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8

“最典型那種,他可以進入別人生活,別人不能在他的生活裡留痕跡。” 這是心理專家所認為情緒壓抑的一種。 這句講的妙極了,這是我在《康熙來了》其中一集的主題。其實是一些藝人一生中最害怕的東西,或者一些事情影響最深而造就他們後來最恐懼的事情。那集的嘉賓有黃國輪、粱赫群、張善為、還有雙胞胎其中一位是郭彥均,最後就是瑤瑤。 心理醫生,鄧惠文 [台北醫學院|醫學研究所|腦神經科醫師] 形容就冒昧了這一句解釋說類似黃國輪的案例和症狀都是如此的。他有怪癖,常會不自覺地拼命洗手,這嚴重到每一次手覺得有油,就會不停地洗直到他認為舒服為止。他就會像馬克白夫人那樣,可是根源是來自每次馬克白夫人洗手,是表示她表明無辜。因為她從恿她的先生馬克白刺殺她的皇帝,所以她有罪惡感。據鄧惠文做的解釋:其實一種心理上的意義,所有洗手的人,儘管是怕油也好、怕髒、怕感染、或是說想要拭去血跡、都是一樣的。若患者一直有那種強迫的衝動,在最典型的分析裡面,是壓抑的衝動。 粱赫群:名製作人。他的致命傷是蟒蛇、蛇類! 張善為:客家一哥。他的致命傷是一堆不規矩的螞蟻。 郭彥駿:藝人/歌星。他的致命傷是相框。 -------------------------------------- 不曉得讀者們的潔癖或在生活、飲食習慣上某種程度,是否有意味著 “你可以進入別人生活,別人不能在你的生活裡留痕跡”呢?比方說:有朋友暫住你家時的生活習慣,有否被他的某些程度上的生活輿飲食習慣所影響呢?或多或少也許有類似的經驗? -------------------------------------- Ps:原來黃國輪最著名的創作就是王菲的《我願意》。 馆联: 康熙來了


注:在幫一個朋友測試點播器。


原本工作崗位是網頁工程師,在做IT projects,其中包括Interactive Online ClassRoom,聽起來彷彿很高科技似的,其實只是把所有的notes搬到flash而已,不值一談。只不過當時的剛畢業不久,很多學習的地方還等著我呢!加上一人獨處來到獅城,當然比較興奮。最起碼在我念大學時期的理想實現一半,是好的開始。回想起來,經過了獨自一人在獅城連續戰斗六個小時兼五個回合的應徵次數,的確打敗了三個選手。據我所知其他選手都是剛新鮮出爐的畢業生,相比之下最起碼我在大馬起碼還有一年的工作經驗。 除了手頭上的工作,改試卷、為學生的projects打分數,出試題等等都是我份內事。所謂:馬死落地行![粵語] 甚麼都是要從低做起,雖然埋怨工作性質但偶爾還是很享受其中過程。讓我深知當一個好導師並不容易,要把他們當成是自己朋友作為出發點。當然致於那些比較不專心、懶散、遲到、不交assignments之類的學生們,就如上冊所說的一樣,自然會有一套的方法來對付他們! 我的目標是讓他們都拿下90-100%,有上課更不可能會不及格!因為考試前的前幾個星期我都會輿學生們復習又復習。當然參雜中一些真正的試題在內所以他們是不可能不scores A的囉。致於那班attendance不及格的學生就拜拜囉,只好下學期再見,呵呵!有些學生不服氣,我不讓他們近考場就是不讓,有種就投訴我。儘管你有你的過長梯,可我又我的張良計![粵語] 就算讓他們上訴成功,到給分數時我是特別的嚴厲,能扣則扣!只要他們一天仍在學院就讀,他們就頭頭碰著黑!簡單地說:遇到我可以說是“無運行”[粵語]!所以千萬别得罪老師呀……不過我也不至於那麼冷酷無情,我的寬容度只限於副職班的學生,因為我諒解他們的辛苦,我也是過來人。所以我瞭解那種半工半讀的滋味,實在不好受! 除此之外,份內事包括有改版書籍的版本,例如有flash、pagemaker、 fireworks、 dreamweaver、msoffice、mswindows、等等……還有包含了inhouse training以及額外配套的迅速班。最駛名的有當然我負責的flash以及pagemaker、再來我的同事就會負責dreamweaver還有fireworks。這些都是讓外面學生有興趣而報名,然後再安排程序表上課時間。多數都是一些partime學生就是了,我仍記得參雜輿一些公司員工例如有人事部的同事,同時還有其他部門都報名前來。印象讓我最深刻莫過於conduct內部培訓,讓我一次擁有高級導師的身份去培訓Computing部門的同事。因為他們的主攻是academic,專攻文憑以及學士學位的課程。不像我,本人是屬於IT部。換句話說也就是主攻Support/maintain公司的一切關於IT基礎設施,從users’ desktop一直到servers/clusters,都是屬於資訊部門所有。外加教課,當然是”電腦技術上”的課程。 有時候一些academy裡的一些subjects是需要電腦工具去完成他們的assignments、projects等等。所以我們必需培訓academic所稱的Lecturer,讓他們能夠去用更完善的方式教導學生們。是的,當講師們都碰上一些比較深入的難題,他們會向我們求救。也理所當然地,我們一定會伸出援手拉他一把。有時候我們還一起研究呢!還有值得一提就是corporate training,例如mswindows以及msoffice啦。 曾經面對有大概五、六十學生面前講課,課程期限為兩天。那是值得開心的,起碼我有這種經驗加上當天是不許要做任何事情,只是負責專心把課程教好,然後makesure他們的練習做完和解答他們一一在上班時遇上的困難和問題。到最後就是派證書給他們啦!心感欣慰極了……


If/如果

28Mar08

今天很開心,是一種很寧靜的開心,不怎麼回事。也許最近在電視上看到一則廣告在播《The Wedding Album》,裏邊的歌曲勾起當年的回憶,確實是有點癢癢。過幾天就逛唱片行尋找這張專輯,原來市場上的價位是那麼的貴,一張僅有十七首歌曲就要賣二十一新圓。然後店主似乎看見我的表情彷彿在嫌棄而又想試聽究竟是否物超所值,就帶我到試聽器慢慢地欣賞裏邊的每一首曲子。有些歌曲經過數十載的歷史,可見久情歌是那麼地偉大! 在此想推這首,聽了過後有種想戀愛的感覺又或者……初戀的FEEL! 您呢?


