcc不遠。不久后,我深深被那甜品屋打動!位置不僅於在繁忙的都市穿插之中,無論怎樣繁忙都可以看到這甜品屋裡的高雅、家私偏向藍白色調。(因為我自小就偏愛藍色) 讓我一時之間不曉得用啥形容詞來描述我當時的無比興奮以及喜悅。就是這家,我喜歡!我很後悔當時沒有帶相機來為這家甜品屋來個大特寫,不過時過半載讓我再一次輿這家甜品屋再次結緣。而這回,我是有備而來的。不僅是帶著我的D八〇數碼相機,而且我還帶著三腳架作為後備。因為下場我還要催趕大馬雙峰塔拍攝夜景。由於傍晚夜色較暗淡,所以有時候須要三腳架來為我捕捉更顯明的夜景上除下不該有的noisereduction。大伙兒們都在忙點菜,而我就從我的包包取出陪伴我的相機,開始抓狂的猛拍。最經典的是,竟然讓我拍到一些我意想不到的bokeh特效。那傍晚讓我醉意在這家甜品屋,若讀者們有意想參觀甜品屋,不妨試探這家位於市中心的「delicious」。這家輿bangsar的那家雖然相同,不過這家有讓你有種cozy醉意的那一份情愫,所以不能錯過!儘管這是我的第二次,可我還是對這家店念念不忘,有空我會回來坐坐。 到了差不多晚餐的時刻,我就死不罷休厚著臉皮說:無論付出甚麼代價我也要到雙峰塔來個大拍攝。為何執著的我不輕易放棄這次的旅程?事關有次從獅城乘巴士直到雙峰塔的附近,滿滿靠近雙峰塔突然眼前一片光芒展現白色魅力四射雄偉而又典範的建築。越是貼近、越是震撼,感覺就像披了一層雪白薄薄的雪絲,看像是保護著雙峰塔而設計的燈光技巧。不曉得讀者們是否看過超人之家,fortress,音譯「雪璧堡壘」,就是那個感覺了!我當下就對自己說:下一回我一定要來這兒拍攝不一樣的雙峰塔。這天果然應景,老天爺算是很給面子,憋著下細微的毛毛雨,仍然未能削減我的堅定。兩個手臂都武裝非凡,一個撐著三腳架、一個就是我的相機和零件的包包。街人異以為我是旅客來這光景。有一段很有趣,由於一些角度非常考驗人體的極限。因為沒辦法在地面上趴著然後撲影,所以只好蹲著把相機停留在輿地面幾乎到〇距離平面不用視覺來推算角度的美感。忽然有一對老外夫婦,頭一直往上看看究竟上面怎麼了?也許我的蹲姿輿抓姿古怪的相機引起他們倆的好奇心。雖然持有異目眼光,我還是一意孤行地抓住那刻我要的目標。我終於算把雙峰塔完成圍繞一圈,總算我這次的目的已經順利達成。這次的拍攝我都很滿意,顯然我對相機功能又有新一層的瞭解。 今日金語: 我是一個追逐夢想的人,雖然當時的狀況仍然未能達到,但是因為堅持到最後我還是攀到那座山峰拔上勝利的紅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