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8

在一個下午,哥哥忽然間上線跟我聊起了肯尼基[KennyG]的演奏會就在雲頂舉行。莫名的興奮就輿哥哥約定說這次無論如何一定要親自去目睹他的風采。打從我在念高中時,通過一位朋友的介紹,我就愛上他那性感saxophone的旋律,讓我無法抵擋他的魅力,就這樣赤裸裸地被他征服。 (照片摘自這裡) 就在上個禮拜六,我和哥哥還有一班朋友終於落實了。我很高興,不僅可以親身體驗現場的氣氛,他個人魅力、而且到最後還能索取他的簽名,真是大快人生。 所謂音樂無所不在,就連觀眾也是部份種族的。在我前面的觀眾就是來自日本,而在我左手邊的是馬族,在不遠的右手邊則是韓族[剛認識的朋友]。更厲害的莫過於連蘇丹也來參與,直叫人驕傲。他不僅為美國總統演奏過,也為各國的領袖有著同樣的演出。當然勿忘了輿他的歌迷粉絲通過演奏會的方式見面,而這次卻是第二次來到大馬開演奏會。第一次我也不曉得幾時了…… 當演奏會開始,樂器在台上演奏著,聽到saxophone的音符,可就是看不見他的蹤影。忽然間聚光燈都往後面入口照著,原來他在我們剛剛入門的進口,慢慢地從樓梯走下。[當然有著保鏢的牽引下] 我真的很羨慕旁邊的觀眾能夠和他打成一片,而且還是零距離的拍攝輿握手。我的座位則在中間,所以是無法接近。*傷心* 接著到那支曲的一半時[曲名:Silhouette],以一個node hold住sexophone,就這樣維持不息地吹了整有大概5-10分鐘的時間。在螢幕印上字體說:他曾經的記錄是45分鐘47秒陸續地吹而且無止境。後來在幾支歌曲後,他示範怎樣可以做到彷彿不須呼吸都能維持這樣無停止地吹,原來是有技巧的…… 後來的歌曲,都是曾經收錄在他灌錄的專輯。最令我影響深刻的是《月亮代表我的心》,還有《鐵達尼》這兩首喧起一陣高潮!當然沒有忘記他的成名曲《Songbird》,以這一支曲讓他紅透半邊天,因此改變了他一生!漸漸地提升他的知名度……在演奏會的半場中,他仍是有休息片刻,把時間交給舞台上的好朋友兼死黨。超過二十年的朋友兼拍檔,從高中一直到現在跟隨著他。每次他要舉辦演奏會或是做秀,都會拉他一同登台演出。看得出他們十全的默契,加上熟練的舞台經驗,不須語言包裝,單靠鋼琴和keyboard就能勾引你的聽覺專注在他的領域上。肯尼基也是同樣地使出他的看家本領,在不同的樂器交響下,奏出一曲又一曲的神韻音符,讓聽眾們享受之餘還能清晰聽到腳步輿手拍聲的一致。當然不用說每一曲的尾聲演奏,都是換來熱烈的吶喊尖叫和肯定的掌聲! 有一環節是每位專業的樂手們都可以來一段獨自solo演出,從鋼琴+keyboard、貝絲、古典吉他、鼓手一和鼓手二。每個有如身懷絕技,使出渾身解數和觀眾們打成一片,場面的確很驚人。沒有歌聲、全屬現場純音樂就能讓觀眾們high翻天,魅力不輸我們的主角,肯尼基! 在整場接近演奏會的尾聲,當然還是有我們熟悉的encore,歷歷在目的摧促下演奏了大約兩支名曲,然後就休上整場演奏會圓滿結束的句點…… 沒多久主辦單位就安排歌迷們排隊近距離地索取他的簽名。[我也是其一粉絲] 感覺好high喔!我還跟他說:“Thank you, Kenny!” 馆联:Kenny G | Genting Highland


