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6

怎么样?发白日梦总可以了吧? 是否察觉到冠军得主的旁边有个熟悉的影子?^-^ 馆联: 白日梦 | 偶像


没想到过了五年后,我们发觉彼此都有相逢很晚的感觉。不过,我仍然希望我们这份单纯的友谊能够一直蔓延下去……也许是时间的不允许、又或者是苍天弄人,但我还是很珍惜这段崎形的友谊。 大家都为了自己的梦想奔驰,希望用最短的时间的达到每一个人生的目标关卡。也因为这样我们从来没有试着去深入了解对方,也许我们被现实的环境所迷蒙我们的感性。彼此都为自己的生活奔波、劳碌等等冲昏了头脑,这也就是我们的生活,很少会聊聊彼此的心事。有时候看见对方在MSN都没有大声招呼,就知道我们之间有多忙啦。当每次都回乡时,希望能抽出一些时间大家见见面、聊聊近况、看看对方是否变瘦还是变胖?很可惜,不是我没时间,就是你要忙你的公事与私事,只叫人感慨。如你所说,如果这、如果那,也许我们的历史就改写了。所以我们必须把握现在,不再让自己的人生增添遗憾。也不希望错过任何机会的来临……你说对不? 我没什么渴望,但愿我们都不需忧愁年老的晚年,然后彼此都过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馆联: 崎形友谊


尽情留意下个礼拜的部落咯! 第一次远距离驾驶; 第一次当导游; 第一次参观自己的家; 第一次观赏个人演唱会; 第一次帮“亲人”庆生+周年庆; 第一次碰到完整的全家福; 第一次在新家洗澡; 第一次有众多的心情参杂于这周末; 好期待哦…… 馆联: 第一次


一直以来我都搞不清究竟是谁在守护着谁? 现在我懂了…… 表面看起来好像他在守护你,口口声声说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誓要守护着你。一个像大孩子的他永远需要一个人照顾得无微不至,我想他到现在还搞不懂原来你一直默默在守护着、偏袒着他!我想不到一个理由为何你还是维护着他。他的自私、自傲、自以为是的态度,到现在你还能容忍,我只能用“愚蠢”来形容。不,我不能这么说。我应该说,你的宽容大大超出了我所预算,所以更不应该这么说你。我只能是说的是:希望他有若一天能知道有你的守护是无条件地奉献,愿他会理解到你对他的付出。 《第十二章》 馆联: 无题


答应了一斑同事说好去按摩轻松轻松,只能怪自己的失眠症从中作祟。迷迷糊糊睡了八小时还是头疼。没办法啦,唯有再睡一会儿。谁料到,两位同事就在我家楼下茶餐厅呆了1小时,实在让小弟佩服佩服。由于我的手机也跟着我一样~睡眠状态,所以他们连续call我几十次我都没察觉到。歹势啦…… 这次的按摩我只可说是马马虎虎罢了,没什么力道。就这样我们在那儿大家都交换了一些工跟作有关宝贵的情报(金融界),然后就跟随我旧同事,搭了他的顺风车到裕廊中心。因为我预约了jeanyip的发型师来个改朝换代,简单来说:染发和修剪。这次的新鲜度高达4颗星★★★★,因为这次的发型让我联想到我3年前的我。相当短,因为当时留长发一瞬间把长发给剪了。(请看附图) 以这次的形像大概也只不过如此而已,虽有焕然一新可是只维持一分钟的惊喜。呵呵! 注:看了附图要狂笑就狂笑吧,不要憋着! 馆联: 无题


太累了! 馆联: 累泪儡


《夜宴》

22Sep06

一位很用心的同事,知道我的生日已过了不久。就籍此机会请我看电影—–>夜宴。 而且去了一间已有三年没去的戏院(位于在武吉士),就这样观赏了这部电影。 我把长话短说:总结来讲,我只能说颜色的运用恰恰好。犹如十面埋伏的颜色一样鲜艳,但唯一的出入是我终于明白人类的血红色是XX红。(不好意思我忘了什么名词,我只记得是两个字罢了。)再说,一部份残忍镜头,能以描画不恶仅又尚高姿态美术的片段呈现,实在是难上加难。我挺佩服导演的智慧,善于运用颜色的配调再加上慢镜头。带出一丝丝的高雅优质感,我只能说SOLID LARRR……我想这部片子是拍给好莱坞人士看吧,算算这部片子能否在来临的奥士卡被提名?不过我喜欢,只是不知道谁最后把婉后给杀了?宫女还是另有其人?难道冯小刚想拍《夜宴2之水落石出》?开开玩笑…… 類  型: 古裝、動作、劇情 片  長: 130分鐘 分  級: 輔導級 導  演: 馮小剛 演  員: 章子怡、葛優、吳彥祖、周迅、黃曉明、馬精武 發行公司: 龍祥 上映日期: 2006-09-15 劇情簡介 先帝駕崩,太子巡遊在外。皇叔篡位並自封厲帝執掌朝政。身為當朝太子後母卻又是與太子自小青梅竹馬的婉后迫於無奈,委身厲帝,並希冀以此保太子周全。 但是,剛剛得知父皇駕崩消息的太子,卻在其竹海的伎館遭遇了一場生死之戰。厲帝在誅殺太子的同時也在先皇的宮廷開始了排除異己確立皇權的屠殺。婉后為求自保,在這場政治爭奪中成為了厲帝的幫兇,同時對權力的企圖也在她心底日益萌生。同時,被迫臣服於厲帝卻持有異心的還有太守殷太常。 殷太常之子殷隼乃是當朝虎將,其女青女更是早已許婚太子。大勢所趨之下,識時務的殷太常開始阻止青女與太子交往,並極力想在新的王朝確立自己的地位。誰料青女癡情於太子,並夢見太子回朝。 當太子無鸞出現在婉后面前,婉后抱住少年時的情人,仿若生死兩別。但是無鸞一聲:「母后」將她殘酷的推開。她不再是無鸞少年時習武的陪伴者,她不再是無鸞的後母;此時,她將成為新的皇后,成就新的皇權,並以她昔日的身份和榮耀,助篡位者猖。 於是,這本該滅絕的王朝開始了一場新的混亂…… 馆联: 夜宴