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8

之前因為他拆夥的伙伴責備,要立名就得寫出一條生路。我不確定這些是用來勉勵,還是諷刺?可從他言出必定是已經是到了頂點,無可奈何之下只有出此下策?基本上我是同意他的說法,問題出現在處女座的可惡,就是過份直接坦白而傷害他人自尊。而這點我是明白,因為本人也是處女座,很瞭解處女的極大缺點就是不顧及別人感受,想到啥就講啥!雖然我星屬處女,就像我跟女友說得那樣,我是一個很異同的處女星。偶爾知道啥時候應該迴避那些直接說法,應該以婉轉的形式來談。因為我深知一個人被損自尊的悲傷,是多麼地痛! 相信大家都知道他輿他的不和,也因為一些事情鬧得更薑。因為他是完美主義者,樣樣都要求百分百的素質。儘管你已經達到九十九,他仍然說還是沒有達到他的要求,這種感覺我深受同感。假設當典型處女星碰上另類處女座,會有啥效應?另類的只能聽從典型,就是吃定你那種心情。 午休時不曉得哪來的興致,就搜查品冠的《漂流》以及《我以為》mv。在音樂過門時,眼睛很不由自主地往字體瞄了下,發現原來這兩首曲子都是歸品冠所有,而且不懂是巧合還是故意,兩首歌竟然都是同一位填詞人,她就是﹣﹣黃婷。老實說,到現在我才明瞭那些肺腑歌詞原來出自一個人手筆。字字動人,句句觸心,加上品冠逐月進步的傷心情歌,我敢說大大超越他那拆夥已久的光良。也許當讀者們念到這邊時,心裡一定喧起不平衡波浪,很想找我理論。我想籍機會向讀者們澄清,其實我本來是偏好光良,無論才智、創作、歌聲我都覺得任何一樣都比品冠強很多。論知名度,我們都有目共睹。若要硬要測試,品冠遠遠不及光良。翻閱網路百科全書,就知道何人的威力到哪兒?顯然地眼鏡哥哥沒他來的那麼多資訊。可是我想赤裸裸坦誠,我對他們倆一路以來支持、有從期望和曾有的失望。 光良,是我欣賞的那類型。因為我喜歡他的高音,仍記得光良品冠剛出道時,我就是被光良的聲音所吸引。大家還記得大馬版《掌心》。四音鋼琴旋律就已經代表那首曾經為他們奪下無數獎項和地位,後來到臺灣發展而起名為無印良品。創出一片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當然那時候的他們誰也搶不了誰的風采,各自擁有專屬歌迷。我們根本就沒分割究竟哪班是光良,哪班是品冠的歌迷?相信我們在一九九五直到二〇〇〇年代,他們的歌應該多多少少都略懂一二。可以說他們的歌是陪著我們成長,渡過咱們快樂悲傷尾端高中結束學代,接著步入茫然學院少年時期的開始。在我記憶庫裡,回憶著輿哥哥無論我們兄弟倆出席的地方,都逃不過扮演他們倆聲音高歌一曲的模樣。我是負責光良部份,而哥哥就是品冠的專長。大家也應該明瞭品冠嗓子是上天賜給他最好的禮物,就連光良也這麼說。[收錄在《別人都說我們會分開》的專輯裡一卷vcd訪問] 因為這樣,我相信許多女生都喜歡品冠的拿手好菜,就是溫柔嗓音般加上自彈自唱的男孩,是最吸引異性目光,那麼迷人,那麼浪漫,說真的好多次拉闊演唱經驗都會被他傾倒。在拉曼學院時期,因為一次哥哥在办一個歡迎新生晚會而邀請到重頭人物,例如有:楊徫漢、陳峰、光良品冠、柯義敏和一班hvd當時紅到不行的新力軍,可說是有史以來最開心的一個晚會。