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虽然是短短几天,但足以增添我生命中的色彩。 好久都有如此放纵,但愿每日都能这样渡过。 原来我需要休息…… 馆联: 休日


原因是O2推出了新系列的pda型手机参半,英文叫做Hybrid Phone。 谁料到刚买回来的O2stealth直令我失望透了。不是他的品质有问题而是我领到这台是有问题的。 所以,我就向电讯公司要求“一对一”换台新的。没料到,整个新加坡的《新电》竟然没货。等了两个星期还是个“等”子。我很失望,所以我就写了封电邮直接投诉O2的高层,因为我想要把这台新的维修要等多久?柜台元说要等五天,我的妈呀,我怎么等啊?那岂不是叫我在一个星期内没手机? 现在唯有用这就的手机咯,真的好倒霉哦…… 为什么偏偏选中我? 馆联: O2 | O2 atom | O2 stealth


最近很懒说话,唯有把字句化成照片来向读者们报告我的近况。 馆联: 超人


今天刚从工作回家,很无聊地就进入friendster看看有什么近况? 一直都在friendster里的Groups & Fans Profile的部分,出现她的照片。始终我都没有兴趣想认识她究竟是谁,更用不着说看看关于她的资料。直到今天,闲得无事就想知道究竟她是何方神圣?到现在我还摸不着头绪,究竟她很艺人还是就读大学生?资料显示她仍在就读,并且置身属实唱片公司了。 当我按了按他的名字时,当然带到我去她friensdster网站啦。二话不说就来了一支莫名其妙的马来曲,说实在的确有震撼力。悦耳动听不在话下尤其是她的嗓子,真想不到原来她就是那位演唱者。起初我也不太相信,可能是把别人的歌再加工自作的mv。后来去查询一些资料,才知晓这小泥字不简单。渐渐地我被他的嗓子吸引住了。 很想问问大马的朋友,是否有听闻过她的存在? 点了这支属于她的mv,绰号Cinta HelloKitty。若你有留意歌词的话,相当感动贴心。 馆联: Karen Kong


也许最近没有什上香,所以种下连续惨案事件。 但愿读者们阅过了以后就当无事发生,毋为我不值或打抱不平…… 只想说人在江湖,“身契”不由己。有时候在逆境时也要向恶势力低头


真想不到早早起床兴致勃勃要早一点到公司,没料到当穿上鞋子是犹如有种冷冷的感觉,我就知道大事不妙。头低一看,我的左脚的鞋子前端右上角裂开一个大洞。仿佛是鞋子开了嘴巴似的,向我说:“我已尽力壮烈牺牲了,让我安息吧……”喂大佬 ,要牺牲都让我去到修鞋店才卦,不要在半路嘛!。 于是我就试想公司附近又没有类似的修鞋店,怎料?我问了几个朋友都没有头绪,我就知道我这次死定了。二话不说再问问沿着地铁路线,有哪家修鞋店?女友的同事就说武吉士有一家修鞋店。当我一拐一拐的走向那间修鞋店,竟然中午休息!真他妈的的够“意思”…… 然后我就回到我旧东家《Plaza新加坡》的一件熟悉的修鞋店,一五一十的实况告诉修鞋老板。他说最快也要等两个小时,我哪有两个小时啊?我还要上班啊!于是就拖着烂鞋子一拐拐地往鞋店忙找新鞋子。就去了一间叫做《Everbest》的品牌,随便挑个像样的就买了。这新的鞋子也真贵,新元一四九。搞不懂为何这么贵,探知原来是有名的,可我从来就没听过。我这双烂鞋子还是《你老妈》品牌,Renoma。当时也只不过新元大约一〇〇到一三〇左右吧。搞不懂什么品牌……可能我太落伍吧! 连买连穿的新鞋,带着旧破鞋去维修。(维修费就已经差不多新元三十二,挺贵的。不过我喜欢这双,因为跟我出生入死了几年。)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赶上计程车,追赶时间到公司。 回到公司以后,发觉新鞋子不对劲儿。也许大号了点。走起路来,有种机械人在走路的感觉似的。于是拨了个电话给《Everbest》的负责人,说我明天会再回去试换小码同款的鞋子。若适合的话,就换取小号。 唉,回到公司当然又被队张挨骂啦!跟他解释一番最终还是被@#!$@!#$@#,酸溜溜的,真是没天理! 想说的是:气死我了! 馆联: 霉运 | 皮鞋


回忆篇!

06Nov06

有天,哥哥忽然之间拨了电话给我说他找到了我们中五时期投稿的作品。 仍记得当时的我还是第一次为华文学会参与投稿及筹备年刊的委员。在编辑的鼓励下终于献出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写下《她》,与《黑社会~一直是我最爱的朋友!》 阅过了以后,觉得从前的自己充满期待与纯真的一面。真所谓小时候天真无暇嘛,长大以后仍然是百毒不渗。今时今日的社会督促我成长中学习了现实的一面,仍然保存一丝的可爱、一楼得天真。面对外来呈现最真实的一面是不容许的。如今的社会,我只能学会自保。皆因俗语说得好:“世风日下、道德沦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