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在上次回大馬參加草蜢演唱會的前一日,和朋友們一起用餐才知道原來最近她,慧芳,代表國家仍在練習futsal當中。何謂futsal?答案也就是:室內五人足球,唯一的官方形式的室內足球承認國際足聯。遊戲是扮演一個規模較小的,少彈動球的一座球場,球場的規模從籃球大小,以25米x四十二米,並利用觸摸邊界線,而是側壁 。有四名球員和守門員,以每隊,遊戲經常是每隊五人參賽。 所謂事事難預料,有誰會想到我的朋友竟然會代表國家去美國參賽。可惜這次的比賽動不動行程起碼都要一個月,我哪來這麼悠長假期呢?不然我一定霸個好位子,帶著我的相機猛拍,捉住她每一個英姿動態,記載每個時刻都是那麼珍貴。可惜啊可惜……據了解,這次參賽是經過她公司dumex的贊助下,包飛機、包住舍、包伙食。可見公司對她們是那麼的重視極了。 無論怎樣,博主在此先預祝她輿她的隊友都能旗開得勝。最重要是安全第一、友誼第二,但願下回能夠聽到更精彩的畫面。 馆联: futsal Advertisements


最近因為太過於沈迷HDR照片編輯(其一照片被選中得到無數贊評和奬賞)所以很少部落經,也因為這樣HDRsoft試用版的photomatix再也不能完整呈獻我所要的效果。因為經過每張精細的過程到最後都會有該公司watermark的字跡印在照片上,直叫我心煩!現在有很多照片我都很希望能夠以HDRsoft公司的photomatix慢慢地過濾,要知道要搞HDR效果就得付出代價。市面上的價錢是九九美金成交,若要以軟件和外掛程式要一九九美金才能採購。哪怕它是蘋果或者視窗版本都是那麼地昂貴,別人弄出來的智慧產品,照理是很應該用真金白銀,但是我就是捨不得。也許我有太多想買的東西猶如一張紙條,是填不完的…… (這麼可愛的女生竟然被水印蓋上,你們說:多不值啊!) 所以在這兒,身為博主的我在此向各位鄉親父老,若有聽聞或者有盜版之類可以買得到,請行個方便吧。小弟謝過你們啦! 馆联: HDR | photomatix


由於冷氣滴水的緣故,導致整個房間差不多淹水似的。睡意仍然沈重的我,然而還是捨不得起床。若不是因為冷氣太冷,我也不會從溫暖被窩裡爬起來。雙腳正踏上地板才知道原來已經來不及了,剛剛睡夢中還細微聽到一絲絲滴水聲音,原來都是真的,並不是在發夢! 趕快衝進廚房裡,隨便順手拿著一塊破布就飛回房間把冷氣熄掉,然後在慢慢為地板吸乾為止。幸好情況不是很糟,一切還在控制範圍之內。不過很不幸的,陪伴我有五年多的落地燈斷了兩節。看在眼裡、痛在心裏,畢竟這盞落地燈是我剛搬進來這棟房子時,和一班室友一起去宜家增添傢具。一直視電燈如命的我就是遲遲不回家,因為在欣賞每盞燈的設計和特色,步伐的確無法停下來。當時最後帶回家的竟然是最廉價的一盞,應該是二十有多。如今再一次回到宜家再一次逛逛,竟然給我找到跟哥哥在大馬主人房的那盞一樣,而且因為過氣又趕著清貨所以才大平賣,最後以十六新圓買下心頭愛!(另一張照片是採用HDR技術)  話說回來:由於值夜班,唯有隔天再聯絡專業人士,我想是時候該把冷氣機service一番。翌日下班回家後,立刻撥電給專業人士幫忙維修,就這樣百二塊就不翼而飛,他們也真是太好賺極了!還好屋主大發慈悲,可憐我這小子願意讓全額數目都一次claim,沒那麼直接碰到我的錢包。(因為今年我有實在多到不行的東西買) 還有一件傢具一直要買但又因為吝嗇作祟,遲遲都不肯給衣櫥買下。