當然哥哥身為主辦單位,也幫我在後台要了他們的簽名。[到現在仍然保存那長專輯《有你在身旁》] 在二〇〇一年後,各自單飛。各有各的市場,當下光良的成績明顯地比較突出。更不可思議,就是他的專輯一發銷量數字必定超過上億,所以有一陣子外界傳媒都封他為“億元男”,可說是為滾石賺了不少錢,因為他的作品有銷量保證!當時品冠雖然沒有光良那麼光彩,安慰解釋他也是有他的市場。隨著時光的流逝,我發覺光良的創作越來越費人力解,雖然有紅到大街小巷的「童話」再創新高。而品冠正進入冬眠狀態,專輯固然面世但論成績相比之下始終跟他有一段很遠的距離。此刻,我對他們的崇拜漸漸地衰退。儘管如此,我還是會行動上支持他們,就拿光良大馬演唱會來說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撇開光良的傲績不談,直到最近留意到品冠發新專輯,其實並沒有抱著很大的期望,以上次英文專輯就已經是,我個人認為不會好賣的專輯。當哥哥推薦「漂流」這首歌曲時,我還不知道竟然是他的作品。當下哥哥他只是解釋詞句讓他回想以往一段很惋惜的過去,沒想到會是出自他手筆實實在在屬於他的創作。旋律很傷感,好奇之下再翻開「我以為」的mv,竟然又是原版人馬,興奮當時也不忘知會哥哥這份喜悅。高興不是因為個人理由,而是忽然間意識到品冠的傷感情歌已經不知不覺中慢慢地超越光良號稱最擅長的悲傷情歌。這是令我最欣慰天大喜事,也足以證明世上沒有絕對的勝仗。哪怕他是過去的權威,若抓不住當時的那個形勢,就得暫時帥領的兵馬都要統統給側先撤然後重長計議。彷彿之前我所提到似的,就憑他現狀的趨勢來看,我認為他已經贏了這一仗。也許部份讀者們覺得品冠的作品有點歸於商業化,可是人類本來就是因為市場需求,而供應當下流行趨勢並不是一件易事。怎麼看、怎麼算都是個人觀點,若有冒犯之地請多多包涵。 上網路一個個搜查他的過去新聞,在看看最近的報導。慢慢地溫習你我熟悉的歌曲mv,直到最近公開場合宣傳演唱《漂流》的那一幕,我又再一次地被他那溫柔嗓音側底擊倒。本以為聽過無數次的我,已經到厭倦境界竟然再一次看見螢幕上的他,有股從心發自那份衝動直接刺激眼線,熱淚積蓄在眼眶翻滾。想到這裡,才發現原來我真的在這八年裡沒有好好和他溫習他每一個作品。「假裝」、「恍然大悟」、「起床」、「天氣」、「等你的心」、「重來」等等都是值得回顧的片段歌曲。 光良有專屬填詞人,瑞業。品冠也有黃婷撐腰,總算不賴。無論他們的路程將是多麼坎坷或者還是豐順,都希望能撇開私人恩怨,來一場「無印良品」某年紀念碑演唱會同台演出。我想不只我本身,而是身為他們家族的粉絲都希望看見他們在台上歷歷目目的呈獻當年的名曲。好比當年的第一次演唱會《別人都說我們會分開》也是最後一場,但願品冠和光良能夠再一次為可憐守候長年的歌迷,來一個望梅止渴的落實報導。 Ps:品冠會在今年在香港開個唱,大約明年初期就會在大馬办大型演唱會。我們都很拭目以待……他也是獅城worldvision二〇〇八親善大使! 馆联: 光良 | 品冠 | 無印良品 Advertisements