逐漸看到他的努力輿成長,或許他以前的好搭檔衝了一句:“你應該寫屬於自己的主題曲……” 聽了這隻歌,再細慢閱讀歌詞裡的每一個觸動,旋律加上歌詞的句句真諦演繹,確實是個完整的傷感情歌。因為是哥哥極力推薦,所以我很想寫他一則關於他的愛情故事。一段很遺憾和惋惜的感情。話說他們都是這樣認識的…… 他們是同班同學,因為他在為學院籌備一個freshie晚會,所以成績一落千丈!被迫留級六個月的時間,也因為這樣所有七七輩的同學就遇上了七九輩的學生們,其實應該蠻羞恥的!隨著歲月的洗禮,他們互相彼此認識了。彼此都有乳名取代,因為哥哥當時超像“品冠”就連唱歌的聲音和神韻都很相似,所以很受女生們的愛戴。而她?就是我第一次哥哥在mamak檔介紹給我認識稱她為“大家姊”或者又名為“satria-girl”,原因是他的代步汽車是國產製造的satria,然後她偶爾很喜歡賽車,所以眾人們都這樣稱呼她,她也無所謂,你們喜歡就好了。 剛開始,我並不喜歡她。老實說她那豪爽自傲的性格我吃不消!可能我當時也是屬於那類型的吧,所以不爽,也因為這樣我開始對她有另一種看法。她不僅善解人意,而且還是義氣子女,是女生們的女中豪傑,最後我到了敬重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所以儘管她還是年紀輕過我,我仍然不為年紀的事放在心裡,因此就這樣很自然地叫她一聲“姍姊”。她也識英雄重英雄地回應我明哥、明少。但都被我否定,我比較喜歡別人稱呼我為明爺!那是我高中的綽號。明哥若讓女生叫的話,會很嗲氣!明少給人感覺很漂浮不定,所以唯有明爺才是貼切的成熟穩重![不好意思雪山飛狐,沒有冒犯的意思,呵呵!] 說到何時才覺得她那女中豪傑得到我的敬佩,應該是在每次她幫一位她的好朋友補習。她的朋友好像是哥哥一樣都是留級學生,所以每次她都會從“焦賴”到“旺沙馬珠”來回一趟為她補習,那是無條件的喔!就從那時開始我就很欣賞她對朋友的付出。我也是同道中人,可以為好朋友兩肋插刀的人,這是我的本色!也許這樣我就和哥哥都很欣賞她的內在。從此以後我們就有聯絡,然後每次她幫那位朋友補習完畢後,都會巡禮問問我們是否要吃夜宵,當然我們都一口就答應。然後在mamak檔聊了幾個小時,當中當然參插其他朋友,漸漸我們就成了一團。 慢慢熟絡了,就去她家拜訪。伯父伯母也很好客,每次都會弄點吃的給我們當夜宵。因為一個女生嘛,三更半夜回家必定有它的危險性,所以有時候我們就當護花使者escort她踏上安全的歸途。因為旺沙馬珠直到焦賴有一段高速公路可以直通她的家處,若我們有時間都會這麼做。漸漸地我們兄弟倆都很受她家人的愛戴。也因為這樣,我們和她家人相處的蠻融洽。 不久后,我收到獅城的電話說要到那兒公幹。然後就像我之前所交代的一樣,順理成章的在獅城工作。在幾個月的時間,籌備離鄉背井的事情。中間撇開不說,一直到哥哥送我的那一刻,她也在他的身旁。哥哥的無奈看這我上巴士車後,就喧嚷大哭起來。剛好藉著她的身段抱著她痛哭,我當時看在眼裡,痛在心裏。當時哥哥的失落我是無法體會,所以他那份哽咽和淒慘的哭泣參半,是誰都看到心酸。當時,她還輕輕地拍拍哥哥的頭髮和肩膀,像在親人在安慰似的,讓我很欣慰,最起碼我的不在還有她的照料,我頓時放心了。也許我是個很堅強的小孩,不輕易掉眼淚,就算是傷悲的,我也會躲著一旁無人的地方哭個痛快。也許當時的感觸不比哥哥多,怎麼說我也是離開他的那個人,不足為兄弟離別之痛。因為我只是暫時離開他,也許我們從小就沒分開過,他的失落我是能感應的! 到了獅城的一個月後,我就接到哥哥的喜訊,他們倆走在一起了。我當時很開心,身邊的人都認為他們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嚴厲解釋,其實我們都是有一點點親戚關係。咱們都是姓謝,而且親戚都是來自母親那邊。這還不夠,而且她的籍貫和我們都是像似的。[若沒猜錯] 也因為這樣,我們父母很反對這雙情侶,我搞不懂為何老人家都是那麼排斥輿同姓氏的配偶交往?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老人家的想法,或許你們會覺得也許因為血緣的關係,會造就下一代的殘缺。可是他們倆都有徵過醫生的專業的證實,機會幾乎是零。他們都很安心,而且更肯定對方彼此的感情。我身為弟弟當然為他們倆高興的不已,因為一來她真的是名正言順的謝太太,二來她是我最相處最棒的“大嫂”,我是極力支持的咯! 每次我的歸來,她都會奮不顧身也義不容辭地去巴士站專車接送,哪怕我心裡是千萬個不好意思。