才那十五新圓都必須等了七年後才捨得換,更何況原來的衣櫥不出自我手筆,而是在我們五人當中一個室友在〇四年離開我們後,回去大馬發展的杰杰把衣櫥送給了我。當我接手時已經是向右歪了一邊。經過歲月的蹉跎被我折磨到另一個莫名階段,竟然可以歪到要第二個衣櫥撐著。這樣無憂無慮地又過了四年,最後反正也要買燈,就順便把它也給帶回家。因為每當看見它歪向一邊,都感覺好沈重,好壓力!可現在不同了,既整齊又感覺輕鬆多了。因為casualwear太多並沒有作出妥善的處理,最後連我自己都頂不順終於來個房間大掃除,現在感覺舒服極了! 馆联: ikea | 宜家


我一位朋友剛剛步入談戀愛狀態沒多久,他的個性就是都不怎麼會照顧自己的人。有天在一次他家作客,臨出門前竟然被我看到院子裡的盆栽擺設,上面的花兒竟然要到見閻羅王的地步。我忽然大笑起來,朋友全都愣住了一旁,問問究竟發生了啥事?我就一面笑一面指著盆栽裡的花兒,笑呀笑。全世界都很奇怪,幾乎以為我突然瘋掉了,“讓我歇會再告訴你們!”我當時是這樣回答,一面控制自己的情緒。 過了半分鐘讓我感覺彷彿很久很久似的,然後我就說:他呀,你們看看這些盆栽!朋友們都齊齊都說盆栽擺設沒有問題啊,我嚥了口水然後走向其中一個盆栽的花兒說:你們看看這?(當時那花兒的身形已是彎腰) 這樣高難度的post竟然可以被他搞得如此田地,看樣子就知道已經快要不行了啦。朋友們都凝望著對方然後在腦海裡充滿許多問號再看看我地說:請問有啥問題呢?我就笑了笑再回答說:難道這一切不是很明顯了嗎?答案都寫在那盆栽,有些朋友還是抓不到摸摸頭髮樣子還是很困惑。 我們除了要恭喜這位朋友找到心怡對象,但不要忘記他的照顧基本功還是很糟。你們看看那些盆栽就知道了啦,那還用說得那麼白話麼?我把話說完,就惹來一堂歡笑聲。然後紛紛都對著那位朋友勸說真的要再作十二份的努力,如何照顧身邊最親的人。雖然我不是啥高手,我也仍在學習當中,還未畢業呢!呵呵…… 一個人能否照顧另外身邊的人,其實是人生哲學的一種:伴花如伴人一樣,都是同一個道理。若我們都細心照料,花兒是不會那麼輕易凋謝。所以我在這兒除了恭喜他找到另一半的同時,也別忘了仍然要學習怎麼去照顧一個人。我們的另一半都會陪伴我們一起拹手走下半生的終身伴侶,應該時時刻刻都處境高度戒備,我們必需在我們熟悉情況之下去應付每一個驚心動魄特發事件的未來,這是很重要的。 希望他能盡快學會如何照顧別人,對他剛交的女友一塊兒帶著幸福走下去! 注:以上言論出自於本人觀點,若有冒犯之處請多包涵。


BeetleBug

22Jun08

沒想到那天領了醫生報告后,就沿著新達城一路走到政府大廈捷運站。不知逛了多少閒商場與店面,我只知印象中經過眼鏡店、手錶店、鞋店、蘋果店、等等……真正當天購物只有眼鏡和皮鞋。 (另一張照片是採用HDR技術) 理由:皮鞋是因爲那雙舊的,越來越多細泥沾在皮鞋縫。越擦就越明顯,唯有等到GSS(獅城大減價)才捨得花這筆錢。 而眼鏡呢?其實因爲公司福利之一,一年裏有六至八百的分數可以花費。不花白不花,反正我舊的那副AL〇〇K上班款式已經脫漆很久了,所以就別浪費囉! Ps:醫生說那天在我的八月十五轉一個圈是爲了檢查到底裏邊有沒有哪個細邊是否有瘀腫的現象,辛好沒啥。不然我也不會在這兒繼續部落!整體來説沒啥大礙,只是膽固醇偏高了些。醫生要我控制飲食就對了。然後再過三頭半個年,再做一次檢查。 馆联: BeetleBug