氣息代號

27Aug08

不曉得每個人的夏天是怎麼過?置身在亞太區都不見得我們可以感受春秋冬的氣息,可偏偏就是處在夏天的國家根本就不稀罕夏天的可貴。也許我們都是亞洲人,比起歐洲、美洲人我們是幸福的。 本人就不怎麼喜歡夏天,從小就渴望國外的四季的氣候,想必一定比亞太州來的更寫意、更能融入書刊或是資訊上所聽聞、目睹的一切。可惜到現在仍然還是渴望著等待機會的來臨!每次朋友國外公幹或是旅遊,他們聊到氣候都是乾爽,即使燒到三十幾度夏天,身體仍是不會濕濕地冒汗印在衣服的胸口上。幻想中若身在國外,必定是個愉快的假期或是工作上的氣候拍檔。因為每當我在冒汗時,我就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可以說隨著氣候的轉變,心情指數也跟著氣候一同旋轉。 以上這首歌相信眾多歌迷應該聽過林俊傑+金沙合唱的一首經典歌曲《被風吹過的夏天》,我喜歡馮欣惠寫得詞句,尤其是: 「藍色的思念     突然演變成了陽光的夏天    不再留戀     綠色的思念     揮手對我說一聲四季不變     不過一季的時間」 就連氣息也能夠用顏色來描繪心中的代號,我想這必定是最高境界吧?


kylexy(凱兒)

26Aug08

當生活除了忙碌工作以外,甚至超過十個至十二小時之間的工作量,簡直不能喘氣。剛好同事們都有各自一些調劑生活壓抑模式,而其中一項就是追趕連續集。一位storage同事知道我比較喜歡科幻系列題材,所以下班後看見對方連線,就介紹tudou.com介紹這部abcfamily製作的其一連續劇,名為:凱兒。(編號:kylexy) 凱兒視為科學家長期試驗品,忽然之中凱兒意識開始有拒絕指令的象徵,像是沈睡的他一直都困在實驗室裡的一座“寢室”。腦裡反擊而不停使喚下載他所選的資料,他原本的初步計畫是科學家下載一些關於艱難的方程式,隨著凱兒的腦部靈活,開始有反抗而堅決自己選擇下載的權力,然後奮不顧身地把mainframe資料全都下載。剛下載的同時,科學家要把他終止下載,然後人到毀滅。就這樣,故事因這而開拓另一段的旅程…… 鏡頭一開始從降轉到樹林中,赤身的裸體佈滿黏液的渾身是泥,他的大腦就像一個剛出世的嬰兒般,但是卻有極強的領悟能力,常人只用大腦的7﹪ ,愛因斯坦是9﹪。聽說愛因斯坦在母親的肚子裡相差常人十三個月才出世。在科學邏輯的說法因為愛因斯坦當在母親肚子裡,頭腦不斷地發育成長,輿常人比較顯然聰明許多。而凱兒卻是善用他大腦的全部,可說是天才。看到以上的附圖該知道他是不符人類條件,除了99﹪類似人類,其實他不是完全人類。他是沒有肚臍眼的!光著赤裸身型就這樣從森林走了出來,然後被警察扣留。接著一個好心的社工妮可收留了他,把他帶到她的家裡,當著病患嚴重的失憶症,同時也追查凱兒的身世而牽連謀殺案和不為人知的謎底,因此故事從這裡開始。 他喜歡睡在浴缸因為界限還有安全感,喜歡吃酸甜類的零食。他可以在半天內閱過的百科全書都一一背熟,另外,他的畫工是一流的!和解?有看過打印機麼?對了,就是dotmatrix的打印機那樣以顆顆的顏色筆,就這樣敲呀敲拼出一張畫。還有他喜歡鄰居的女孩阿曼達,當然這裡有提到人類史上最動聽的聲音就是樂器伴奏的旋律,那麼青澀、純白、動聽。第二季恰好又有另一位人造人出現,而這女性人造人(編號:kylexx),又名:潔西 (jessi),目標為了輿凱兒對立而製造攻擊最終對象。 Ps:這部連續劇想告訴觀眾們人類的大腦若被開發完全使用,它可以是另一種武器。兩個對比的武器若在不同的環境培養下,會造出不同的道德成果! 馆联: kyle xy


今則我就輿讀者們玩一個遊戲。所以說:中國五千年不是亂蓋的! (一) 問: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答:人山人海 (二) 問:Long time no see?        答: 好久不見 (三) 問:Even game win,even so whole?       答:…… Ps:答對了,沒獎喔!還有不可打臉……呵呵! 欠扁問答題。


