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今日,一位死党约了另外两位老友鬼鬼还有本馆主一起赴约在裕廊的一家餐厅来个小聚会。(真的好久好久都没事过这样了,不记得上一次是何时?) 个个都是名表,包包之类。更犀利的事,明年就要买车子还有房子了。当然,他们都是注册夫妻而且还要今年年底摆喜酒。哇噻,我在想他们的钱都在那儿赚的? 我最贵的贴身物都不超过800元。真是“冤枉~~!” (采自一部新加坡的电影) Advertisements


勉友篇

30Jun07

难道一次的挫折就轻易地打倒麽? 信心不是天生具备,而是靠后天努力建立。 每个人都曾遇过信心被打击、又或被羞辱等。这只是人生其一经验罢了,何必过分在乎而耿耿于怀?深知你面对的情况、细节、种种的因素令你信心受损。或许你认为我不能了解你的心底世界是怎么想,只因“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想告诉你的是:我们其实都很关心你。由于你的想法卷入边缘化,局外人都很难让你有潜意识把只身主义抛开,瞭解分析这完整的局面,原来才会发觉是那么地渺小。 我们清楚得很你的为人,因此没人能劝服你该换个想法去对待每一件事情。身为朋友只能为你感到无助,不能帮你解忧。以目前的情况可以做的只有点到为止。身为朋友的我们,只可以为你祈福:愿你早点领悟从中真谛,释放静压换取无比自由的思想领域。有时候,你显得太懦弱。别人占便宜你大可以做出适当的反击,不许顾虑太多。你唯一的缺点,讲得难听是想太多,没听过世事难料?换据话说:我们是很难顾及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虽然每个决定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下一步怎么走。处事态度是有弹性带宽度,不是每一次都必须经过严慎周详地思考。是否听过拿斧头杀鸡的故事?适当的考量和策略,足以应付。古语有云:“既来之、则安之,船到桥头自然直。”难道五千年的历史都无法让你明白其中的奥妙? 信心没了可再找,金钱丢了可再赚,生命与健康没了就永无take-two。好好珍惜现有的,你很幸福了。最后还是得说,释放心中不满,换取无比自由的思想领域。 人生的新一页,就从换个角度思考开始……


睡眠

28Jun07

好久都没好好睡过了,近几个月每当睡着没多久就梦到自己从高处忽然降下,直接影响大脑导致双脚震动吓醒。我想你们也有类似经验吧…… 根据医学:这是长期压抑生活导致肢体上过敏的反应,这是很正常的。只不过我是每天都从梦中惊醒,原本意向药制师讨安眠药后被拒绝,理由是不合法律以及列为禁药以免供应市场。 再跟医生要也被拒绝,不鼓励服食安眠药来解决目前所面对的问题。 根据心理学家指出:成年人只需6-8小时睡眠就足够,报章还写长期失眠不畅或操劳过度还会导致忧郁症(depression)和焦虑症(anxiety disorder),病人也可能感到无助和绝望。也因此也能患上精神病、心脏疾病、高血压、甚至中风。目前每个月向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医生求助的病人当中,有30%来自工作。要避免这些,就因该确保自己每天有至少6-8小时睡眠。上班族的我们长期对着电脑,工作时应该定时休息片刻,例如花5分钟深呼吸或做伸展运动。可是,我有时间么? 我好想好好、轻轻松松地睡一觉就已经很难做到了。 馆联: 严重失眠


灰色地带

27Jun07

见证一些丑陋事实,只在于决定是否走上一条不归路。 鼓起勇气虚伪,还是该演出自己? 穿插灰色地带中,前进、后退、两难存! 踏上不归路,惹来千军万马的憎恨。演回自己,仿佛一个被牵着鼻子走的奴婢。 到底该怎么选择? 我仍考虑当中……(已有一段时间了) 该不该走下去? 馆联: 公务分内事


