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总之就一言难尽啦! 不啰嗦,像以往例牌一样“照片先上菜,报导在后头。” 馆联: 香港 | Hong Kong Advertisements


本馆主将在待回的早上的八点整,起飞到香港。 所以暂时都不会部落经!不过有笔记戴在身边把深刻印象的情景记录一下,有多的时间回到酒店会详细报道。 这个星期不会有新的post,盼读者们见谅。 拜拜咯,祝我一路顺风。假期快乐!(这是本馆主生平第一次出国) 听说国泰的空姐及能看又能玩!希望可以真实地经验一番…… 馆联: 香港 | 假期


很想对您说,那次的拥抱道别令我热泪装满眼眶。好辛苦哦,因为我都用憋的! 其实第一次没什么感觉,可是这次确有反应。你是好样的!为何搞出这种难舍难分的气氛? 仍记得,你与珊姐送我的那一刻,你也是这样!分别是一个是在富都车站,而这次是在新宅处要驾车离开前往新加坡的那一刻。妈妈看见您的热泪,心都凉了。不过我看在眼里,你哭的时候好难看哦。虽然我硬撑着可是热泪中的翻滚差点就漏出来,闹难受哦……第一次,应该是在五年前吧?那一刻是我在人生当中第一次出门,而且还是出国。但我一点都不慌,因为我知道是时候该独立了。虽然一直以来都有你的呵护,很感谢你对我二十多年来的照顾。我知道是时候出外面闯闯了,你也知道我是多渴望能够出去外面,看看这世界竟然是怎么一回事?冒昧宽恕小弟的野心,暂时不能像以往那样陪伴长兄您…… 今天不是有感而发才搬这篇post上部落格,而是想很久但就是久久时间配合上有些难度!请别怪小弟的自私,皆因我也有我的忙碌。收到你的短讯,我深感庆幸有你这位大哥。虽然您告诉我在观赏草蜢《我们的演唱会》,您说很怀念咱们曾哼过的歌曲。的确带来一些难忘的回忆。我又何尝不是? 在这里,我要感谢奸人健,因为他为了我们留了一个值得怀年的照片。 当我在哼《弟兄姐妹》这首歌时,再也不是乳臭味干的小子了。我仍记得这首歌在十年前时有一半朋友再加上你的感觉。因为我在他们和您眼中,我就像个要疼爱小子。现在可不同了,时代与局势已改变了我。我不再单纯,不再有依靠,不再需要你们听我的爱情史。不再找你们倾诉,也不再痛快放声呼叫……也许这叫作成长吧! (要click才会播) 现在回忆听听这支曲子,果然别有一番滋味。曲子中带给我一丝丝的思念,不过倒喜欢这感觉,证明我们不再年轻。蓦然回首也只不过如此而已。如我一般提起,在繁忙的都市里,思绪偶尔停下来缅怀过去未免不是一件坏事,最起码让我们心灵上能找到平息的安抚。然后重拾心情,再为每一个明天做好心理准备,挑战每一个未来。(因为明天我有个面试要赴,神啊……保佑我吧!) 馆联: 兄弟情 | 弟兄姐妹


这句话的确是要说给你听的。 这一生,最庆幸的莫过于找到一个赏识自己的老板。你就是有这个福分,而我真的没像你那么好运了。从我毕业到现在,从事社会大学已有将近六年的光阴。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合约工作者为主,即使我以前是该公司的职员,也从来没有真正体会到领花红的喜悦。因为雇主的吝啬、又或者公司不赚钱之类的!再说,不是老板爱莫能助,就是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亦译:“我们是不存在的……”。 你除了工作量繁重外,我看不到有什么理由你要选放弃?听过了你的剖释后,我黯然发觉只是你运用以及处理手段不恰当而已。若你能把自己处事态度来个三百六十度转变,我想你暂时应该能解决目前的难题。更不用说以后的问题,你也会有办法把它搞定!要记住:“活在这世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从古老流传至今,是名理之言。也许你不习惯我已成为《都市现实丑陋》的一份子,但若你试想,自己都顾不了自己,哪来的能力去照顾他人呢?这句话很够逻辑吧? 我希望你能经过我的一番好劝,为自己做一些应该做的事情。曾记得蜘蛛侠的一句精言:“力量越大,责任就越大!”问题是你的力量有限,怎能当天下绝世好人呢?老板向你明示把部分权力都给于你,是时候调整你个人的处事的风格。在公司政治,不能当好人。宁可当智者策划应付,打死也不当笨好人任人欺负! 希望我的名言,能够惊醒沉睡中的你…… 馆联: 公司政治