老早就很想把[朋友黨]的舊作從新翻譯,只可惜整個工程太吃力。那天在pavilion訂購巴車票同時,就來秀一段如何把[朋友黨]的部落遷移到wordpress。教導哥哥他如何運作、寫稿、還有一些照片排版等等。反正昨日休假,今晚當夜班所以就毫不猶豫地把所有舊作一次過遷移,總比每則post一個個翻譯來得輕鬆,以下大部份早期的作品都是英文版本。不知甚麼時候洗心革面從新整理中文水平的我,下定決心只寫中文稿子。因為之前都寫一些關於公司的事情,也因為擔心同事會去看看,所以就換中文版。 May 2006 (21) March 2006 (3) February 2006 (7) December 2005 (1) November 2005 (2) September 2005 (1) August 2005 (4) July 2005 (1) June 2005 (4) May 2005 (1) April 2005 (7) Ps:原來我的第一則post竟然是在二〇〇五年四月…… 馆联: friendster


是的!這次回馬的確除了慶祝父親節之外,莫過於期待已久他們的演出。就如我所說的那樣:今年的主題,回饋自我。自上次的肯尼基演奏會後,老哥就打鐵趁熱馬上跟我說草蜢在六月中會來到雲頂開演唱會。心想:雖然沒有bukitjalil體育館那麼壯觀龐大,因為空間較小更可以看清楚他們的模樣!於是,當過了肯尼基演奏會回獅城後立即又申請假期,就是因為草蜢的魅力。有兩件遺憾事若我這次真的錯過了,一:他們已經四十有出,或許以後的演唱會他們已經不再有舞台後勁演出。二:我也許不會再花時間在演唱會上,我有每年的主題要完成,何況今天不知明日事,我不知明天是否存在這世上。我的確很想在我有生之年裡面都能看到我想做到的一切。我承認我活了大半生,之前的時間都用來消耗事業以及學業基礎,而現在的我不想再浪費人生苦短兼寶貴光陰,我要去實現我想已久的夢想輿願望,草蜢演唱會是其一列在願望之中。[不分排名] 哥哥隨後就馬上安排召集人馬,看看誰會有興趣加入我們兄弟倆。在時間的緊逼摧促之下,加上我這邊遲遲都還未approve的假期,到最後只剩下和一位朋友:心怡。哥哥就快馬加鞭地訂票而且因為朋友是雲頂會員,所以我們有額外的九折。我們就位於前十九排的座位,相當接近了。售票兩百三馬幣(會員折扣),我們是在pf214-201(ps1),換句話說vip下來就是我們了,好興奮喔! —————————————————————————————————————————————————– 在還未描述演唱會的過程之前,我想和各位讀者們分享在gohtongjaya半山,有一間餐廳叫:澤源海鮮樓,你們一定要試試他們的名菜有:鮑汁炒飯、瓦煲咖哩山豬肉、脆片花肉,都是兩個手母指頭絕贊的拿手好菜!致於菜類,我想隨便點都那麼一樣好吃。再說我們點了腐乳油墨[粵語譯音],感覺爽口之外而且很還很清的腐乳味呢…… —————————————————————————————————————————————————– 好,進入話題了!演唱會如預期那般遲了二十分鐘才正式開始。音樂驚爆交響就是他們的頭號招牌,歌曲演繹有:《嗲奧》、《三分鍾放縱》、《再見rainyday》、《abc》、《aeiou》等等等等十一眾首快歌一一呈獻。最難忘是《失戀聯盟陣線》開頭是由vocal帶點懶慢地,然後隨著音樂的轉變然後就變了快歌。這是我有史以來聽過最好聽的《失戀》!他們的勁歌勁舞真的是沒話說,想像他們已經是年高四十有幾,竟然還能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真的是直叫贊!由於編曲重新調整,我和哥哥一直在台下猜猜音樂開頭究竟是哪首歌名?