聽到消息時其實很難接受,老爸一直象徵著健康的標簽,不曉得何時那麼軟弱?腦電波當下就傳出訊息,已經六十七的老爸,一般來說這是很正常的現象。也許鼻子敏感的他,一直無法治好。短暫的康復其實並不是那麼樂觀,我希望這次的手術後,再也不想聽到健康出現問題狀況。 老爸就從二十尾端的年齡,開始了他人身輿人生健康之道。所謂:起床三大杯,免疫病痛來作陪。在我們很小的時候老爸就灌入這種思想,要我們從一杯開始。可到現在我仍然不能一口氣連續三杯水,我頂多起床一杯,洗臉後一杯,通常我會臨上班再喝多一杯水。老爸說這不是一天就能訓練而成,我深知這必需忍耐輿毅力每天慢慢不停地鍛鍊自己、挑戰自己。當人起床後,身體必需要有水分沖洗。加上在冷氣房裡的乾燥,老早就把水分給吸光,就算不在冷氣環境下,人類身體必需在醒過來以後,那份水量是用來補充我們缺乏的地方以及提升免疫輿健康能力系統。 隔日,老爸就得做手術了。年事已高的他我擔心他的恐懼,訊問之下才知道原來老爸的鼻孔深處堆滿了濃液,經過長時間的累積最後把一邊的鼻孔堵住了,導致呼吸困難。經過無數的專業輔導,這次的手術必開無疑,不然就連下一個也會被影響。打聽過後也知道這種病狀其實很一般,可是當它發生在老爸上,我就覺得很不安,一向健康的老爸也非動手術不可!身為兒子的我竟然來不及抽空請假回國陪伴爸爸,因為手頭上實在有太多的目錄輿進度成表都排得滿滿的。再說工作上的人手調配一貫的做法是把apac值班(0700-1500 SGT)安排最少資源的一個值班,可是偏偏又不停添加繁重的職責,讓安寧的apac值班再也無好日子過!所以在請假回去,恐怕高層不太滿意。(下則再為讀者們揭開為何我對公司的極度不滿!) 話說回來,老媽要很早就起床然後準備,從家裡到吉隆坡需要一個小時半的車程。所以清晨六點就得趕起床,然後檢查收拾住院的行李,七點的司機就會到門口接送老爸老媽直去吉隆坡醫院。聽說手術訂於八點半左右,所以病人必需在之前就得搞好办任何手續。恰好我這個禮拜當apac值班,可以運用早晨時間輿爸媽通電話,以獻上祝福和慰問。希望一切順利、安康。 已經吩咐哥哥必需抽空探望老爸,聊到這裡我心裡難過。記得有一次老爸發高燒一段時期還未退燒,就直接送去醫院整治。當時我也是因為某些工作原因,離不開崗位。沒回國陪伴老爸,心裡慚愧偶爾加添罪惡感。當時哥哥面對失戀滄傷、繁重的工作也緊湊地拿出一、兩個小時在晚上連忙趕去醫院慰問。然後深夜又回到公司繼續他無止境工作生涯,我想若我置身在大馬這也是我大概的舉止吧。可見精神支柱是對每個家庭成員何等重要?可惜我除了供應精神上的支持,我不能抽身出面陪伴左右,這一直是我的遺憾,當然也不在希望聽到任何類似不祥之兆! 我希望老爸永遠都是一直打不死的英雄,希望他趕快痊愈,又回到和我碎碎念起床三大杯水的益處…… (筆於:凌晨五點鍾) Ps:三點就起床了,現在又要準備洗臉裝身上班去。