25Jun07

曾经健谈,何时变得如此沉默? 性格开朗,何时变得如此冷落? 成群结队,何时变得如此寂寞? 我的工作,何时变得如此奔波? 因为如此,白发长得特别多, 我的才智为何会被埋没? 何时才能停止这种折磨? 有没有人告诉我,究竟哪里出错? 我的人生,何时变得如此漂泊? 笑口常开,何时变得 been oh oh (脸黑黑)? 要怎样才能换回昨天的我? 最后我想说:喃摩噢哩陀佛~~! **谢谢 CanonIXUS65 和 Conrad classic-room。 馆联: CONRAD


“Eh, sorry…我真的没有时间去……” 够了!我真的不相信自己真的没时间去做属于自己的事情。就连一封贴上邮票的回邮信件,我也没法到邮政局投那么几分钟的时间,已经一个星期了。那封信依然还在我的公司包。 想到这里,其实满可悲。这句话不仅是从我口中,就连同事们也有如此的埋怨。可见我工作根本在慢性谋杀我的健康与自由。 在这家投资银行工作已冒出一个年头了,当然因为工作表现好也顺理成章成为永久雇员,而不再是跑合约了。苦等了三个年头,终于梦寐以求地实现。可是我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我失去了健康、失去了自由、更失去与亲朋戚友共欢乐的时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所付出的代价。脑海里浮出一片凄凉的感觉,我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根本就没好好地与朋友聚聚,谈谈天、说说地、更不用说吹吹水咯…… 仍记得就职在旧投资银行,我的生活款式不是这样的。虽然时间长达十二小时可是仍有时间上个厕所、规矩的午餐、休克以及游览时间。但现在可面目全非,我的工作是八小时。当我说八小时,真地在工作八小时,没进食、没厕所、更不用说有时间离开我的那张热烘烘的椅子。也许,你会说:“拜托,有哪些工作不是这样?”但我还没把话说完……陆续有来而且内有乾坤。我们都是一般可怜虫,原因是除了八小时BAU(Business As Usual)之外,我们还有各自有的project要跟。你大可以说:“你可以选择不跟或不做啊!”只可惜呀,没那么简单。当每个人都在默默地贡献而你却有一意孤行,那明年的花红及工资调整率就没算你一份,这还不是最关键。最要命是被老板们排侧以及打入冷宫类似的策略,所以我说没那么简单。要生活,就得付出代价。 其次,还有数不尽的政治手段赤裸裸呈现在眼前,的确深不可测。我后来才发现在这世上原来无条件地奉献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人类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奋斗、出卖身边的人、为求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试问有谁会真正的为公司事务解决难题?我原以为我的老板真的为了公司、为了我们、而给我们另有大茶饭的project要干。起先我还以他为荣,其实并不然。他利用我们是另谋高就,让他自己有机可乘的升官发财。而我们就变成时间的奴婢。我仍记得我向每个较好的同事透露。要把公司的种种程序改朝换代,就得换个CTO(Chief Technology Officer)。唯独有职高权利,才能把瓶颈推到另一新型朝代。我原推断老板用《以软击石》去带动着浪潮,但我觉得这是很愚蠢的方法。以软击石可以维此多少年?一个月、一年、甚至十年?就是因为《以软击石》这招,牺牲了许多无辜的时间、人力、物力及等等有用的能源。再说,十年后到那时候我想他也不在这家公司了。改朝换代只有职权在高的能人才能把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完成。这是我在旧家投资银行目睹过CTO的风采,他也是来自我现任的投资银行。原因很简单,他要的人力、物力、以及所有能利用的能源都会议以另外分配。而不是利用仅有雇员的另加时间去实现他要的梦想,这做法很不光彩。也许你会说,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但我要说的是一个善于利用战术,不是领兵去送死,而是很有把握得把每一场战都能够取得胜利,以及减少伤害无辜。就像古时候的刘邦那样,不用一兵一卒,就能把整个城市谈妥而赢了这场战。试问,有谁能做到这点?再说,我倒觉得CTO赢得漂亮极了。从表面来看,他的确实为了公司,但实际上它也是为了他自己的profile。双赢,何乐而不为? 我是个有抱负的人,但愿上天能够赐我力量为这世界作点东西! 馆联: 公务分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