然後我們一直都在唱他們的一首首演繹歌曲,歌詞彷彿很自然地在演唱會畫面當中,腦海視覺眼裡依然有著下段subtitle一樣,一面搖動身體一面唱著他們的歌曲。我們仍然還能記得他們眾多首歌曲歌詞,就連後座的伯父伯母級都被我們嚇著! 這兩首歌曲我深信應該沒甚麼人知道:《我們都是這樣失戀的》、《失樂園》,更何況第二首曲子更是罕聞的。本人超愛這首曲子,在音樂前奏是以純吉他清晰的聲帶下,接著一股充滿憂傷的唱腔演繹歌曲的確很難忘記。致於第一曲子也是一首輕快情歌,副歌以重疊式加上超長的歌詞押韻,既簡單又困難。困難的地方在於重疊當中,有那麼幾節都是以不同的節轉音去呈獻的,再說歌詞也是感人的。 看了新聞後,才知道這次是以非洲為主題的演唱會。難怪會有動物上陣啦!有一部分的演唱是很妖艷,應該是想表達那段人類最原始的慾望,燈光調暗淡帶橘色光線,把整個舞台氣氛都弄得很自在、心情和心靈很放寬。過了第一節,不曉得是記者還是歌迷們不斷送花給他們。草蜢三子終於開聲亮相他們的聲音,本人終於以近距離目睹他們的模樣和聲帶簡直不可思議。我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能夠聽到他們的現場交流。很欣慰、很開心。 一首讓他們紅透半邊天的《永遠愛著你》來自九一/九二年的作品 [我有買所以我還記得],過往的演出話題都聊開眾歌迷以這支歌曲兼不可缺地向另一半求婚或追求派上用場。這次竟然是用錄影來表達草蜢近身的朋友們對他們的評語,有一則許志安是這麼說的:“我唔知道點解我會認識妮三條油,我靜係知道識佐距地係我一生唧遺憾!”[粵語]歌迷們聽了都笑翻天!超搞笑的!王雙駿,也是他們眾朋友之一。也許這名字對你們有點陌生,而我卻有深刻的印象是因為在九三年開始他就為草蜢負責編曲工作。說實在王雙駿是我有始以來最欣賞的一位編曲家,當時香港早期的專輯都是以翻譯別國的曲子較多,而王雙駿的編曲風格很融入並且抓住流行動感製造了無數編曲,主要是他的作品都勝任原創的編曲味道,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的作品至今仍然不會經過歲月蹉跎而過時過氣,仍然抓住流行音樂的軌道上。 在前面的快歌演奏其間,有一位女性歌迷朋友被草蜢拉上台一起共跳熱舞,我相信應該是蔡一智的太太吧?不久后,看到記者們一直往vip前座猛拍。那些閃光燈一直亮個不停,好像螢光棒閃閃地,好好看!好奇的我們就站著看看是否劉小慧本人和他們的女兒都在場。蔡一智就問歌迷為甚麼一直指著另一邊的vip座,有甚麼好看?很可惜我們啥都看不到。不久后聊著聊著就說到他們的歌曲有些已經是二十年,在座的小歌迷也許不比他們的歌來得年長。我承認他們出道歌曲的確是有二十年歷史,值得開心的。在座的觀眾除了有大馬歌迷之外,竟然有來自獅城歌迷[我也該算是其一份子吧?]還有香港歌迷都有。自二〇〇六年的演唱會到現在已有兩年的時間沒有來大馬輿歌迷相見 [怎麼我沒聽聞過?],這次的確是不容錯過! —————————————————————————————————————————————————– 這一支曲子的確勾起我輿哥哥一段黃金歲月片段。在中四那年我們黑社會一夥六人[有兩個缺席]前往福隆港遊玩,當中四位的我們是騎著腳踏車,另外兩個當然是幫我們負責行李搭巴士去啦!而這支歌名就是我們熟悉的:《黃昏都市人》。當時的walkman還能有recording的功能已算是相當頂級高科技隨身聽。到現在我仍然懷念那個旅程,因為是戴著隨身聽一路上山。當時我人在發燒感冒,還是堅持要騎腳踏車上山。