不好意思最近因為太多倒楣事情突然發生,一時之間無法消化!現在可是心平氣和地簡單交代事務。 近幾天也許蒼天想試探我的耐性,我想我已經办得到。比起十一年前的我,起碼我懂得妥協本身的angermanagement,面對忽然從身邊失去的東西,而且硬著頭皮和敵人嬉皮笑臉的恭候我根本沒犯的錯誤,我想我已頓悟自己忍耐力已達到了另一層次的階段開始。不過這則我不是在提公司政治,下則吧! 這次的主題是和我十年前那樣一時大意然後一時我最愛的包包和手機。那個包包是我辛辛苦苦存來的零用錢,購買ck香水附送精緻包包,還有裡面的手機也是向朋友借錢買回來的二手貨。在拉曼學院考試的當天,我把我的電話藏在ck包包裏頭。因為考場裡的規矩是不容把身邊物件納入,天真的我竟然學著別的學生把包包流浪在考場外面。很不幸地,當考試完畢後竟然再也找不到我的包包。原以為有保安員就可以輕易地相信他們深厚的職責,原來這樣的想法這是錯誤的。要知道當時後擁有一台手機對一般學院生來說可是妙想天開的事情,因為當時根本就沒有prepaid的存在,何況是每月重任的台費都已經差不多在那時候來說,是一般的昂貴固定繳費鎖在六十至七十馬幣之間。當時的零用錢就是用來省掉然後供奉手機和台費,也許這樣的做法很不理智,可我有我一定的苦衷。一時之間無法接受竟然在光天化日,而且仍在有保安員的守衛下還能下手。我想我必須把責任推卸在學院上,可惜這種策略顯然很不明智。 回到宿舍後,納悶的我到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無意中在沒有做任何心裡準備下,我竟然吶吼一陣以消我心頭之恨!每個人都以為我瘋了,其實我只是直接地把我心中不滿,以吶喊來妥協心靈輿生靈上的彌補。 事隔十一年後,類似的事情放生。我竟把我的黑杰手機(blackjack)漏在計程車上,發現手機不在我口袋裡。可悲的是,我竟然擔心遲到而上樓報到。我本可以回頭等的士司機轉個圈朝著我的方向回來。搞不懂為何,我當下的潛意識竟然沒啥比上班來的更重要。有時候我常溫習自己,究竟事業對我是否勝過一切? 馬上通知女友我遺失我的手機的事情經過,她立刻幫我通知某家計程車公司,把整件事情告訴了接線員,跟著一般的程序就是broadcast所有的的士司機們,有一名男士遺失手機在目的地,竟快回覆和通知遺主的公司電話。很可惜等了幾個小時後都沒消息,不僅這樣我嘗試每十五分鐘就撥一通電話給我的手機,可悲的是沒人接聽,很明顯地有人故意在收藏賊贓。我不曉得司機會不會用怎麼運用黑杰,有一項我敢肯定的就是黑杰必需用密碼才能打開。若他意識到怎麼hardreset微軟手機系統,那我就沒話可說。 不過平時機靈的我,不至於連手機掉在車上我竟然忘記。其實經過一段小插曲,我發現司機很不誠實。當我到了目的地,我就不小心地數錯我要繳的車費。他很安靜,正當我要給現金的當時我發覺我繳多了。然後我說:欸?就故意地說:我剛才給你多少錢?他說:十塊一毛。我明明就給了他十二快兩毛,我心想:算了吧!當做了一件善事。憑這些舉止我就猜到他不會還原。所以我就撥星和服務中心,說明了我的用意和目的。我並不要suspend我的simcard,我只是捧著一線希望,天真地但願司機能夠物歸原主。所以我一直沒放棄拼命撥的念頭,到最後直接飛去留言信箱。沮喪的我再跟星和中心接線員終於把我的line給suspend,待會再去星和分行另外申請新的一張simcard! 還好當初不久才買到黑莓(backberry)二手貨,顯然地幫我一忙。之前因為失望透頂想把黑莓賣掉,原因是舊黑莓軟件根本無法把outlook sync’過我的二手黑莓。後來再搜索哥哥給的論壇(forum),冒險試試從黑莓網站下載正式軟件。試探當時難關重重,下載時因為不是ftp管道,所以每次都disconnected。後來我想老天爺看到我的真誠輿耐性,讓我一口氣下載完畢。在試裝過程兩次的經歷都顯然地當機,沒辦法之下唯有force/shutdown我的vmware視窗系統才能了結。在啓動新黑莓軟件的過程,只是抱著試探而摸索。在測試當中發現“應該相信”可以办得到,當全部選擇性data被sync過去二手黑莓時,contact有五百九十九在傳達當中。我知到這已刻終於要來臨了,除了興奮之餘,我想不到更好字眼來形容我當時的無比采烈。 現在,幸虧過期的三百星和禮券還能使用。下個星期一次過購買諾基亞E七一和一直跟隨我的黑杰來個了斷。一口氣把新款諾基亞E七一送給女友,因為女友的三星手機偶爾出現故障。再來就是二手價碼購買附有中文輸入法的黑杰。兩全其美的事實,那不是很好麼?祝福我吧! 馆联: blackjack | blackberry | samsung i600