這就是她的本質,也因為這樣她“愛屋及烏”這種精神贏得我一票。她說我是她大弟弟一樣,都是附著無條件的service,别說我不求於她,她也會自動自發地專誠地接送我,我是感動的!也因為如此更鑑定我日後尋偶的首要條件,就是發自內心地無條件付出!她還說:“因為你在哥哥的心目中,是無價的。”他知道你的回來,他開心得手舞足蹈,像個小孩似的,彷彿爸媽要買他期待已久的玩具似的! 我頓時才知道哥哥是愛我的,只是他不善於表達而已。其實我都感受得到他們倆對我的愛戴如王子般的厚愛,受寵若驚。每一次當他們約會去哪餐館品嘗試菜,若是超贊的,哥哥的記憶裡都會留著一塊,當我再一次回來時他們都會帶我到他們所說的美食。每一次回來我都會去做hairdressing,剛好她在行這方面略懂一二,所以經過她的介紹,都是服務兼價格是有品質而是便宜的。有時候我們還一同做treatment甚麼甚麼的,哥哥就在一旁看雜誌、看漫畫咯! 記得印象最深刻就是我因為從獅城趕回來吉隆坡,為的是要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喜宴。在時間的短促,根本就來不及上髮型屋。在這麼關鍵時刻,她說懂得一點rebornding這門手技知識,話沒說完就拿起了電髮夾warming up了,我說我還有一套衣服還沒燙呢!她說不必擔心,自然會有人幫你辦妥。我頓時不知概說甚麼,除了無限感激還是感激。頭髮唊完後,她還搞笑地說:“你看我們的明爺,今晚應該是最帥的啦!”哈哈,繁忙之餘還能和我說笑,讓我放鬆心情,以最佳狀態出席朋友的酒席。那晚,我確實很開心! 經過了無數日子,漸漸地哥哥的工作越來越繁忙。但哥哥一有空都會去探望她,無論是深夜,她還是為他等待。吃了夜宵後,就小兩口在客廳打情罵俏。雖然我不在場,偶爾會聽到哥哥的深情的一面,描述她是個好女友,也有衝動很想和她在拉一起,因為當時以哥哥的經濟能力是可以談婚論嫁。她的安慰功力不在於甜言蜜語,而是以行動來讓他感受她的一番好意。當哥哥他累得肩膀酸痛,她就會自動自發地走向他的身邊,折起兩邊袖子就幫哥哥手工按摩。要知道當一個男人遇到工作上的挫折,都不想說話。她本質就是聰明的,她的style可以換一個角度讓你快樂起來。她深知哥哥不會向她透露任何心酸,因為向她說了也可能不會明白,就索性不講。邊按邊以服務員調皮地語氣說:“怎樣啊老闆?力度還可以嗎?”當哥哥聽到這番話,足夠讓疲倦的身軀和沈重的壓力都拋在腦後……我個人覺得很窩心,即使她無法輿他分享他的煩惱,至少做些東西換他一笑,這是很高招的!我感覺到他是幸福的。 可是月老不做美,有一天我忽然間收到她的來電,她沈重的語調對我說:“我可能不能再當你的大嫂了!”那刻,我完全愣住了!我不曉得他們之間發生了甚麼事,確實讓我有點吃驚。一直都好好的,為何會到這種結局?其實我已經有感應到多少,有一次我還記得哥哥忽然大發雷霆,向她發脾氣,我也搞不懂甚麼狀況。隨後因為我夾在中間很為難,所以我建議不如先回家把事情談妥。當然我也是有放聰明的,讓他們兩個慢慢地好好談,我就獨自一人在外面逛。經過那次,他們更恩愛了。我也鬆了一口氣…… 也許老天故意作弄,到最後他們倆還是分開了。其中原因我是知道一二,應該是第三者點燃的導火線吧。天不做美也就罷了,但這打擊讓他無法再面對新的戀情。一直兜兜轉轉,經過三年的歲月,他終於忽然領悟而開竅了。不再為她而意氣消沈,猶如剛從睡夢中慢慢地蘇醒,開始面對現實的過每一天。在三年裡,他背著這段感情走,一直無法忘懷她對他的好,他們彼此的愛。其間所有的寄託都擺在工作上,無日無夜。父母後來才曉得這段感情完完全全徹底地打敗了哥哥,不過還是固執沒有後悔當初的反對,但現在也不排斥輿同姓氏的女生交往。每當我回去探望父母時,我都會嘗試灌輸我們這代的想法,一段好的姻緣是不需介懷傳統的定義,反而因為傳統定義換成了這段姻緣的責備,值得嗎?媽媽聽了這番話,眼淚就滴滴地流,我說:“過去,就讓它過去,一切都是可以從新再站起來!”我還暗示因為你的獨裁,讓我遠離你。前來獅城工作,也是我硬要的決定。因為我知道若我一直活在你的影子裡,我是無法成長。因為你太愛護我們,所以處處為我們鋪路,這不是明智的!沒有慘痛的失敗,何來日後的成功? “挫折,真的是人生一部分嗎?” “跌倒,又真的是要走的路嗎?” 確實是這樣的!有哪個沒有慘痛的經驗,造就了日後更懂得如何包容、愛護、疼惜後來的我們? 在我還未結束這篇之前,以下的歌詞真的能夠觸動你的心嗎?我不曉得,我只知道哥哥說每一句、每一詞都是能觸動他內心深處,就像跌入深淵無法再看到明亮的光芒!我能感覺到你的痛,而你們呢?


