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7

其实看到这两束一模一样的花瓣,就知道事有跷奚。原本想给个意外惊喜我女友,没料到那家公司竟然比我早一步,竟然敢再这么重要的日子没有把握预早买下的花送出去。 连续赶上打好多通电话,还是不通。再过了傍晚的五点半,终于给我打通了。我二话不说就追究原因,到最后还是无法把约定的时间送到。可能该公司过分内疚,就一口气把两束一模一样的花传达本馆主的心意。 你们看,多温馨…… 馆联: 情人节快乐 Advertisements


没什么,只是一双限量版的《保斯捷球鞋》。 馆联: Adidas | Porsche


恰好我正要吃晚饭的时刻,忽然手机显示来临”private number”,我就好奇地接听。(一贯的我是不会理会这些来电)谁会料到原来是七馆约我吃个饭,顺便闲聊彼此的状况。 其实在前一个深夜,在我埋头苦干地工作时候,他向我吐露了他在狮城的遭遇。当时的我只顾着工作,所以没什么聊上几句,只知道他的当时情况罢了。 于是我就带他到我附近的一家餐厅,驶名地田鸡粥、玛蜜鸡、招牌炸豆腐等等的名菜都一一乘上来。我也相当久没有来这儿用晚餐了。想起以前和一位室友,平均每个星期都会来这儿用餐。 我与《七馆》谈了他的近况,聊聊娱乐圈的琐碎事。然后谈到他当记者的经验,都让我认识了娱乐记者真的不简单。原来时间就是金钱,把握每个步骤,而且”随机应变”的不可缺的。很可能预早安排妥当下一个要访问谁,当了现场时。真的要抓住时间访问看到下一个目标,就毫不犹豫地完成使命。完完全全不简单啊…… 由于时间上的关系,我们只能维持一个小时半的晚餐。因为我也有我的使命等我去完成,皆因最近除了BAU(Business As Usual)外,手头上有几份计划等我去进行。加上有一份计划书要花得多心思,因为是英国老板指名点姓要我做presentation。你懂啦,Director要看的东西通常比员工看得远。所以,我站在老板的立场,想了许多预料他要问的问题。这次的计划书不容疏忽。 馆联: 《七号馆主》 | 《文员生活》


没想到,在公司埋头苦干了九小时。回到家还得挨到凌晨的五时十分终于把手头上的request/faulty搞定了。 可是明天又是噩梦的开始…… 唉……是能者多劳?还是愚者“多”劳? 馆联: 能者多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