許多人都會很羨慕畢業典禮的畢業生,見證他們得到最後肯定的時刻。但這次我想聊的是在眾多的畢業典禮當中,有幾位真正地瞭解講師/導師的心情?我想很多讀者都不曉得本人曾經“從師”行業,到最後看見一個個穿著畢業袍、帶四方帽的那種安慰,我想每個當導師坐在嚴肅的台上的心情指數都是一致…… 從事這份行業,是我獅城的第一份工作。起初的性質是網頁工程師+導師,主要就是教課那些網頁多媒體工具、微軟基本操作系統、office基本操作知識等等。我被分配的班級都是主攻電腦工程以及大眾傳媒文憑,主要是:除了一概微軟基本學之外,還有就是離不開MacromediaFlash、Adobe PageMaker。有時候還要開班培訓其他講師們怎麼運用這類型的工具。到最後換了工作崗位,當本尊拿到了微軟工程師執照就造就了今天的我。在還未進軍金融界時,當時是稱職的server guy的稱號。 我從來不認為我是講師,反而導師比較貼切。[皆因我的工作名稱是lecturer] 當然從很害怕站在前面看書講解到最後只帶了兩支Marker筆,就這樣坦蕩蕩地上課。很自我風格地第一堂課就是在白板上寫了考試的構造,有assignment外加projects然後測驗到最後的筆試等等,都是已經牢牢記住刻在白板上,讓學生們抄下當筆記。接下來就是滔滔不絕的上起課來,為了讓他們專心,有時候還得拋磚丟問題,和學生們來個全能的互動。注意到那些不專心的學生在上網或網聊都會被我說:我的要求很簡單,當我講解時不要讓我重複第二遍。接下來的時間就是你們的,在assignment的過程中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總之準時交貨就可以了。你們已經是成人了,沒必要讓我去罰你們。媽呀,當時的我只是僅僅的二十五歲罷了!就已經那麼跩…… 我仍記得有一班是副職班,週末的我當然穿得比較隨性。很理所當然地T恤+牛仔褲是必備,隨著很自然地就坐在最靠近門口的座位上的電腦上網。有些較早到的學生都在電腦室裡聊了起來:“奇怪了,怎麼老師第一天就遲到?” 通常我的作風都是在第一堂課會多等學生到十五分鐘,也許因為這樣他們都喜歡抱怨。理由很簡單,也就是第一天上課的學生需要時間找班上的門號。十五分鐘過了,然後我就站起來說到:“Good afternoon class……” 頓時他們傻眼!他們應該沒看過那麼年輕的導師吧?致於對付全職學生,我也有方法抵制他們。你們應該知道全職學生會比較調皮、搗蛋等等,可到最後我還是一一地讓他們無私的服從我。這就是我經驗累積對付小鬼們的祕笈! -待續-


在《我猜》裡的一位參賽者,一項《人不可貌相》的環節裡說出了有時候變成“有slow”,我當場就笑翻了!這甚麼東西啊?有夠搞笑的。其實那位參賽者是要說“有時候”,也許發音太快的緣故吧。不知怎的被憲哥弄成笑話有slow,頓時歡呼一堂。好過隱喔! 你也不妨試試念有時候念成有slow,確實發音是有點像似……


剛炒完熱烘烘的大馬選舉,此時此刻就是全世界華人最關注的一項激烈重事,台灣經濟未來“何去何沖”?注意:不是何去何從! 今天,也是歷史性見證的一刻。台灣老百姓八年來都過著經濟處於下風的狀態,這時候真的需要一個新台灣領導人去開拓台灣的主要新經濟策略,再來就是長年兩岸共同妥協一案。馬先生也說過:希望把策略變成計畫去執行新經濟!要主治政府就必須要有清廉之身,腳踏實地并實實在在地經營新政府,也是台灣人的本根本性。 陸續的買點都以和諧、經濟繁榮、安居樂業的口號向老百姓做出保證,如同大馬子民所嚮往地目標都是一致的。馬先生也這麼說:新加坡建國四十年,每一分鐘都沒有忘記清廉。這就是他所在獅城學到了一點,要完全鏟除政貪群,建立一個廉潔的國家。長期以來,我們所看到的都是貪腐的政府確實惹民公憤。無論是哪一國有貪官,社會的老百姓就會收到牽連。所謂官府都是高高在上,試問有幾個官員能真正地聽聽我們老百姓的肺腑之言呢?這令我想到康熙、雍正以及他的兒子乾隆皇帝都是以《微服出巡》的計畫試探/經驗老百姓的生活、官府們有否“官官相為”的貪官在眇視朝政,以及等等。這些舉動都是出發於親歷親為,與民同樂的好領導者,也是我們正所需要的靈魂人物帶領我們嚮往和諧、國泰民安的日子。 過了這關,十至十一月的國際大事也是關乎全球最轟動的政治之賽。這也許會影響全世界經濟、以及股票形勢的關鍵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