不好了,我的外部硬盤儲存忽然間crash然後就死翹翹,昨天還好好的!hardware這玩意兒真的不解! 買了應該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把所有的data都遷移到這個1terabyte的儲存儀器,沒想到……我不甘,我心不甘!單單遷移就花了整有幾天的時間,因為要把所有其餘的硬盤都給一個個地抄過去。遺失的data有夠重要的,例如:所得稅、銀行轉帳拷貝、還有一些下載的連續劇。天啊,為何你對我那麼殘忍? 1terabyte不是小數目咧,單單做一個recovery我就元氣大傷。不用猜測,整整花了十個小時,是十個小時哦!沒有需要做作,千真萬確。而且還是在我的sonyvaio裡的recovery軟件這個1terabyte的儲存硬盤來個急救手術,到了十個小時後,一個個folder慢慢地尋找遺失的檔 案,儘是找檔案就足夠把我累壞了! 很開心,終於看到遺失的檔案。原以為有救,有誰料到把這些檔案在會恢復過程後,竟然有些files不能啓動。而且還是:Error! This file is unable to repair之類的messages。氣死我了,那些都是來自最重要的檔案。不過不幸中的大幸還好我的後備並沒有刪除。頂多只遺失了一系列的連續劇、mp3、一些檔案罷了。 回想起來,我應該犯了很重要的錯誤。每次關機的時候,我總是忘了事先eject所有的外部硬盤儲存,然後才小心翼翼地把鐵蘋果熄上。也許因為上次的不小心導致損失慘重……總而言之,還是有遺失囉。所以切記切記,不要學我那麼無知兼懶惰。要不然,有你好受的呢! Ps:若要在視窗和蘋果的系統都能看見外部硬盤儲存,必定要事先把setting指向(msdos-fat)。而且一定要在蘋果系統裏邊操作這些partition的工作,因為視窗xp是不可能讓你指向msdos-fat,視窗xp只讓你指向ntfs而已。ntfs雖然兩個系統都能看見,問題就是ntfs在蘋果是不受承認,蘋果系統不讓你把data抄過去ntfs裡的硬盤。所以只有msdos-fat才能獲得肯定,兩邊系統都能有的著。 馆联: Jetdrive Aluminum HDD Enclosures