够拽了吧? 喝喝哈嘻,快使用双解棍…… 部落经意译=bloging啰!哈哈…… 馆联: 无聊


首先本馆主向大家说声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就如《我报》的所说,这是一开始就让人感动的演唱会。 《拥抱·光良约定马来西亚演唱会》上个星期六和星期天在吉隆坡BukitJalil室内体育馆盛重举行。 在新宅沐浴更衣后(配上战服),说也奇怪,难道我和哥哥的心灵相应着。就连我们的服饰都是以粉红为主。不知过了多少年,第一次我们的选择那么的一致。不啰嗦,妆身后我们就前往BukitJalil的高速公路奔驰。 还未踏进室内体育馆时我们与一位朋友《将军兄》被拦住了,原因我们手中都握着饮料和哥哥的汉堡包。主办当局给的理由是,因为室内有卖这类型的食物及饮料。我简直想给“中指”他们,为何报章上、杂志、网页都没透露?当时我们都相当着急,因为全大马的媒体都写着八时晚上准时开始。哥哥和我们只好把手中的饮料干掉然后才踏进演唱会。 这是我第二次踏进此室内体育馆,第一次就是五年前《無印良品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演唱会》。 我们终于进入了室内体育馆,深深地感受到大马歌迷的热情。主办单位分发每人一双充气棒,歌迷握在手中猛力得敲,仿佛听见了“碰碰、光良、碰碰、光良”……的欢呼声。我完全感受到那种万人的感动,难怪光良也会情不自禁的落下男儿泪。 本馆主不会很详细地描述每一个细节,我只会对一些感人及令我有深刻印象借题发挥我的感想。若没有仔细地报导请多多包函! 在演唱会的开始,舞台有三个荧幕分别在左右中位置。本馆主好喜欢舞台的设计以及灯光颜色调配得恰恰好,可惜的是,我不能带相机为光良的心思带给读者们(因为保安挺严慎)。若我是某某报馆的记者,那我就名正言顺的拍个不停。我想我也会带tripod…… 我本人就偏爱看看四周围的情况,我察觉到摄影师录影的技巧越来越棒。光光看荧幕上,可以看得出那个温馨的味道和室内万人演唱会的雄伟。摄影机掉在半空中,很有技巧地用了慢式旋转,增添许多感慨的气息。我想应该会有DVD与VCD的推出。到时候,我将会是第一个棒场。 就说第一首歌吧:《天使》。一上场就有两个黑与白袍的天使在唱歌,当然光良唱到前几段时就拉开袍上的帽帽,表示他是白色的天使。可是我们迟迟都不见黑袍的天使拉开头上的帽帽,我天真地在想,会不会是品冠?可惜单单听声音就知道蛮接近光良。到最后,黑白天使站在台山的梯级。“轰”了一声,眼前一亮跟着什么都看不见。只见台上的白天使不见了,只剩下黑天使。单纯的我还以为可以看到黑天使的真面目。谁料,当黑袍天使翻开帽帽,原来又是他。我才发现光良想给的概念是,黑白天使都是他本人。衬托了这首歌–天使。(好像在做魔术秀) —————————– 随后的歌曲都是轻快,有“爱得不快乐”、“单恋”、“2999圣诞节”,还与舞群载歌载舞。舞功如何?就像《我报》所说的,他已经很努力了。毕竟他是以音乐人出身,不能太过渴求。 —————————– 好戏在后头


有关资料,不防click这游览。 馆联: 2006第二届全球华文部落格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