路途中下了三次大雨,一場細雨。當時的配件僅帶了兩套衣服褲子都給弄溼了。漫漫沿途有說有笑的,還有包包裏邊裝一些零食、麵包還有水,卻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則回憶錄。說也奇怪地當我到了福隆港,我的感冒發燒竟然完全康復,真的不到你們不服。有一首歌已有十九年的歷史,那就是:《深淵》原唱是蘇志威。這次也是一樣,在暗淡的光線下,看見他很享受地慢歌細唱,在座的歌迷們有跟著他一起哼唱。對於每個歌手來說,這就是唯一最大的鼓勵以及支持!唱著唱著心底感受無限感動…… —————————————————————————————————————————————————– 演唱會到尾聲時,草蜢和dancer就把手中每瓶的礦泉水猛潑觀眾們,弄得歌迷們high翻天!除了有潑水之外,還有脫上衣熱舞。當然也是有大膽的歌迷把上衣脫掉來激起草蜢也脫掉上衣的承諾,這段也很好笑,因為真的有個大隻佬真的赤裸半身把上衣除掉然後雙手舉起把衣服捲起在懸空擰轉。更多的女歌迷們都把外套脫下向草蜢挑戰不甘示弱,過後草蜢三人就被迫除掉上衣跟歌迷們一起上裸熱舞起來! 二度安可當中,我們三人都飛奔前往剛才記者standby的位置而其他歌迷就在vip座站著椅子上站著前排的席位一直高喊安可!哥哥不顧一切也跟著其餘歌迷們站上vip觀眾席的椅子上,高喊安可!我的視線忽然瞄到一位站在哥哥隔壁女生,應該還念著小學的妹妹看見哥哥的所有舉止,她臉容有點老人精模樣抽象地表露:需要這樣子嗎?頓時我對望了幾秒,都達到了共鳴裝不認識哥哥就是了,呵呵!安可三度時,蔡一杰在後台冒出來然後對著離席的歌迷說:“咦?乜甘快走啊?我宜家宣佈演唱會正式開始!” 當場喧起一陣患笑輿尖叫聲…… 直到四度安可也是這場秀的最後一首歌:《怎麼天生不是女人》一首九四年的作品收錄在最輝煌的專輯裡《音樂昆蟲》!一張超贊的專輯,裏邊除了眾多的他們自己本身創作之外,也能體會到他們的用心甚至在每一個小細節裡都能看到突破。這支歌原創歌曲:蔡一杰,還有林夕跨刀力挺填詞,編曲當然非王雙駿莫屬啦!在演繹最後一首歌時,其實當時工作人員都在忙著收拾傢伙,在亮光四射的情況下唱這首歌。蔡一杰還說他也是第一次在這麼光亮的環境兼沒有dancer狀況下演出這首歌,確實很不習慣!哈哈,可見歌迷們對他們每首名曲都愛不釋手。他還說:原來男生也喜歡這首歌? 安可五度雖然沒有歌聲,但可以看到他們三人的確很感激我們這班粉絲,在熱烈交響的歡呼聲、吹哨聲下,三伙子終於在後台出來手牽手著彎腰向歌迷們鞠躬表示,真的除了感激還是衷心的感激對他們的支持、愛戴,他們說希望下一回再來大馬獻唱! 後記:其實不夠過癮,因為太多慢歌、情歌都沒在這次的演唱會列名單。他們說由於歌譜有限只能獻唱他們所帶來,有點失望。不過整體來說很不錯,畢竟是我第一次觀賞他們的演出。我希望若下回真的办演唱會,千萬別忽略他們的慢歌輿情歌,因為眾多首曲子都是很有代表性,有些更勝快歌一籌!這一刻,為你們獻上一首:《世界會變得很美》做為這段post的ending。以下的player,先可以按pause然後再過幾分鐘按play聽聽![這支演唱會並沒有唱] (下載當中請耐性等待) 我的報導相比新聞刊登詳細多了,有意者可以目睹當天精彩片段錄影! Ps:我在新洲正點娛樂網,看到沒化妝的劉小慧和他們女兒還有蔡一智的太太! 馆联: 草蜢 | 雲頂 | forever草蜢大馬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