半生熟

24Apr08

極力推薦品冠的新歌,名為《半生熟》,收錄在《那些女孩教我的事》新專輯裡。以上就是專輯裡的封套。只想說,他又瘦了!哥哥說大馬還沒發行,香港和台灣已經全面發行了,他說她會購買因為這張比上張有明顯地好聽很多。[我心想品冠每次出專輯他都會買] 也許從收歌直到精挑細選,然後再收錄專輯,所以整體來說這張的確不錯。我本人覺得還是很品冠的style!反而戴佩妮演繹這首歌時更是明顯地可愛。 不囉唆,內附歌詞。


到達了醫院不久,看到A&E著幾個字母給嚇倒。因為以前在看電視有參插一些花絮預告片,看到了chicagohope的片段有著A&E這三個字母,還有像那個《妙手人心3》我心想應該是急救部門。[我開始安心] 拿了編號,然後還得支付八十新圓,若我不是永久居民的我得付百六。靠!果然是貴的囉!然後就這樣過了大概三個小時才輪到我,夠誇張吧。沒想到一個這麼有知名度的NUH[National University Hospital]的服務水平怎麼會這麼糟?再看清楚entrance的告牌示,原來是 Walk-in A&E,吹漲…… 在那三個小時裡忙著傳簡訊現報狀況,還有報告組長我的現況。剩餘的時間就是和那位司機叔叔聊起來,話題有離不開的馬來西亞政治、手機科技、電腦科技、工作範圍、馬來西亞教育水平、等等……當我們聊到datacenter時,我就覺得奇怪。問他是否曾當過電腦部門的員工?原來甚麼都不是,他是一位專業的攝影師,還是那種舊式的SLR[Single Lens Reflex]的相機。他幫DELL做過commercial的assignment,難怪他的裝扮好像記者似的,身外披上一套有很多口袋的west配件,他的模樣帶點藝術味兒,頭髮除了蒼白之外而且還是有點長度哦,可見是藝術氣息之人…… 他說搞這種行業,收入是不穩定的。因為市面上太多自稱了得攝影師如山如雲,加上時代的進步都把傳統的“菲琳”改換成數碼王朝。這些都不說,單是photoshop就已經是拍攝軟件的好拍檔。叔叔說,因為經濟出現問題加上他對攝影的熱誠,以開計程車來維持成活的衣食住行,由於時間的自由,若他接到project/assignment就會把車出租給別的司機帶班,或是有車代步更方便不已,然後去接他想要做得事。聽了這番話我深為感動,五十八歲的叔叔活到老,果然學到老。這點值得我去向他學習,他還說沒甚麼DSLR的質素來得比SLR更高,我也聽說一些專家說DLSR是永遠無法超越SLR。所以他仍在存錢買一部叫著converter的裝配就已經是兩萬八了,天啊,那是甚麼天馬行空的儀器必需弄到那麼*%%#%$@⋯⋯#? “CHEAH MIN YOON……”醫生那麼嚷著我的名字,隨後叔叔就跟著我進房裡,解釋醫生說剛才事情的經過,所以巡禮應該檢查一下。醫生就問我幾道問題: (一) 請問你事發過後有不省人事麼? (二) 你有哪些部位流血嗎? (三) 你的頸項有痛麼? (四) 你知道你叫甚麼名字嗎? (五) 你曉得今天是幾號? (六) 請問你那裡還有不舒服嗎? (七) 你的視線有變得模糊嗎? 以上的問題還好,我只知道當”轟“一陣巨響,眼前一片黑暗。很快地又回復視力看見東西,只是當時也忽然閃到腰,現在已經沒甚麼大礙了。然後我告訴醫生我的左側上仍然還是很頭痛兼帶一點昏,希望可以做一次腦部掃描,看看有甚麼狀況我們是不懂的。醫生解釋,其實腦部掃描也看不到甚麼結果,因為掃描只能讓你看見骨骼的差異,并測試不出來腦部積血的現象。即你現在能走、又能喝飲料,足以證明沒甚麼大礙,頂多只是敲到頭部。而且頭部是有一層保護我們的頭腦,開些止痛藥回家休息幾天觀察,若有異樣請回到醫院裡。 她這麼一說我就安心了,然後叔叔等我一起領藥就送我回家。隔天叔叔還留言說想知道我的狀況是否好轉,我撥電給他說好多了,不過還是頭疼,吃藥後應該很快就沒事吧。 就這樣,回到家再向組長、女友、哥哥、朋友報個平安,就開始blog上冊來形容當時恐慌輿驚險。 Ps:女友還說就知道我會blog這件事,所以很期待我所交代的一切。 --完-- 


在獅城混得太久的關係,好久好久都沒機會用馬語來交流,上一次則是一位馬族舊同事邀請我們去參加他的喜宴。臨散前伯母給了我們喬裝的巧克力讓我們帶回家去作為門禮之一吧,當時很自然地冒一句“底你買家私”。哈哈…… 試下念快點,是否像我們熟悉的…… 在此謝謝“唔蠅”在我工作忙得透不過氣時,讓我輕鬆一下下。 Ps:現在只靠和清潔工人聊上幾句來維持水平,好悲哦!


許多人也應該曾聽過這首曲子! 只想跟讀者們分享之餘還可以點閱以下本人曾po過超人的故事。 | Lionel Luther | Smallville | 超人影集系列 | 我等了20个年头了 | | 有谁可以给我一张完整无瑕… | 超人再起 Vs 超人一! | 馆联:Five for F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