發現近這個月老是覺得不順心,扣除工作話題之餘,就連身心也受到同樣待遇。不曉得是因為人衰的時候運氣也變得非常無奈?無論如何,今天想輿讀者們分享則是身體的變化。 長期以來我都覺得贅肉對我不離不棄,總是像一堆飯團地無謂黏貼著、圍繞身體最耀眼和敏感部位,那就是俗稱可愛的肚腩。除了每天節食外,三餐溫飽那是一定的。一直維持“七分飽”的狀態,擔保沒有錯誤。偶爾稍微零食幾頓,過後就看胃口的脾性。有時候零食填得太多,胃口和肚子會鬧鬧情緒對我說:“都怪你,我們現在很納悶。”就這樣隨意地當作一餐後,毫無關心地呼呼大睡,明天起床後,膨脹的肚子就會因此而消減幾分,但也不是完全消化。習慣起床後從來就不進食,若硬要把食物塞進肚子,我想我整天不僅會納悶,還會影響當天情緒。所以近年來我都是過著“肚子餓、才獵物”的宗旨過日子,我倒覺得這樣的飲食習慣比較適合我,因為我本來就是過著不平凡的生活呀! 我相信在座的每位聽眾都應該明白贅肉的困擾,一直往我們的自信不停地騷擾、打擊。為了瘦身,各法各樣無奇不有。我沒有特別的瘦身方法,眾生都應該明白一個道理:早餐吃得好、午餐吃得飽、晚餐吃得少!雖然隨著時代進步,這套說法似乎有點過氣,有些更因為個人的生活飲食轉變了這個口令。不過我相信凡是七分飽,不必硬撐到十分就以足夠。持續把持,我相信加上適當的運動量,我不敢說能夠瘦身,最起碼健康是達到一定的水平。 最近身妝officewear的當時,老是覺得為何腰帶不聽話?上個月很輕易地給扣上,可是為何最近有種進退兩難存?白話一點就是說:原本的扣格扣上時感覺有點鬆動,在往前進一格覺得有點“緊兒”,進退兩難存也剛好描述我的處境。原以為是我的褲頭出了狀況,或是因為長時間的腰帶被扣得有點走樣?在上班的路途,忽然一盞燈地閃過,才領悟原來是我體重變輕了。儘管我每天測量,看著分數就像股市般有上有下,竟沒察覺是我竟變瘦了。他們都說比起以前的我,顯然贅肉比較少不過不至於天地之別。那時候我體重仍然維持著七十五、六公斤,現在則是六十九至七十三四左右。 我記得有二〇〇三一次大病後,在一個星期內從七十直掉六十公斤。康復後出去會朋友時,他們都問我究竟是怎麼在一個星期裡發揮到這種境界,我答道:“很簡單,只要你食物中毒就可以了。然後吃甚麼,就拉甚麼!”我試過一天裡最高記錄是到六次拉肚子,只能靠稀飯來填飽肚子。雖然生活很苦悶,只能在家裡養病,自己都不知道體重起了變化,只知道感覺好輕浮喔!好棒、好棒!*有種輕功水上飄的感覺* 我希望現有的體重能夠一直慢慢地滑落到六十五公斤左右,那就符合我的標準了。經過bmi的計算,五十五直到七十五公斤是我的範圍。超過七十五就危險了,所以我希望一直能夠這樣輕易地維持下去。因為我還有兩個晚宴要赴,當然是以最佳型態出席啦!好久都沒盛裝大扮,應該是後疼惜、愛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